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起點—為人舖設一張椅子

社會議題

椅子不單單只是一張椅子,而是有故事、有溫暖、乘載著幸福的椅子。(圖片來源/pxhere)

我是一個幸福的人。一生因為參與公共事務而有很多機會為人鋪設椅子,給人坐與人休息。這件事經常出現在經文裡,常常讀,後來才驚覺自己竟有這樣的福氣,能像阿難一樣經常為諸佛菩薩敷設座俱。

當然扛椅子是一件辛苦的事。以前我喜歡辦街頭音樂會,總覺得花蓮這樣親近自然又有人情的地方應該是一個有音樂的地方,又因舉辦青少年活動,經常要街頭貼海報。經常尋找可以貼海的地方,以及願意幫忙張貼海報的店家、人家,走路間總會聽到這家飄出音樂聲、難得那家有人歌唱。遂開始邀約練習者舉行草地、街頭各種音樂會。一年半竟然辦了52場。

為人鋪設椅子

這些音樂會味著是要讓城市生活中能有音樂,讓自己的小孩、自己故鄉的音樂工作者的音樂能被故鄉人聽到,讚揚與分享。因此舉行地方經常是住家附近的公園、沒落的老街、海邊公園或任何可以讓人駐足的地方---當然這些地方經常是沒有坐椅、舞台、音響甚至插頭。一切等依賴大家的幫忙,從接電、被椅子、扛音響、架麥克風。我總是有辦法帶著花蓮的青少年做這些事,或從店家借電,勸說店家為大家做些服務。

椅子總是用嘴巴準備「今天下午三點,中琉公園舉行草地音樂會,請大家來參加。記得帶椅子喲」陳永興和他的太太是感性的人,知道我在辦音樂會,經常扛椅子。有一天打電話給我,送給我一批輕便的椅子。這是走江湖般的椅子。

街頭音樂會的基本款、認識花蓮的街頭讀書會也可以用。椅子會帶來音響,你相信嗎!每次音樂會總要像音響行租音響,比較大聲,每次一千元。自己搬、自己架。老闆路過看到了街頭音樂會,我第二次去租,花蓮的老闆跟我說,就付這一次吧,音響送給你,不用再拿回來了。

後來音樂會、跨年演唱會、青年的跨年舞會。花蓮的音響公司每次只收三萬元工本費,哈哈!連創花蓮紀錄的LA當紅時的音樂會,整場體育館的音樂會也是三萬元。真是公民運動。

這家公司叫雷譜。老闆咬檳榔,老婆是一位美女鋼琴家。有一天他跟我說,有一套Yamaha音響、雙喇吧、八軌道混音主機,分期每月五千元,十萬元。就這樣他讓給我一套28萬的音響。我大概分兩年付錢給他,從此我們在花蓮孩子王的地位遠遠超過任何團體。救國團早就被我們拋在老遠老遠。

發起捐椅子行動,每張椅子都有「故事」

後來,我受市長之託向林務局認養鬼屋---山林管理所,開始整理菁華林苑。這處廢棄的老房子如今是花蓮重要的古蹟。雖然位於花蓮市核心,緊鄰花女,卻因為荒煙蔓草多年傳出鬧鬼。我從歌草砍雜樹開始清理出花蓮的秘密基地。

經過許多人的努力,兩千多人次義工的投入,這個幽靜的管理所與草地顯露出來。許多人驚嘆、讚美前來散步,聽音樂會、豐川書院的演講。還有草地上的餐會。要開幕了。我想該要有椅子給人坐。我遂發起大家捐椅子。椅子由安德啟智中心木工房的庇護工廠製作,每套公園椅六千元。啟智中心可以有收入,公園可以有椅子。捐贈者必須同時捐贈一個故事,讓椅子有故事。

開幕時邀請了單國璽樞機主教舉行祝福彌薩,哈哈!這些都是我自力進行,因此長官其次,心裡想要帶領花蓮人尊敬的人第一。栓林管理所位於主教公署、松園別館美崙溪河的對岸。樞機主教任職花蓮教區十一年多,日日望著這片廢棄的草地。如今整理乾淨清爽,我遂邀請樞機返回花蓮為我們福證。

在樹下,樞機以基督教孫李連牧師娘的故事,捐贈的一張椅子,感謝孫李連牧師娘為花蓮開創的婦女習藝所、未婚媽媽之家、芥菜種會等等事蹟。山林管理所有六張公園椅,紀念了花蓮六件事。多年後我開始了慶修院的工作,每天割草、掃地、擦佛堂地板,然後誦經。清晨陽光灑進佛堂,真是值得共享的人間美好。

送到災區的椅子已上千

我因為救災遠赴台東,看到鄭漢文校長在新興國小協助原住民生活,用學校倒下的樹做成長椅,遂認捐的多張長椅。兩張彎月型的椅子就放在草地上給人休憩。成了慶修院的美麗景致。椅子有名字,一張叫瞋恚、一張叫愚痴,哈哈!這兩個常常與人相隨。

來台北八年了,由眾人來,送到災區的椅子恐怕早已經上千了。謝謝大家一起送出這麼多椅子給人坐,讓人幸福、給人休息。辦公室的小房間正對著杭州南路的都更公園,每天鄭媽媽都和兒子在那裏約會。兒子上班前會騎著摩托車先繞過來看媽媽,同時把準備好的早餐、午餐送過來。

媽媽老了,可是每天早上都很精神。佇著洋傘、雨傘日日從家裡走來巷口的路邊等兒子。我經常在窗邊看到早上七點半母子兩個相見,站著絮絮說話半個小時,兒子才機車離去。媽媽體念兒子,兒子孝敬媽媽。真是台北的美景,讓我興起孝順母親的意念。我想為她們設一張椅子。由誰來完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