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燈會還給社會  把青年活動還給青年

社會議題

燈會其實應該還給社會、寺廟組織和民眾。(圖片來源/台北市政府)

燈會是台灣重要的民俗活動,其重要性不只是熱鬧,更是一種社會動員、社會行動、社會練習。承平時是一種節慶、宗教活動。社會遭遇困難或危險時,就是一種便利、熟悉、有組織、能分工、會合作的社會行動。這個社會行動因為跟鄉紳社會、宗教寺廟結合,因此有理想、有紀律。

要打擊原生社會運作的能力,就是讓寺廟觀光化。尤其政府好大喜功,用大筆經費無節制的擴大活動規模、甚至免費贈送禮品、將節慶活動外包、觀光化。這樣久了,個別寺廟再無能力舉行花火似的觀光活動,失去社會功能。社會也因為專業分工失去了庶民運動練習的機會。

這次台北燈會事件是一次反省的好機會。我呼籲寺廟、教會應該團結起來,呼籲、抵制政府不要再利用宗教節慶,進行討好。讓社會回歸社會,政府必須明白自己的侷限性,謙虛的知道必須養成社會力量,以備不時之需。

台灣社會的原生組織成了「旁觀者」

將燈會還給社會、寺廟、寺廟組織、街道組織,讓庶民有宗教情操、社會責任。難道行政院適合主辦媽祖遶境,進而編列大筆預算,再將媽祖進香外包給「紙風車」嗎?積重難返的結果,現在許多台灣社會的原生組織、寺廟被丟在一旁,反成了旁觀者。

青年活動其實更早淪陷。青年活動包括體育活動、休閒活動、志願服務、青年表揚、演唱會、籃球賽等等。這些能夠引起青年熱血、熱情的活動,也都外包了。年輕人剩下成為活動的參與者、觀眾。青年活動有很多重要意涵,包括提供年輕人參與實作的機會、討論、演練、發展組織、資源募集、行動、修正、操作等等。透過這些事情,把舉行活動的經驗透過他喜歡的項目,內化成他自己的經驗與能力。

許多議員、立法委員等民意代表、首長,卻把它當成鋪馬路一樣外包。致使全國各地許多青年活動,都成了經費輸送的白手套、標工程的項目。許多青年舉辦活動經費需求很少,一轉成標案,經費動輒上千萬,卻反而將青年的實作機會、內化機會、青年結盟的機會給取代了。

柯P該冷靜下來

這些事情都在弱化我們社會的能力。卓伯源利用燈會無窮無盡的送飯碗,最後還需要倉庫屯放。連我遠在花蓮都能收到彰化縣贈送的提袋和禮盒,成了笑話。當年台中燈會讓林佳龍警覺到人群的聚集超乎政府的應付能力,呼籲大家別再前往,其實就是一個誠實的警訊。

台北人素質很高,對這種免費、讓人變得貪婪的討好活動早就有許多反感。因此有機會提供一個全台灣從中解脫的典範,讓政府解脫,讓社會活動回到社會應有的運作方式與規模。大稻埕城隍廟、行天宮、龍山寺、天后宮、天公廟、慈惠堂、天主教主教公署、長老教會,我們應該聚一聚,讓柯P休息一下。

柯P也應該成為第一個冷靜下來想一想的政治人物,會贏得尊敬的。總之,現在還來得及,別再趕鴨子上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