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電視專訪 》(上)對抗中共打壓 蔡英文:意志堅定 人民團結

兩岸議題

蔡英文在鄭弘儀節目上表示兩岸關係除了總統的意志堅強,還需要人民的團結。(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庫)

前言:兩岸關係在蔡英文上台後,中國持續不斷給予壓力,縮減陸客、中止大多農漁產品貿易、南海爭端,到近半年來頻繁的共機與軍艦繞台。蔡英文維持現狀政策讓許多深綠選民不滿意,蔡英文在這些議題上的政策是什麼,來看她怎麼說?(Q方為鄭弘儀主持人、A方為蔡英文總統)

堅定意志對抗中國打壓

Q:您上任之後中國的壓迫好像沒有中止,比方說M503航道的飛行問題,還有中國戰機、戰艦繞行台灣的問題,那總統你會因此改變你的兩岸政策嗎?

A: 我們兩岸政策其實是很清楚,維持兩岸的和平跟穩定這是我們的目標,也是我們的責任,在這個目標責任之下,必須要去把我們的政策,跟我們整個國家對這個問題的處理能夠做一個完整的鋪陳。

我覺得在處理兩岸關係上面的幾個關鍵,第一個,總統有沒有堅定的意志,第二個政府有沒有抗壓的能力,第三是人民在這件事情上是不是團結的,這三件事情是關鍵。

總統的意志千萬不要小看,總統必須要替這個國家堅持應該有的堅持,有時候不必要的妥協,反而不會給我們帶來更多的空間跟彈性,我們從過去的例子可以看得出來這樣的情況。第二就是說政府必須有抗壓的能力,舉個例子在觀光這件事情上面,中國確實在我上任以後減少中國大陸的觀光客人數,但是我們整體的觀光還是往上成長。

所以在他減少那麼多的觀光客的情況下,我們還可以成長,表示這個政府是有抗壓的能力,同樣的道理韓國也是一樣,受到中國的這種抵制薩德系統,他們現在也在研究如何去抗壓;另外我們也用新南向政策開展跟東南亞國家、南亞國家的關係,他們的經貿成長速度很快,在很多的層面上,我們都有更進一層的關係,所以這一點我想政府面對來自中國的抵制跟壓力的時候,我們會找出方法來抗壓。

這個是很重要,我們的軍方對於他這種不論是繞台,或者是其他的軍事活動、行動,軍方都非常的謹慎以對,任何對方的一舉一動,其實都在我們的監視範圍,所以我覺得國人不用太擔心,國軍對於中國大陸這些種種的舉措跟活動都有全程的掌握,而且我們的國防也非常地有自信可以面對這樣的情況。

Q:台北跟北京之間的談判完全中止了嗎?

A: 你要看你的談判是什麼意思,雙方的溝通應該還是有的。這個溝通不是我們有這個需求,他們也有這個需求,因為溝通可以減少誤判,一旦發生誤判,對雙方來講都不好。

所以雙方在某一種層次跟範圍之內,其實還是有溝通的存在,那至於你講的談判,就是正式的這種談判,我們必須要注意,我們不能為談判而談判,也不能夠為了談判去接受我們不能接受的條件,或者是政治前提,所以我們的重點在於維持兩岸的和平穩定,在這個和平穩定的基礎下兩岸現在有的交流,我們也都希望能夠持續下去。

Q:你覺得中國會打台灣嗎?

A: 沒有人會排除這個可能性,就要看他的決策者是不是一個理性的決策者。兩岸問題已經不是只有兩岸之間的問題,它是一個區域的問題,從區域來考量的話,任何理性的決策者對於開啟戰端是不是一個選項,他自己要很小心的去斟酌。

我想在國際政治裡面,或者在兩岸關係的處理上,任何的決策都要計算它的成本,所以我才會講說理性的決策者都會計算一下它的成本。處理兩岸關係的第三個關鍵,就是在於人民的團結,台灣人團結的基礎在哪裡?在面對中國大陸的時候,團結的基礎在於我們對民主、對於自由的堅持、對於我們國家安全的堅持,這些都是我們團結的基礎。

如果中國大陸持續打壓我們的話,他會讓台灣人更團結,所以我覺得要是中國大陸覺得施壓力給台灣,台灣就會屈服的話,那可能他自己也要算一下,他反而會讓台灣人更團結。

Q:再請教總統,「國艦國造、國機國造」我們真做得出來嗎?

A:我們中科院的研發能量確實是相當可觀,尤其是在國機國造、國艦國造的政策之下,我們的研發能量大幅地在擴充,所以中科院本身已經擴充了很多人才的能量,很多年輕人、數以百計甚至上千的年輕人都加入他們的行業,所以他們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台灣的技術,國防相關的技術研發的一個平台,同時它會再外延出去變成是一個產業,國防相關產業的整合的一個平台。

Q:以前不是都跟美國買嗎?為什麼你一定要推動這個?

A:那是美國基於它的台灣關係法,會對台灣提供我們所需要的防禦軍備,但總是有一些政治上的困擾,最可靠的還是我們自己。我並不是說我們要以自己的研發取代外購,因為外購還是比較快,自己研發還是需要時間,但如果我們自己開始把這個研發的能量操之在己,我相信其他的國家也會看出我們的能量,反而讓他們在政治的問題的處理上有一些減壓的功能。

向李登輝總統請益?

Q:我知道總統好像最近有去見李總統,你是跟他請益嗎?

A: 倒也不是,我是請他到家裡來吃個晚飯,因為這個官邸也是他住過很久的一個地方,請他回來看一看過去他住的時候,跟現在的情況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讓他感受一下以前居住的環境。每次見面,他都會在一些事情的處理上給一些建議,就是跟總統有關的、外交兩岸的事情,他都會給一些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