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1人戶籍地址相同 泳協「荒謬會員名單」外洩改革派

體育政策

體改爭議不斷,體育署多次被質疑自宮。(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庫)

體育改革大戲正如火如荼展開,體委會自宮當路人。在改選一事上,各協會掌權派依舊包辦選務,全程不公開,堪稱球員兼裁判,老神在在。改革派捨得一身剮,想把皇帝拉下馬,幾天一爆料,血氣十足。一旁的體委會則在看熱鬧,副署長王水文談起選舉弊端,僅不斷強調「移送檢調」,全無態度,更像台答錄機。

《國民體育法》修法後,各體育單項協會必須在6個月內依法改選,隨著期限逼近,掌權派與改革派進入肉搏戰,爭議也越爆越多。體育改革聯會24日指控,在體育署轉交給泳協的2萬筆會員預報名資料中,高達1萬3千筆涉及作假,疑似是泳協為了勝選,灌入大量人頭的粗糙手段。

這2萬筆資料是什麼?去年9月20日,總統公布新版《國體法》,規定應開放民眾加入特定體育團體成為會員,並辦理改選。為此,體育署架設網站「民眾申請加入特定體育團體會員預報名專區」,再將預報名資料轉交給各體育單項協會。

王水文曾對外宣稱,體育署會邀請律師、政風室人員督導,以示資料的公正性,再將資料移交由各單項協會,進行資格審查,這2萬筆資料,就是體育署移交給泳協的會員預報名資料。

泳協500人資料外洩,竟有上百人同一天生日

「昨天中午,在泳協內部改革派的群組,有人誤傳一份名單到群組裡,並提及『還有三個人沒接收到名單,所以無法工作。』過一陣子,這個人發現他好像傳出群組了,所以就趕快收回,並退出群組。我們研究這個名單發現,總共有500個人,......」體改聯共同發起人張祐銓爆料。

他指出,在此次外流的區區500人資料中,就可發現幾個顯而易見的問題,令人不禁懷疑體育署口中的「律師、政風室人員督導」為何物。首先,有個電子信箱chenXXXXXX@msa.hinet.net,被重複登錄多達130次,經過進一步比對,更發現信箱申請人為泳協技術委員陳復龍,「他曾多次擔任泳協裁判長,是許家班(理事長許東雄人馬)的重要班底。」

此外,有上百筆資料的生日都是1月1日或2月7日,「將近有7到8頁的人生日都重複,可見他們(泳協掌權派)有大量灌人頭的狀況。」對於體育署未能察覺一事,張祐銓直呼不可思議。

1551人戶籍地址相同,泳協灌水會員數的算盤

「後來有人提供我們泳協的2萬人完整名單,我們分析後,發現裡面光是用qq1234去排列組合而成的信箱,就高達7998個。另外有5000多筆則是3組a開頭接手機號碼的信箱。光信箱有問題的,在2萬筆資料當中就有1萬3千多筆。」張祐銓說,更誇張的是,有1551人的戶籍地址都設在「台中市博館路XXX號5樓」。

但,預報名會員數被大量灌水,是否真能影響選舉?張祐銓分析,這是泳協的心理戰術之一,因為想成為真正會員,享有投票權,預報名者必須先繳交會費,「因為改選還是採全額連記法,人多就贏,所以協會在玩的遊戲是,一開始要灌入量會員。這會造成部分改革派的人認為反正贏不了,最後就不去繳費,不參加投票了。」

何謂全額連記方式?最簡單的例子是,如果協會共21人,其中,掌權派有11人,改革派10人,想從中選出9名理事。採全額連記法的話,每人各有9票,掌權派只要事先商量,推出9名候選人,這9人最後都可獲得11票;反之,改革派同樣推出9人,每人至多也就拿到改革派自己手上的10票,勝負早已注定。

掌權派球員兼裁判,改革派啞巴吃黃蓮

即便會員沒被灌水,其實改革派還面臨一個自認無解的問題。張祐銓說,因為目前所有選務都由泳協一手包辦,即使資料造假、有誤,外界也無從得知,「如果改革派有2000票,反正我(泳協掌權派)手上有一萬多筆名單,就拿其中2001筆出來投票啊,反正也不用查核,就算有兩百筆資料錯誤,那又怎麼樣,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啊。今天如果不是這份名單傳出來,是不是都沒人知道這麼誇張。」

面對體改聯質疑全額連記的投票方式不妥,王水文宣稱,母法並沒有授權體育署可以做出限制,因此只能降低變更投票方式的門檻,「我們也體認到改革開放的立場,所以降低門檻,已經給他們(改革派)方便了,讓特定體育團體『得』採無記名限制連記法辦理選舉可以採取限制連記法。」換句話說,只要掌權派「同意採取對自己不利的方式」即可。

至於體改聯爆料,預報名會員資料可能遭到協會造假、灌水一事,王水文除不斷強調,可把事證交給體育署,體育署會移送檢調處理。他更語出驚人,稱會員資料的正確性,應由協會自己審查,體育署無法介入,「他們隨時在查,那是協會的權限。」

對於王水文諸多回應,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直言「真的聽不下去」,也當場點出基本邏輯,「你說給協會去做審查。如果你已經知道就是這些協會在搞鬼,怎麼可以還把名單拿給他們審查,到底怎麼審的,難道你體育署會坐在旁邊嗎?」

林昶佐認為,體育署手上有行政工具,這些協會長年接受政府補助,民主品質自然可以列入考核項目之一,「這些已經被檢舉的,體育署就該介入嘛,並不是說什麼都問法規會,那乾脆讓法規會當體育署長就好了。」

掌權、改革兩派鬥法,體育署自宮當路人

有趣的是,會後被記者詢問,當下爭議不斷、辦法不明,1月底前的改選是否可能暫停,王水文的回應依舊是:「依法是6個月內要完成改選,有發現問題我們就移送檢調來調查嘛,是這樣子啦,是這樣子,……」

「最後期限並非1月、而是3月,……」當眾人進一步追問時,王水文更乾脆放棄解釋,只能擠出這樣不知所謂的內容:「沒有啦,沒有啦,沒有這樣,這個……規定就這樣子啊,大概就這樣子啦,謝謝大家。」

回顧此事,其實號召人力加入泳協,藉此奪取控制權,無論掌權派或改革派,兩者目標並無不同,否則也不會有所謂「感覺勝選無望就不加入會員」的改革派人士。不過,在公平性上,雙方確實天差地遠,在體育署甘願自宮、放棄行政手段後,掌權派已握有一切主導權,改革派自然感到絕望,這也讓前游泳國手唐聖捷的一番話格外發人深省。

「運動員最重要的精神就是公平,我們選手不怕輸,但一定要是公平的比賽。我們現在看到這樣的名單,還有協會球員兼裁判操控選務,體育署,你告訴我,這樣的改選制度是公平的嗎?這是我們原本要的體育改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