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比修找不到頭家:是球隊集體擺爛還是不想再當冤大頭?


強投達比修有雖然實力無庸置疑,但也同樣面臨大聯盟球隊不願輕易出高價網羅的困境。(圖片來源/Flickr)

隨著冬季逐漸接近尾聲,美國職棒大聯盟(MLB)也即將迎來另一個賽季的春訓時期,不過直到目前為止,大部份的自由球員都還沒有找到新的落腳處,也因此和往年比較起來,今年在球場外面顯然充斥著一片低迷的氣氛,球員與經紀人為此指責各家球隊普遍缺乏求勝心態,甚至威脅不排除讓球員進行罷工以示抗議,然而對於球隊經營者來說,或許他們也只是不想再繼續當冤大頭罷了。

根據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的報導,有著百年以上歷史的MLB,長久以來所建立的一套自由球員市場運作模式,其實背後正在凸顯出一個明顯矛盾之處,那就是資歷較深的球員通常會是賺走最多錢的一批人,但球隊的優秀戰力卻往往都是來自於那些相對便宜許多的年輕選手。

在現有的規定下,新秀球員至少要在大聯盟打滾超過6年時間,才能夠獲得自由球員的資格,接下來他們的經紀人就會利用這些球員在過去累積的實際成績,來向其他球隊盡可能爭取一份條件優渥的複數年合約。

越來越多信奉「魔球理論」的球隊管理者

不過隨著這幾年球隊經營階層逐漸朝向年輕化發展,如今市場中出現越來越多類似「魔球理論」(Money Ball)創始人,前奧克蘭運動家隊總經理比利賓恩(Billy Bean)這樣精於數據分析的球隊管理者,他們不迷信那些擁有多年實績的大牌球星,只希望將錢投資在CP值最高的選手身上。

事實上,在去年大聯盟季後舉辦的最有價值球員(MVP)票選活動中,不論是美國聯盟或是國家聯盟,得票數排在前面7名的選手全部都是從未投入自由市場的球員,其中唯二已經具備自由球員資格的兩人,也就是原屬邁阿密馬林魚隊的外野手巨砲史坦頓(Giancarlo Stanton),以及辛辛那提紅人隊的一壘手沃托(Joey Votto),則都是在真正投入自由球員市場之前便獲得原球隊給予一份複數年的大約。

去年年輕選手的傑出表現,無疑更加深了球隊高層不願輕易花大錢在大牌球星身上的想法,並導致今年的自由球員市場幾乎呈現出完全凍結的現象,包括達比修有在內的一票自由球員,到目前都還無法順利簽下新的合約,而這樣的情況如今顯然已經引起了球員工會與經紀人的極度不滿。

大聯盟球員協會(MLBPA)執行董事東尼克拉克(Tony Clark)在本周二(2月6日)發表了一份公開聲明,指責荷包滿滿的球隊在春訓即將來臨之前,仍然消極地不願正視自由球員目前陷入的困境,他甚至直言今年有許多球隊明顯想要讓自己的戰績擺爛,而這樣的行徑已經破壞了球隊與球迷之間的信任關係,同時也對棒球比賽的公正性構成了威脅。

醞釀一股抗爭的氣氛

另一方面,曾經在2013年年底代表原洋基隊二壘手卡諾(Robinson Cano),向西雅圖水手隊爭取到一筆10年2.4億美元肥約的經紀人Brodie Van Wagenen,日前更是在推特上聲稱球員之間正在醞釀一股抗爭的氣氛,並暗示如果球隊高層不願做出改變,很可能就會有球員在春訓期間展開罷工行動。

面對球員工會與經紀人的咄咄逼人,各家球隊的老闆們顯然也不願輕易示弱,代表資方的MLB很快發出一份公開聲明表示,許多自由球員在往年這個時間尚未獲得合約原本就是一種正常現象,不正常的是有一些市場當中最佳的自由球員,即使已經獲得了最高來到9位數的高昂報價,如今卻仍然無法完成簽約的動作,因此把部份經紀人未能正確評估旗下球員價值的行為,歸咎成球隊身上的責任,完全是一種不公平、不合理且帶有煽動意味的做法。

雖然這份聲明並未點名到底有哪些自由球員獲得了9位數的報價,但有報導指出原屬堪薩斯皇家隊的一壘手Eric Hosmer,以及原屬亞利桑納響尾蛇隊的外野手J.D. Martinez,乃是其中兩名可能的人選,巧合的是,這兩人都是委託著名的吸血鬼經紀人波拉斯(Scott Boras)來代表他們對外洽談合約。

經營者不想提高球隊的競爭力

在先前接受紐約時報的專訪過程中,波拉斯曾經批評如今有太多球隊經營者都在故意讓球隊戰績擺爛,因為現有的勞資談判協議讓那些戰績較差的球隊可以花更多錢來投資具有潛力的新秀球員,同時又用豪華稅的名義來處罰那些團隊薪資超過1.97億美元的球隊;他認為這樣的情況為球隊高層創造了輸球的動機,於是外界就會看到有部份經營者不想提高自己球隊的競爭力,而這些球隊當然也就無意簽下那些擁有競爭力的球員。

持平而論,自由市場中的大牌球星也並不是絕對不值得球團給予一份肥沃的合約。以波拉斯旗下的客戶,同時也是當今大聯盟頂尖右投手之一的薛澤(Max Scherzer)為例,他在2015年與華盛頓國民隊簽下一份7年2.1億美元的天價合約,不過在接下來的3年當中,他也贏得了2次象徵投手最高榮譽的賽揚獎,因此對國民隊來說,這筆錢可以說花的一點也不冤枉。

冤大頭的案例屢見不鮮

然而讓球隊總經理在事後看起來像是當了冤大頭的案例,這幾年似乎更是屢見不鮮,像是在2012年透過球員交換方式被交易到洛杉磯道奇隊的外野手克勞佛(Carl Crawford),去年因傷整季都未曾出賽,但道奇隊仍然要為他在2010年與波士頓紅襪隊簽下的7年長約負擔最後一年的2190萬美元。

另外更著名的例子則是在球場外堪稱麻煩分子的巨砲型外野手漢米爾頓(Josh Hamilton)。在2012年賽季結束後,洛杉磯天使隊與漢米爾頓簽下一份5年1.25億美元大約,但接著在2015年就因為他惹上毒品案而以半賣半相送的方式將他送到德州遊騎兵隊,自此漢米爾頓便再也沒有站上大聯盟的球場,但天使隊仍舊需要在去年付給他最後一筆2641萬美元,才能正式告別這筆失敗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