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減工時?瑞典人更關心彈性工時

國際

在瑞典,雇主與員工是基於信任關係,沒有規定需要在辦公室幾小時。圖為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國王街上的公司。(圖片來源/全球中央提供)

在瑞典,大部分員工被允許在家工作或遠距工作,更有許多爸媽為接送小孩而提前下班,這在瑞典被視為非常自然且受到尊重的事。他們提早下班,但也常常將工作帶回家,等孩子睡了之後再加班完成。

位於瑞典第二大城哥特堡(Gothenburg)的斯華德戴倫(Svartedalens)老人照護中心自2015年起,在照護人員工資不變之下,每日減少工時兩小時,意即每日工時六小時。這項為期兩年的實驗,最後因經費過高告終。在這項實驗前,瑞典早就有公司實施每日六小時工作制,之後也有一些公司跟進。

盼員工更快樂,減工時號召優秀人才

根據《瑞典日報》(SvD)報導,在莫恩達(Mölndal)的豐田中心,自2002年實施每日六小時工時制至今已有15年。當初員工效率低落、客戶也不滿等待時間長,改為每日兩班制、每班六小時之後,客戶滿意度提升。

位於恩舍爾茲維克(Örnsköldsvik)的顧問諮詢公司巴拉斯(Brath)自2012年實行每日六小時工時制。執行長魏斯林(Maria Westling)說:「透過每日六小時工時制的號召,為公司吸引頂尖人才,有利公司長期發展。位於法倫(Falun)的創意工作室背景公司(Background)也在2015年跟進,同樣也是為了吸引更多的工作申請,成為更受歡迎的雇主。

兒童數位遊戲設計公司芬伶德斯(Filimundus)在2015年也效法,這在手機軟體設計公司是項創舉。

廣告公司歐斯(Oss)自2016年每天上班六小時。執行長班德琳(Julia Bendelin)說:「每日工作八小時只是浪費時間,不可能讓員工充滿活力與創意,現在員工有更多時間可以處理私事,但相對地,公司也希望員工投入更多工作的熱誠。」

卡爾(Qall)電信則在2016年2 月開始實驗,管理階層認為,在不影響公司績效下,如果降低工時,可以讓員工更快樂,並成為更有吸引力的雇主,他們將堅持這項措施。

位於烏米亞(Umeå)的美人魚(Sjöjungfrun)老人照顧中心也於2016年11月起實施,實驗期為一年。管理階層希望透過這項實驗,能夠為老人家和員工創造一個更加平靜和愉快的環境。

員工病假確實略減,但耗資不成比例

《諾爾泰傑報》(Nor r telje Tidning )中針對哥特堡實驗的評論文章指出,當初實施哥特堡實驗主要目的是為了減少病假。新的研究表明,每日六小時的工作為員工減輕壓力,並有更好的睡眠,這也可以防止在工作場所受傷,減少病假。而擁護每日六小時工時制的綠黨人士則經常使用「可以降低整體失業率」與「分攤工作給失業人員」的說法。

反對聲浪認為,同樣工資,但工作日更短「不值得」。他們認為,哥特堡實驗花費了千萬瑞典克朗,但員工病假只下降了0.6%。如果所有雇主都採用每日六小時工時制,那麼每年將花費數百億的瑞典克朗,並且需要大幅增加稅收。評論中還指出,在難以招聘員工的領域,可能會產生更多壓力,因為工作任務並沒有減少,這意味著只能在更短的時間內完成同樣的工作。

落實彈性工時,工時多長就不是重點

根據筆者在瑞典工作的經驗與觀察,很少有公司使用打卡制,只有工廠才打卡。瑞典人認為使用打卡機等於是將人關在監獄般的不自由。

在瑞典,老闆與員工是基於信任關係,而非監視關係。大部分公司員工被允許在家工作或遠距工作,更有許多爸媽為接送小孩而提前下班,這在瑞典被視為非常自然且受到尊重的事。他們提早下班,但也常常將工作帶回家, 等孩子睡了之後再加班完成。

有些瑞典人認為,哥德堡的實驗對辦公室員工沒有什麼用處,因為本來就可以自己決定是否提早下班,將工作帶回家做。與其說哥德堡的實驗因經費問題而觸礁,不如說這個社會裡的員工與老闆是基於信任關係, 本來就沒有必須幾小時在辦公室的問題,減少工時這件事似乎不是瑞典人對勞工福利關心的重點。

原文作者為黃齡儀,本文轉載自《中央社全球中央雜誌》。欲看更多精彩文章請至:https://goo.gl/KgPFq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