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市民到白色新力量 胡世和「舅」要繼續往前走


從漠不關心,到身涉其中,胡世和說:「我想要幫助更多人。」(攝影/王明鈞)

接過洪舅手中的名片,洪舅一臉靦腆又帶著一絲驕傲地自我介紹說:「你看我當選過2016新北市的模範父親喔!」不同於在政論節目中的犀利風格,胡世和展現了一位身為父親的溫暖。

從2013年的洪仲丘事件,4年多來,在經歷了檢調、偵查、判決、抗爭後,即使有些不甘,即使感到無奈,胡世和說,他們還是要積極地面對未來,手牽手,向前走。

人生就是一個X,當年的一通電話,改變了人生的道路

「軍方一直說『一切合理,不相信可以去調監視器』,我真的為了『監視器』這三個字,就召集家屬一起去調……」。談起洪仲丘案,邏輯清晰、口條清楚的胡世和,說明著自己當初與軍方抗爭的過程,如何透過電視節目與媒體來發聲,讓更多的人了解這個案子,不僅凝聚了凱道上25萬人的白色力量,推動了軍審法修正案,後續也藉助自己的經驗,召集了非正式的軍冤家署互聯會,持續推動軍中人權的改善。

「一開始上節目的時候,其實是有考量到自身安危,不管上甚麼電視,都只有以『洪舅舅』的身分出現,名字那邊都只有打『洪舅舅』,對於有些質疑我的聲音,這個不是什麼利用,也不是要炒作,事實我們就是親人、一家人,仲丘是我的姪子,我替他發聲是天經地義,因為我自己也曾經歷過喪子之痛,我可以體認我二姊(洪媽媽)的傷痛。」胡世和哽咽著說道。

回想起當年的那一通電話,洪媽媽請住在北部的洪舅幫忙了解洪仲丘的狀況,一個對政治空白的小市民,一夕之間被迫在人生的路上轉了彎。

洪仲丘事件影響的是台灣人的公民意識

從「華麗的假期」、「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以及近期的「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韓國拍出了他們的轉型正義,面對台灣在二戰之後,長期受到國民黨所建立的黨國體制與威權統治對人權的長期侵害,社會上一直有聲音在討論:台灣人該如何進行台灣的轉型正義與人權提升的工程?

相較於韓國的六月民主運動,一名大學生朴鍾哲在偵訊過程中遭水刑窒息致死,而直接促成了韓國國家改革的故事,自2013年的洪仲丘事件之後,39位來自各行各業、平均年齡僅30歲的網友們發起了「公民1985行動聯盟」,以「公民覺醒」為號召,將那顆不甘於繼續沉默,不願意屈服在不公不義的種子,植入台灣人的心中。

「如果說軍審法的變革,是直接影響軍中人權的提升,那還有一個很重要的間接影響,就是公民意識的覺醒。」胡世和提起,很多人就跟他一樣,因為洪仲丘的事情開始關心這個社會上發生的許多不公義,隔年的30秒服貿,蓄積的能量就一下子爆發出來,其實這就跟韓國相似,社會中的每一個角落,只要有一個小小人物、小小的不甘、小小的勇氣,願意起身對抗「軍權與獨裁」,就可以改變世界。

「我相信我可以」,「我想要幫助更多人」

「在推動軍審法修正的過程,我召集了一個非正式的軍冤家署互聯會,從抗爭的過程中我才了解到,要跟軍方抗衡,需要證據,也需要權力,這是為什麼我要走入體制內的道路,這樣我才能夠幫助更多的人。」

自認邏輯性強,胡世和一個素人可以在政論節目中有條理式的說明案件,也因為自己喜歡伸張正義,性格中帶著稜角不轉彎,認為對錯應該分明的堅持。他發現,自己可以、也應該幫助更多的弱勢發聲;在決定參政之前,他只是一個普通的中小企業家,除了應盡的「社會扶弱」責任,他相信沒有政黨包袱的自己,可以成為改變台灣政治的力量。

胡世和接著提及,「監督國會與監督地方議會不同,除了國會透明化,地方議會的透明化議題,也將會是2018的每個參選人都應該思考的重要課題」;身為台灣國會透明化促進協會理事長的胡世和,對於民進黨執政後,正式落實國會頻道直播表示肯定,但接續還有縣市議會透明化需要持續推動,才能真正根除貪污腐敗,杜絕官商勾結,達到全民監督的目標。

從政的課題,要找回選民的信任

「對於有些網路上的批判言論表示,已經讓一個姊姊選上立委了,為什麼當舅舅的還要堅持參選?」一個直球問題,胡世和笑著答,「慈庸的認真,我相信大家都有看到,但是她是國會立委,她在台中選區,這些年來,我在新北也有需要聲援的議題,像是新莊塭仔圳反迫遷案及眷改案,在洪仲丘案期間,社會給予了我們無與倫比的支持與聲援,自己深受感動,我發覺我可以,也應該要來為這些被政府欺壓的人民伸張正義,這將是我的責任與義務。」

看待那些媒體的不利操弄或是反對方的留言,胡世和還是一貫地坦然回應,「我是有時候會去看啦,但其實不會太在乎那些言論,也不需要太在乎,我還是相信只要我們有能力,保持正向,我們也是靠自己的能力去爭取,不是憑父蔭或母蔭,做該做的事情就好了(笑)。」

2015年決定參選立委時,因為民調不勝,也基於在野整合的考量而退讓,但是胡世和並沒有就此停滯,過去兩年,他完成了輔大社企所EMBA的學位,並成為畢業生中第一位實行「社會企業」(NPO)的企業主。

胡世和說,歐盟在2000年Lisbon會議提出「社會創業」是對抗社會排除及促進社會融入最好的方法,也是能解決長期社會弱勢的新體制,這也是為甚麼他這次參選要將「社企扶弱」列為他的的一項競選主張。胡世和強調,「無權無勢的小市民常被社會邊緣化,政治權力不能只為有錢人與權貴專享,選舉不一定會除舊,但是一定要佈新,這樣國家才會進步,社會才有改革的力量。」

對於這次的參選,胡世和表示,第三勢力是需要透過整合與民調,才能確保一席第三勢力當選的可能。目前他對於民進黨沒有增額提名,禮讓一席表示感謝;也感謝目前時代力量沒有提名,如果想要為民服務,今年確實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無畏無懼,不卑不亢的台灣價值

從柯文哲從政,一向主打「白色力量,超越藍綠」,這句口號,改變的不僅是選情的結構,也影響了這個世代的台灣主體認同,而近日蔡英文總統拋出的台灣價值,許多人也都在思考自己該寫下什麼答案。胡世和坦然地說出自己的想法,「我的白色新力量,和柯市長的白袍的白色力量是有些微的差距,我所倡議的,是尊重『台灣優先』與『台灣主體性』的白色力量,也是真正號召25萬白衫軍,為了求真像與公平正義的白色力量。」

帶著台南腔調,胡世和用台語說,「guá sī Tâi-uân-lâng(我是台灣人),guá tsia̍h Tâi-uân bí(我吃台灣米),lim Tâi-uân tsuí(喝台灣水) tuā-hàn ê(長大的),當然是一切都以台灣為優先考量啊,當然我跟柯P在超越藍綠這點是相同,但是我是不可能把台灣旗丟垃圾桶啦(笑)。」

一個人如何從一個默不關心政治與社會的平民,被點燃心中的火種,對於不公不義的事情產生怒火?外界可從胡世和的蜕變過程找到答案,因為喪失親人的痛,胡世和願意站出來與威權對抗,也帶動所有的支持者一起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