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選民調連環擺烏龍 難道吳敦義已經有「口袋人選」?

2018選戰

吳敦義前陣子才喊出地方執政過半的口號,但沒幾天就出現各種危機與紛爭,要如何擺平問題,黨中央農曆年恐怕要很傷腦筋。(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照)

國民黨基隆市長初選提名爆出烏龍,其中一家全方位民調公司因為將正確的數據填錯欄位,造成前移民署長謝立功從確定勝出變成落敗,引發其他各縣市的參選人都開始質疑黨內民調的公信力,讓黨內憂心是否將造成骨牌效應。

在民調烏龍後,國民黨的嘉義市議長蕭淑麗2日發難,宣布將脫黨參選市長,和另一位宣布投入黨內市長初選,原本就不合的前嘉義市長與國民黨前主席黃敏惠對戰,似乎打響了國民分裂的第一槍,讓黨中央面臨挑戰。

民調不被相信,吳敦義:難道要相信國民黨主席?

基隆市長初選的危機還不只一樁,後來「先敗後勝」的基隆市議長宋瑋莉,也傳出和黨中央談判,以下屆議長「交換」退出初選,逼使宋瑋莉必須大動作否認,還提告媒體以捍衛清白,但相關負面傳聞,以及宋瑋莉堅持交給黨中央協調,都一次掀出了國民黨的內部問題。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3日在桃園八德參加小組長聯合授證典禮時受訪表示,希望蕭淑麗能再重新考慮退黨參選一事。

但對於民調遭到質疑引起的信任危機,吳敦義也無可奈何地說,不相信民調,「難道要相信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堅持全民調是最合理的作法,因為民進黨也一樣,在高雄、台南都競爭慘烈、殺到見骨,連在高雄的綠委劉世芳也因為民調不如人,最後退出初選,所以只有透過全民調,才能推出比較無可挑剔的人選。

初選民調遭質疑易做手腳

雖然吳敦義強調民調的合理性,除了民調也沒有其他更公正的標準,但初選民調的操作方式確實讓許多人質疑。有藍營人士說,現在的民調只公布最後結果,過程與細節並未完全公開,這樣的做法還是容易引起疑慮。

同時因為初選民調前幾乎都沒有政見說明、辯論,直接登記完就做民調,選民沒有完全認識參選人就開始接受民調問支持度,這樣的初選品質也被周錫瑋、丁守中這類有政見主張,民調卻落後的參選人持續批評。

也有人質疑,即便在訪問過程中錄音,但訪問員最後做勾選的動作並沒有被記錄,真要查起來也很難確認,要如何建立可信、可查核的標準,是國民黨民調機制應該考慮的。

而且,雖然提名候選人是考量勝選為優先,但吳敦義「有口袋人選」的傳聞一直受到質疑,從台北的蔣萬安、桃園的吳志揚、台中的江啟臣到嘉義市的黃敏惠,也都被質疑初選的公平性。

即便吳敦義多次否認這種傳聞,強調不會損及公正性及其他參選人的權益,但在地方黨部或媒體上不時出現對特定人士的拉抬聲勢的不具名消息,確實也不斷被人提出質疑,再加上現在民調「被做手腳」的疑慮,就更讓那些有意參選的「非口袋人選」感到不滿。

事實上,這次民調烏龍事件已經引爆各地的連鎖反應,恐怕進而影響到2018的選情。除了蕭淑麗之外,參選新北市長的周錫瑋也持續公開抨擊民調可信度,其他落後,就連參選台中市長且民調暫居領先的藍委盧秀燕都表示擔心。

吳敦義被質疑有口袋人選

前藍委孫大千就質疑,國民黨檯面下的運作,私底下協調的老把戲仍無法擺脫,公信力自然不足。而且不斷透過消息人士放話,促成拉抬聲勢的效果,也讓初選蒙上操作內定的陰影。參選台北市長的前藍委丁守中也說,黨中央、黨主席必須親自協調;民調執行、查核也應更扎實精準,黨主席責無旁貸,應出面協調爭議。

藍營人士認為,在發生紛爭或艱困落後過多的選區,黨中央就應出面以徵召方式決定候選人,如此也可免去被質疑私下運作的質疑,也減輕有意參選者民調與各種作業費用的負擔,才能讓人更有意願為黨「犧牲當刺客」,否則只會讓他們裹足不前。

外界有人質疑,吳敦義因為不想得罪人而當「不沾鍋」,運作某些人選以創造形象,才能順利站上2020年總統候選人的位置,吳敦義前陣子才喊出地方執政過半的口號,但沒幾天就出現各種危機與紛爭,要如何擺平問題,黨中央這個過年恐怕要很傷腦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