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神風特攻隊傳說 花蓮松園別館

生活品味

英國BBC記者親自到訪後山花蓮的松園別館,它是日治時代「花蓮港陸軍兵事部」。(攝影/鄭國強)

吸引英國BBC記者親自到訪、一探究竟的松園別館,位於花蓮,鄰境美崙溪出海口,它記錄著一段大時代的故事,松園別館約舊稱花蓮港「兵事部」辦公室,建於世界二次大戰後期,1942年4月1日為開廳日,它最為當地人津津樂道的,謠傳這裡是日本神風特攻隊員出發前的最後一個休息站。

松園別館的文物牆壁上展出當年日本空軍相關老照片,包括神風特攻隊的資料。(攝影/花蓮何家民宿主人廖麥渴)

位於小山丘上的松園別館,面對的就是太平洋,可以俯瞰花蓮港,根據官方網站記載,松園別館舊名「花蓮港陸軍兵事部」,其所在位置能輕易地掌控出入南濱海面的船隻及南機場航機起降,成為日軍當時在花蓮的重要軍事指揮中心,在1942年的另一個目的就是募兵與管理兵役。

二戰時期,日本兵事部

第一任兵事部部長為川崎明德大佐,第二任為印南英輔大佐,第三任也是最後一任,為中村三雄大佐,而在松園別館附近的「將軍府」,就是當時兵事部部長的宿舍。

草皮上的百年琉球松,相襯著「松園」之名,在樹陰下面對著太平洋大口呼吸,非常享受。(攝影/鄭國強)

松園之所以命名,乃因草皮上的參天老松,其實這些松樹的歷史比松園別館還早了二十幾年,起源於1921年日治時代,日本官方為了在靠海的恆春和花蓮市種植必須能抗鹽耐風定砂的特性的植物,以及在台灣發展林業,採了數種毬果到台灣試種,學名Pinus Luchuensis的琉球松雀屏中選,當年移種的時候樹齡十歲以上,如今已超過百年。

隨著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束,松園別館的命運也跟著改變,1947年由國民政府接收,為陸軍總部接管,這期間松園別館曾短暫作為兵工學校的理化實驗室。之後50年間經歷了退輔會、榮工處大理石工廠、花蓮農場、花蓮榮家等不同管理單位。

據傳神風特攻,在此喝告別酒

2002年松園別館公告登錄為花蓮縣歷史建物,同年12月主體建築修復完畢,公開徵選松園別館的管理廠商,並由花東文教基金會得標,2003年正式開園,並由文建會專移給花蓮縣政府文化局管理。

松園別館位於花蓮,鄰境美崙溪出海口,可以俯瞰花蓮港,二戰時期可輕易地掌控出入船隻及南機場航機起降。(攝影/鄭國強)

花蓮何家民宿主人廖麥渴表示,松園別館還有一個全長約5公尺、高度大概近2公尺,挺立站直有點壓迫,約擠個20個人左右的防空洞,洞裡頭的照片,大部分都是有關神風特攻隊的故事,其中有篇神風特攻隊的隊員在出征前夕所留下的遺書(翻譯成中文版,不知真假)還挺讓人動容,一位神風特攻隊隊員在執行自殺式任務前留給家裡小孩的遺言。

廖麥渴指出,「還有傳言說,以前日本兵要出去飛的時候,都會先來到這邊喝酒,官階較高的軍官會幫那些兵倒酒,聽說喝過酒的兵,出去飛之後就不會再回來了…。」

主建築後方的小木屋,是日冶時期的會議中心。(攝影/鄭國強)

更有趣又驚悚的是,主建築後方的小木屋,是日冶時期的會議中心,據傳日軍投降後,日本的最高指揮官在此自殺,因此,有些鬼故事一直跟著松園別館。

一位花蓮當地電視台記者說「神風特攻隊的對後一夜在松園別館只是傳言,沒辦法證實,也沒有辦法找到直接的文獻來支持這個說法,但在這裡享受仰望太平洋的美,在琉球松的林蔭下漫步、喝杯咖啡,才是最大的享受。」

也有年輕人像貓一樣,把松園別館當成曬太陽、打發午後時光去處。(攝影/鄭國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