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這不叫邋遢 這是最高效狀態!

書摘

我不認為那是邋遢,那只是我的生活方式,而且是高效的!(圖片來源/flickr)

作者

周若鵬

  這個放眼當今談男談女最勇敢、犀利且特具魅力的男人,是詩人、作家,更是跨界演出者。

  他曾獲得馬來西亞最大型文學獎「花蹤文學獎」新詩獎,著有多部散文集與詩集。並擔任「動地吟」總策劃,號召馬來西亞眾多詩人集詩曲朗誦與歌舞表演,做全國巡迴演出,追尋詩文的更大可能性。

  他也是出版人,支持創作不遺餘力,現任大將出版社董事長。

我不認為我邋遢,雖然有人認為我邋遢。

大學時期,曾經三個月不換床單。其實我每天都有用身體檢查它一下,也就是睡覺的時候,沒有臭味,第二天皮膚也沒問題,那又何必費工夫換床單?連床單都不換的人,當然也不會在晨起後收拾床鋪,反正晚上還是要亂的,何必?當年,廁所半年未洗,但不是不注重衛生,我還是有添加自動清潔劑。半年後健康好好的,我用身心證明了廁所是不用洗的。

床鋪不收拾、廁所不洗的人,自然也不會熨衣服。剛到美國獨自生活時,我買了熨斗,只用了幾次,發現無論衣服多平滑,人也不會帥起來,也沒有女生會留意,就乾脆省了熨衣的功夫,多些時間打電動遊戲。反正我有的是豐厚的內涵,女生看不出來是她們的損失。連衣服都不熨的人,也不會太在意出門梳頭不梳頭。頭髮是我的,不為誰梳。不梳頭的人,當然也不太在意理髮不理髮。我老覺得特地去理髮是很費功夫的事,總要等到頭髮刺到眼睛,又剛好路過理髮店時,才甘願修一修。

我不認為那是邋遢,那只是我的生活方式,而且是高效的,節省了多餘的清潔動作,還有金錢,多出的時間做重要或者快樂的事情,比如讀書,或是打電動。最近聽說某女生控訴男伴邋遢,脫了褲子就任它留在原地,下次要穿就站在褲子上往上一拉。啊!那是我小時候就發現的絕招,後來因為媽媽罵我才被逼把褲子掛起來,心裡還是不贊同的,我的做法最方便。我有個同事還把這效率發揮到極致,牛仔褲一年不洗,這又稍微超越了我的極限,問他為什麼,理由是:沒有臭啊!鞋子破了,還能穿就穿。內褲破了,不穿沒關係,反正看不到。

但這位同事還是比我愛乾淨的,比方說我可以兩天不洗澡,他不行。當然,在正常日子我是天天洗澡的。偶爾飲酒夜歸累不堪言,當務之急自是睡覺,洗澡刷牙這些瑣事,少做一天半天無傷大雅。雖說我洗澡只花三分鐘,沾到水就算乾淨了。女人洗澡好久,效率好低,不過是在城市裡走了一趟,又不是打仗回來。連洗澡都有彈性的人,刷牙當然也能彈性處理,有時洗手間不順路就可以省略,反正每六個月本來就要見見牙醫。

說到洗手間,座圈掀起才小解,還是應該的,不過也不是為了方便女人,只是瞄準真的很困難。座圈放下,目標範圍縮小,更易射偏,弄髒很麻煩,要洗。可見我不是不愛乾淨的,只是準繩和很多人,尤其女人,不一樣。碰到和女人一起生活的情況,就要互相遷就了。主要是我遷就女人龜毛,女人不是遷就,比較像包容我這原始人。

男人畢竟是人,肯定是比狗狗高級的生物。狗狗可以訓練,男人當然也可以。我的褲子沒有再亂丟,就是媽媽訓練出來的。狗狗做錯事時打罵是沒用的,因為狗狗其實聽不明白,你要在牠做對時餵牠狗糧。那麼為什麼男人做錯事只會惹罵惹嫌,做對了卻沒有獎賞?男人比狗狗強,我聽得懂女人罵我,因為害怕,所以戰戰兢兢地服從。如果我做對的時候也有獎賞,那我更有動力改變。獎賞未必是狗糧,一句「謝謝」、「你好帥」也很中聽。女伴後來也把我訓練得文明起來,用罵的,我現在出席正式場合時比較體面一點,但她不在的時候我又會變成原始人,我懷疑那是男人最原本的狀態──

那個最高效的狀態!這不是邋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