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媽心內話?願當面道歉 管碧玲坦言為了「自救」傷害到陳菊


管碧玲強調,無論黨內初選如何激烈鬥爭,最後仍會團結一致。(攝影/王明鈞)

高雄市長陳菊出一本書就掀起黨內茶壺風暴,甚至引發當事人、民進黨立委管碧玲大跳腳強力反彈。事隔多日,管碧玲今天(24日)接受廣播專訪時再談此事,她坦言,當時是為了自救才會有如此的反應,但確實反擊的語言太過強烈與尖銳,傷害到陳菊。事過境遷,曾想過向陳菊道歉,除了已透過簡訊給陳菊幕僚表達誠意外,也願就整個過程坐下來好好聊一聊。

事隔多日,管碧玲一度不願再多談這段風波,但在主持人不斷追問之下,她則強調,在空中喊話通常一不小心就可能變成「消費」,當時所有人都很痛苦,包括前行政院副院長葉菊蘭、駐日代表謝長廷、現任環保署長李應元、陳菊以及已退選的立委劉世芳,如果須向陳菊請益,需要一段時間沈澱。

激烈反擊花媽內心話絕非「趁機造勢」

不過,管碧玲也說,當媒體報導出來時,她確實被很殘忍地修理,因此需要跳出來澄清,讓自己的本意能高品質浮現,至於是否後悔反擊,她心中「自有定見」;而對於外界認為,強烈反彈有操作初選考量,不但是為了逼退劉世芳,更是要趁機造勢,「我沒有這個目的」。

不僅強調沒有過這種目的,管碧玲更是不接受這種說法,她強調,劉世芳退選是很大的決定,尊重也不捨,但真正的理由只有當事人最清楚,而對立性的議題不利選戰,發言都該是具有包容性且最多數人支持的,若讓對立議題持續下去,「我不是很笨嗎?」

面對「花媽心內話」造成黨內的後續震盪,管碧玲雖不願正面回應反擊是否造成陳菊傷害,但引述美國開國元勳約翰亞當斯與湯瑪斯傑佛森的故事,兩人數次在選舉中競爭,是政治上的勁敵,卻也是晚年的夥伴,因為一生都在為美國努力、成為偉人,留下來的是共同創造的豐功偉業,以此來借喻黨內競爭即使激烈,但目的都是要讓台灣更好,留下成功的果實,成為生命中非常重要的印記。

謝長廷不會介入初選

而再拉回當前的初選主軸,對於同屬謝系人馬的立委趙天麟競選被視為「非要分庭抗禮」、不禮讓前輩,管碧玲並不這麼認為,她表示,每個人有自己的生涯規劃,政治人物經營政治的方式不同,而謝長廷其實一直以來也都沒變,非常隨緣盡份在處理政治事務,2006年參與高雄市長初選時就發現,「拔劍四顧心茫茫,謝系沒有支持我,我一路非常辛苦到最後」,從黨職選舉開始,生性隨順因緣的她就一直包容這種現象到現在。

管碧玲舉例,當年她離開高雄市文化局長一職投入參選時,時任市長的謝長廷謝就在歡送會上提到,「從今以後,燕子的翅膀已經豐滿到可以飛翔,要自己飛得又高又遠」,在總統蔡英文當選後,謝長廷所透露出來的想法就是,年輕一輩的人若想要運作派系,就要自己接手,「我們就解散全部變成英派,也是一種選擇。」

「痛苦會過去,美麗會留下」

這也就是說,即便黨內初選再怎麼競爭激烈,底下的人仍要自己去拚,更別說是要去勸退其他人。管碧玲就說,謝長廷現在是外交官,徹底不會介入黨內競爭,雖然趙天麟的操作確實有些「不禮貌」,但事情都已過去,不值得再延燒;至於趙天麟究竟是否還同屬謝系子弟兵還是得問趙天麟最清楚,她不便多作揣摩。

目前民進黨高雄市長黨內初選昨晚(23日)經黨中央協調後,登記初選的立委陳其邁、趙天麟、林岱樺及管碧玲都不願退讓,欲積極參選到底,協調會中4位參選人都同意初選階段遵照黨內規定,不互相攻訐、維持團結,且採取互比式民調;初選結束後,將會團結一致支持獲提名的候選人。

「我們都會團結,支持者也會要求我們團結」,民進黨過去在競爭中仍攜手走過30年,為台灣創造成為亞洲民主燈塔,因為大家都熱愛這個國家,「痛苦會過去,美麗會留下」,管碧玲最後這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