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電視專訪》(下)蔡英文與洪慈庸、柯文哲 2018選戰將全力以赴

政治議題

蔡英文上鄭弘儀節目,談民進黨與時代力量關係、2018選戰佈局,以及對柯文哲市長的評價。(攝影/黃威彬)

前言:蔡英文總統接受資深媒體人鄭弘儀專訪,對於2018縣市長選舉,蔡英文能不能續保優勢,民進黨與時代力量,特別是柯文哲的大、小綠關係,究竟會不會變得緊張,她與洪慈庸有什麼小祕密嗎?且看完整收錄。(Q方為鄭弘儀主持人、A方為蔡英文總統)

民進黨「大綠綠」V.S 時代力量「小綠綠」

Q:那天時代力量的洪慈庸委員給你寫信的時候,為什麼不想出來見他們一下?

A: 我心裡當然是很疼惜這些年輕人,他們所說所做的也代表了一些年輕人的感受跟想法,但是整個國家還是有一個大局要維持、有一個平衡要維持,執政者必須要有這個承擔。慈庸我們一起打過選戰,所以她寫給我的時候,我當然是覺得可以面對面的講話。

但是問題是,我們必須要顧一個大局,必須要維持社會的平衡,所以我們不能因為她一個這樣的行動,然後要求總統見她,我相信這個會讓整個事情的處理失去掉平衡,所以有機會我真的很想私底下跟他們聊聊天,但是在國家的大局來看的話,他們有時候做的一些事情,確實會讓我們的支持者覺得有需要做到這樣嗎。

Q:你聽到的是這樣嗎?

A:對,當然小黨是一定要有的,用選舉跟政治的操作來維持生存的空間,這個我可以理解,但有些做法上,我們很多的支持者常常會講說有需要這樣嗎?

所以基本上,對於我們的支持者來說,我們曾經在2016年一起打過選戰,而且在理念價值上也比較近,所以外面才有所謂大綠小綠這說法,但是我們的支持者也希望這個理念相近的盟友,可以繼續跟我們在一起。不過從大局的角度來看的話,我們也覺得他有一些的做法上面,是不是有點過度這樣。

Q:你覺得他們這樣的作為是為了黨的生存跟空間,是這樣嗎?

A:某種程度應該是如此,但是我們也可以認知到有些立場的表達,代表了我們社會一群年輕人的看法,那這個我們也必須要去注意。

Q:那你還會繼續幫黃國昌跟洪慈庸他們站台嗎?

A: 就是我講的,我們的支持者希望時代力量可以在我們共同的、追求的價值跟理念,這些事情上面能夠繼續的來支持,繼續跟我們一起來面對很多的挑戰。這是我們支持者的期待,如果以我這個黨主席的身分來看的話,我也必須要去顧及到我們支持者的感受。

Q: 所以你覺得時代力量還是友黨嗎?

A: 我不覺得他們是站在我們的對立面,我們大方向的價值取向上,應該還是比較相近的,只是有一些議題上面我們可能有一些比較大的差異等等,那這些我們必須要去面對、要去處理。總的方向上面,我倒是覺得我們在理想上面應該還不至於偏差太大。

柯文哲政績打幾分?對台價值需再確認

Q:那總統講到這個外交兩岸,柯市長主張兩岸一家親,是你主張嗎?

A:我剛才也有講過,柯市長的主張是柯市長的主張,因為他從一個台北市長的角度,那總統的角度是一個整個國家的角度,我們本來考慮的面向就不一樣。

Q: 你上任上來以後,柯市長其實對中央的政策有非常多批評,你覺得柯文哲還是民進黨的盟友嗎?

A: 我們在2014年合作打了一仗,那個時候我們共同的目標是希望台北市能夠有一些改變,那我也看到說柯市長也確實想做一些改變,也很盡力在做,我們也可以感覺到台北市是有一些改變。那柯市長確實說了有一些話、做了一些事情,我們的支持者是覺得有一些不舒服啦!但他以市長的角度看問題,跟從一個國家整體的角度看問題,那本來就會有落差。

我想柯市長是一個很聰明的人,那他也很希望就是說 2014年支持他的民進黨的支持者,能夠繼續支持他,我覺得柯市長應該也知道我們支持者對他的期待,我也覺得他必須再一次確認對台灣價值的這件事情,讓我們的支持者覺得說他是一個我們可以一起作戰的人。

Q:何謂台灣價值的再一次確認?

A:我相信它有很多不同的定義,也很多的不同的感受的問題,那柯市長應該是很聰明的人,他應該知道怎麼做。

Q: 你感受到民進黨的支持者對他的強烈的反彈嗎?

A: 其實也還好,當然就是有些人對他講了一些話,或者做了一些事,或者甚至於對中央的批評,是有一些不舒服啦,甚至有些反彈,但是民進黨人都會從一個大局的角度來考量問題,我相信柯市長也知道說民進黨的支持者,尤其是在2014年投票給他的支持者,對他的期待在哪裡。

Q: 你覺得他對你的政策的批評是合理的嗎?

A: 我剛剛講過,他看問題的角度是從台北市的市長的角度在看問題,那中央是從整個國家的整體面來看這個事情,那我們確實也合作了一些事情,像我們剛才看到的社會住宅,這一點的是中央跟這個台北市政府全力的配合,因為台北市是最需要社會住宅的地方。

但是有些重大的國家的政策方面,比如說基隆的輕軌捷運進入台北南港那一帶,要怎麼做,我覺得他有台北市長的考慮,也有我們整體這種軌道的這種建設考慮,我覺得都可以坐下來好好談,也不是說一個沒有辦法解的結。

Q:那總統會幫柯文哲市長的政績打幾分?可不可以說聽起來你是想再跟他合作的?

A:這個不能是由我來打分數的,最後還是由選民來做他們的判斷。我要不要跟他合作、我想不想跟他再合作,其實都比不過整個民進黨為了台灣的大局來考量,所以這件問題上面,我們需要一個黨的層次的討論。

2018年民進黨選戰

Q:新北市現在看起來,其實是台灣最大的行政區,有400萬人口,看起來民進黨並沒有非常 明星級的戰將,其實支持者是有點焦慮的,總統對新北市的民進黨的候選人有什麼看法?

A: 民進黨的戰將如雲,只是說我們在新北這一局要由誰來出馬?這個是我們黨內還在持續討論的一件事情,至於最後的選局,我們怎麼樣的布局,這個還是需要全黨的討論。

Q:那你是兼任民進黨黨主席,2018年的選舉 11月24號就要投票了,我們不講議員,我們講縣市首長跟六都好了,那你的目標是多少席?什麼樣算輸?什麼時候算贏?

A:2018年選舉是很重要的。我們要以2018年的選舉來累積改革的能量,讓我們改革的續航力能夠增加,讓我們在很多的執政上面所需要的動能、能量可以累積,這是我們2018年最重要的使命。那我們的態度當然就是全力以赴了!抱持著是一個必勝的決心。

從2014年選舉完以後,我們有很多新的,尤其是年輕的當選縣市首長,其實他們表現都很好,而且都有目共睹。你從鄭文燦、林佳龍、林智堅、林右昌,他們表現都非常的好,那連任的縣市長,他們的表現本來就很好,所以他們就繼續,得到的選民的支持都很強。

潘孟安也不錯,大家看到潘孟安都覺得這個縣長是隨時看得到、找得到,有事情的時候他會出現幫我們解決,所以民進黨的縣長其實都很愛民都很親民,所以我們在2018年的這一局,一定會做最好的布局,也有一個必勝的決心,因為我們要累積改革的能量。

Q:那有沒有哪一些縣市,是你擔心的?屏東縣的選情你擔心嗎?

A:我們當然是有一些縣市,面臨的挑戰比較大,但是我們會去想辦法克服,整體來看 我們2018年是以一個全局來看這個問題,當然有一些面臨到交棒的問題,我們要重新讓選民熟悉候選人,且能夠支持,這個對我們的挑戰度會比較大。至於屏東選情簡單來講,不會擔心。

Q:你的民調滿意度不是很理想,你對支持者有什麼話想說嗎?

A: 我是覺得經過一年多的執政,現在這個效果或者是政績也會慢慢的浮現出來,我們也會持續的努力,所以支持者不用太焦慮,我們在做的都是我們承諾這個社會要做的,也為台灣必須要做的事情,只要我們大家全心全意的投入,我們一定會讓社會看到我們努力的成果。

Q:高雄市黨內初選,有什麼話跟他們說嗎?花媽內心話,你覺得有傷到花媽嗎?

A:我希望我們高雄這個地方,在我們幾任民進黨的市長的經營之下,都經營得很好。高雄市也開始在脫胎換骨,將來我想不論誰出線,我們都會延續在高雄的轉型跟改革,所以我相信我們參與初選的人,他們都知道高雄建設的延續、執政成功的故事,要繼續寫下。

所以在初選的時候,我們就應該要保持高雄市的成長的動能。這個下次你訪問她(陳菊)的時候,你問她,但是我覺得我們社會還是對菊姊非常尊敬,我們黨、國家,都視她為是一個很重要的資產。

Q:你會擔心台南、嘉義、雲林、宜蘭的選情嗎?現在彼此攻擊還滿厲害。

A:這個是一時性的,民進黨的初選都是很熱鬧,等這個初選結束以後大家就團結了。(對於嘉義市長民調沒起色)其實嘉義市長涂醒哲做了很多的事情,所以我也希望他能夠用力的去溝通、用力的講,那我期待我們嘉義市的市民可以用心的體會、耐心的聽他講;(為什麼宜蘭會變成有一點危險?)我想是我們候選人整合的問題,如果我們候選人可以整合得好,我們宜蘭也並不是大家想像中的那麼悲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