兆豐又遭美重罰 金融高層:按照美方標準 台灣沒一家銀行及格

金融動態

金管會18日舉行新春記者會,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中)強調,未來裁罰金融機構的上限一定會拉高,已經著手研究中。(攝影/陳怡樺)

兆豐銀行的紐約分行、芝加哥分行及矽谷分行,18日遭美方再以2016年風險管理及防制洗錢制度未達監理機關標準,遭罰2900萬美元(約新台幣8.7億元)。而金管會18日正好以「強化金融治理」為題,舉辦新春記者會,金管會主委顧立雄給了紅蘿蔔,但也同時祭出棍子,金融業皮得繃緊了。

兆豐銀行Q1審核改善結果,顧立雄有信心

「我對兆豐通過美國監理機關的改善計畫有信心,」顧立雄會後遭到媒體團團包圍,先是打了一劑強心針,隨即話鋒一轉,「但如果還是沒有通過美國的標準,不排除再依銀行法對它未完成改善開罰。」

兆豐銀行在2016年8月已遭美國紐約州金融服務署(NYDFS)裁罰1.8億美元(約新台幣57億元),美方給予兆豐的改善完成期限就到今年第1季,兆豐雖然已經陸續全面改組董事會,並且增設海外管理處、獨立法遵單位、擴增法遵和洗錢防制人力到170人,至今投入成本超過新台幣10億元,然而仍不能掉以輕心。

事實上,除了兆豐銀行以外,華南銀行目前也在就防制洗錢作業的缺失進行改善,為什麼國銀在防制洗錢上的觀念,會與美國有這麼大的落差?

美國標準,台灣恐怕沒有一家銀行及格

有資深金融業人士分析,台灣雖然在民國85年就制訂了洗錢防制法,然而在過去的時空背景之下,這其實是民進黨鬥爭國民黨下的產物,因此自此之後長達20年都沒有與時俱進。反觀美國發生911恐怖攻擊後,全面加強防制洗錢,而台灣當時卻沒有注意到這個趨勢。

這一忽略,就是10多年過去,直到兆豐銀行遭到重罰後,國內的金融機構才如夢初醒。「美方的標準非常嚴格,很多都超出銀行想像,老實說按照他們的標準,台灣沒有一家銀行及格,」一名金融界高層感嘆。

為什麼他會這麼說?其實以兆豐前年被裁罰的金檢項目來檢視,洋洋灑灑就被列了9項,光是總行對分行監理失能就是一項。再以KYC(認識你的客戶為例),該名高層指出,過去國銀的習慣就是靠經驗,可能一名分行經理做了幾十年,一看就知道誰是高風險、誰是低風險。

「但美國當然不走這套啊,」他表示,舉凡客戶主要是做什麼?客戶的產品要賣到哪裡?他們賣產品的方式是什麼?高達3、40個項目銀行都得要熟悉,就連所謂的「負面新聞人物」也是識別元素,接著再導入風險評估模型,若發現異常還要做加強盡職調查,「國銀之前沒有人這樣做。」

國銀被美國罰到怕,台灣金管會也要跟進

兆豐銀行董事長張兆順日前在一場公開記者會的會後也透露,現在專案辦公室每周都會和美國的分行開會,所有文件全部都得要翻譯成英文,而外部顧問也會定期來訪查、抽查是否有按照改善進度走,「說實話真得很辛苦。」

美國監理機關處罰金融機構向來不手軟,因為他們抱持著,要重罰才會真正去改善的態度。值得注意的是,受到國外經驗衝擊,顧立雄於記者會上也再度重申「(國內裁罰)金額一定會提高,」目前最多就是1000萬,未來這個金額要拉高到哪,金管會已經著手研究大陸法系國家的案例,不讓金融機構裁罰再被認為「不痛不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