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神-寫在好人會館大卡車跑了第一百車次之後...

地方活動

我們心理充滿感激,想到的只有更認真勤勞努力來回報,同時要謝神。(圖片來源/好人會館@FB)

以前舉辦活動,我總要三支清香祈禱祝願活動平安順利,同時為驚擾大地向諸神先行報告祈求賜福。但也有意外!

以前青少年活動少,每年我舉辦一次望年舞會,有一年街上的年輕人來找我,希望舉行東部的第一場街舞比賽

這群年輕人平常在台電東部發電處或任何有鏡子反射效果的地方練舞,以便修正自己的姿態、身形。來的人顯得緊張,但是我很擔心這群孩子並沒有真正的決心,因此一口回絕。

東部的第一場街舞比賽

純敏則耐心的向他們解釋活動構成的條件與困難。這群年輕人很堅持。後來純敏遂要求這群國、高中生提出企劃書。這約莫是二十三年前的事。這樣的難度,足以讓許多大學生都打退堂鼓。

沒想到過了一週,帶頭的兩個青年和這群年輕人帶了一疊圖畫紙來。他們去買了八開國中生畫水彩的水彩紙,將自己的構想與舞台用圖畫一張一張畫出來。

那天我沒有參與會議,路過她們的會議桌覺得意外。

純敏是有判斷能力的,她的許多能力遠遠在我之上。她告訴我她要求他們下週對我做正式的簡報,以作為評斷的標準。

然而,我知道只要同意便代表我要耗盡心力去募資金、提計畫、遊說能出錢的店家,從而成為真正負責的人。我到底要不要為這群素昧平生的街頭少年做這件耗費心力的事情呢?

過了一週帶頭的年輕人臉兇兇的,看得出來是刻意收斂而變得異常客氣。另一個堆滿滿敬意與期望。

我們請他們報告。原來這是第八次的修正稿,雖然沒有文字,卻畫出了舞台、也做了海報的設計、東部以及其他街舞隊伍的邀請等等。他們的認真,讓我完全折服,於是我們舉辦了東台灣第一屆的街舞大賽

她們先到停車場紀錄過期停放、被貼上廢棄拖吊通知的車子。然後向警方報備。舞會的那天,那部廢棄車變成舞台的一部分。她們將廢棄車,抬到舞台前成為舞台炫麗的裝飾。兩位主持人從車裡竄出,跳上舞台,引起全場的震撼與歡呼。

這是我辦過最成功的活動之一,成功的關鍵是大人跟青少年之間彼此欣賞而取得的信任。年輕人大方光彩。

整個比賽在9點以前像神話一樣完美

直到9點以前,都是台灣的神話。

9點,有人從場外向人群丟進兩枚汽油彈。一枚落地,一枚砸中燈光架。破碎繃出的汽油瞬間被點燃,共有兩人全身著火。一名來自花蓮工校的學生羅己程—羅胖,絆倒其中一位受害者,讓他在地上打滾,以致撲熄了身上的火焰。另一位受傷的同學滿場奔跑,火在他身上燒,全身多處受傷。

當天晚上全國聯播這件事,社會憤慨。當時的縣長責令警察局兩週破案,後來真的兩週破案。

原來犯者小弟的女朋友來參加舞會,小弟向大哥哭苦。這位大哥遂帶著做出這件傻事。

那是一個週全的活動,但出了意外。

年輕人的部分,無損她們的精彩與努力,只是第一屆街舞大賽大家都上台賣力演出了。卻來不及宣布名次與頒獎,就在錯亂中慌張散場。

這兩位帶頭的年輕人,真是精采。

一位後來獲得了金鐘獎、一位成為東華大學的研究生,從事社會企業責任的工作。

受傷的人竟然神奇的康復了。

好人會館的大卡車兩年前交車。我心裡十分擔心,高速公路與蘇花公路每趟出門都與救災與救窮有關。平常的心會因為救災而變得匆忙緊張。開車的不是專業的駕駛,是我三代單傳的唯一兒子。母親責罵又責罵,要我放棄這項工作,不要害了孩子。

我鼓勵舒燕要鼓起勇氣,我唯一能做的事,是領著舒燕到城隍廟拜拜。

大卡車兩年跑了一百車次

車太大。我前一天先和廟方商量,經常沒禮貌在廟門口賣菜的好人幫,想來拜拜祈求行車平安。說好隔天舒燕開車進來,車一停就上香,上香完立即跳上車就開走,以避免大貨車堵住迪化街。

第二天沒想到傳說中的廟主文文姐等在大爐前。舒燕一跳下車,文文姐帶著我們上香祝禱。前後不到一分鐘。

臨走文文姐拿給我一包鼓鼓的布袋子,裡面裝著紅包。要我小心駕駛,無有掛念。

車子開出迪化街,我打開袋子,紅包裡裝了三十萬元現金。

這是我和文文姐素昧平生的第一次見面,文文姐說這是城隍廟大家的心意,給車子加油、保養。

兩年了,這部車經歷台南大地震、台東救災,前幾天竟然跑了第一百車次。將近五百戶人家受到幫助。

過三天迪化街的年貨大家要開始了。文文姐囑咐工作人員把最好的位子留給好人會館賣東西,以便幫助我們。

我們心理充滿感激,想到的只有更認真勤勞努力來回報,同時要謝神。

謝謝城隍廟、謝謝捐贈家具的台北人各地人、謝謝俠義的文文姐。

我們想用回顧一百車家具輸送來謝神。

過年,請大家跟我們一起來為台灣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