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戰先怯?鄭文燦「無人能及」 吳志揚確定不選桃園市長


民進黨籍的現任桃園市長鄭文燦在2014一舉打敗國民黨籍的吳志揚後,讓國民黨在2018似乎面臨無人可以匹敵的窘境,連過去敗給鄭文燦的國民黨立委吳志揚都公開說鄭「無人能望其項背」。(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照)

民進黨籍現任桃園市長鄭文燦在2014一舉打敗國民黨後,2018國民黨似乎面臨無人能與鄭匹敵的窘境,連上一次小輸給鄭文燦的國民黨立委吳志揚都公開說鄭文燦「無人能望其項背」。

吳志揚今天接受廣播專訪,正式表達不再參選市長的立場,因為父親非常反對,而他不能再冒險讓父親吳伯雄身體出狀況。他也透露,桃園市黨部已在準備初選,讓有意願參選的新面孔出線,雖然國民黨在上屆市長、立委選舉都失利,但他認為這可促成加速新人投入選舉,幫助黨內新陳代謝是好事。

在經過上次敗選後,以擔任中華職棒聯盟會長職務為優先,後來才做不分區立委。他雖然上次選戰失利,但沒有設定「那裡跌倒就在哪裡爬起來」,這次沒有意願再度投入桃園市長選舉的吳志揚說,如果落選,就代表「那裡顯然不適合他」。

吳志揚中午在接受廣播專訪時說,任何民主選舉,只要有意願者都會表態,不應是黨部認為誰好就徵召。現在桃園市應該是朝向初選方式進行。

擔心父親身體健康,吳志揚確定不參選市長

吳志揚表示,他不願參選的主因是父親吳伯雄的極力反對,父親在這幾年老化非常快,身心狀況已無法承受激烈選戰。吳說,三年前選舉時因為父親身體不適,沒到桃園,但卻有惡毒的傳言說父親已往生,而他卻要等選前才公布以博取同情,也的確發生影響,還人打電話來問。

吳志揚說,現在吳伯雄身體比以前還差,身體心理都無法再承受,但現在選舉極其惡劣,前陣子還發生獵雷艦案也扯到他的律師事務所,還沒選舉就已經這樣,讓父親認為無必要再忍受。他不希望外界再說,桃園市是給吳家把持,因此不願再選。

吳說,他的家族從政不是為名利,只為留個好名聲,他在桃園做了家族中最久的5年,任內有航空城、捷運、升格直轄市等大建設,他祖父有石門水庫,父親有十大建設,高速公路、工業區等,他不希望桃園市被說成是吳家把持,他跟父親的縣長間隔36年,這樣還被說是世襲,他沒有對不起桃園,沒有必要承受。

國民黨本屆不分區立委,是由新北市長朱立倫之前擔任國民黨主席時所提名,當時的不分區立委有所謂「政治組」的說法,即必須服從黨的要求來投入選舉,否則可被拔掉不分區立委職務。

吳志揚今天也拿出這份承諾書指出,當是確實有簽過一份承諾書,但上面的內容是,當選就職後黨有任務需要,須接受黨規劃成立服務處,接受黨中央規劃徵召投入立委或縣市長選舉。但他的了解是,「徵召」是指沒人要參選的情況,但有人要選就要進行初選,現在的桃園市就沒有這個問題。

吳志揚說,當時沒有「政治組」不分區的歸類,所有不分區立委都是政治任命,本來就應服從黨的安排,但隨時間變化,當時的設想不可能完全現在的情況。黨中央之前確實與他溝通,問他是否願意接受徵召方式,因為他做過縣長,自己民調確實比區域立委高,但他已是老面孔,且已經落選,也不希望再被貼上家族化標籤。

鄭文燦「無人能望其項背」

而且,吳志揚說,桃園市長選舉是很難打的選戰,需要全黨都團結,但他現在沒有看到這樣的氛圍。

吳志揚說,他已經與鄭文燦對決過兩次,而鄭這幾年蠻會經營的,「無人望其項背」,這種經營方式會讓民調特別高,雖然他現在比其他人都接近鄭,但他認為「後勢」較難,反而是現在民調不好但沒有對決過的新,未來可能有更多機會,因此希望黨中央不要受限於暫時性的民調,應考慮促進新陳代謝,而非再便宜行事採徵召模式。

吳志揚也諷刺鄭文燦「這幾年該收割的都被收割掉了」,包括政績、拔樁,還有把民進黨把國民黨資產據為己有,方便選舉時使用,還有前瞻計畫的資金。他也指出,機捷不是桃園的建設,不是桃園的局處出錢建設,只是經過桃園,市政府並未介入,而鄭文燦故意等蔡英文上台後才讓他通車,過程中做苦工修正的其實是前任政府。

地方黨部已準備初選

「地方黨部早就準備要初選了」,吳志揚說,他最不希望父親身體出狀況,至於其他甚麼戴罪立功,忍辱負重的批評,他也都接受。但不選並不表示「怯戰」,雖然目前民調數據顯示,民進黨籍的現任桃園市長鄭文燦支持度有高達53.6%,第二名就是吳志揚,雖民調不高,但也因為吳並未宣布參選;而第三、第四的國民黨人只有5%不到,所以才想要吳志揚出馬。

吳志揚說,現在可能看起來是這樣,但為來定於一尊,只要候選人有戰力又新鮮,後勢可以快速提升。吳志揚說,他沒有為落選掉過眼淚,他跟鄭文燦的選戰是雙方都保持一定風度,他覺得這樣是好事。

他說,自己沒有設定未來一定要在政治領域發展,他反而「想做一些比較大的事」,例如棒球是台灣少數可走向國際,他可在中華職棒會長職務上多所著墨。另外,吳志揚也是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法制長,他說,未來也可與中國大陸的宗教交流,幫助對岸民眾尋求心靈上的慰藉,也促進世界佛教團結;而且他有律師專業,也可多作一些社會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