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震災失蹤人數能急速下降 其實是這群人在背後努力的結果……


花蓮地震發生第一時間,一度傳出超過百人失聯,當下人心惶惶。(攝影/黃威彬)

2月6日深夜,花蓮發生芮氏規模6.0、震度高達7級的強烈地震,有感搖晃超過86秒,第一時間,高達183人失聯,人心惶惶。不過,在短短兩天內,該數字一路迅速下降至個位數,讓搜救人員可以集中人力、設備與資源,搶在黃金時間內救援,背後全靠一個臨時成立的任務編組。

最初,由於部分通訊與電力喪失,在狀況不明的情形下,原本警方預估,死亡人數可能會趨近失聯人數,而該數字又高得嚇人,多達183人。所幸,失聯人數在短時間內迅速下降,才讓外界暫鬆一口氣,這也不禁令人好奇,「中間到底發生什麼事?」在接受《信傳媒》訪問時,花蓮縣警察局行政科長陳明順還原那兩天,外界所看不見的現場。

「其實我們面對震災的經驗並不多啦,像之前921大地震、高雄美濃大地震(造成台南維冠大樓倒塌),我們也沒參與到,……」陳明順指出,在7日凌晨接到警政署長陳家欽指示後,花蓮縣警局同步一級開設,自己所負責的訪查組,過去並無太多應對震災的經驗,但透過橫向合作,也在最短時間內找到並區分最初的「單純失聯者」與「被困待援者」,希望有幫上一點忙,「我們中間的運作,其實是比照科技偵辦刑案的模式。」

「因為當初我們受命的時候,數據是災害應變中心給的,實際上,到底哪些人失聯,我們真的不知道,所以我們先利用戶役政系統、勤區查察處理系統(二代)、車籍資料,建立出商校街2號(翠堤大樓)、國盛六街2號及41號等所有戶籍資料,……」他提到,在第一時間,訪查組必須先確認究竟有哪些人是真正失聯,於是拿著最初名冊,組員前往醫院、收容中心逐一比對,之後再以電話聯繫剩下的住戶,此時,礙於戶籍資料與實際居住狀況有段落差,警方也遇到第一個瓶頸。

陳明順說,不久,警方也從管委會主委手上拿到住戶資料,原以為能大幅突破,卻發現問題不小,「因為最新資料放在管理室,已經被壓垮了,所以主委只能提供自己手上的備份資料,很多是舊的。像我們聯絡的時候,有些是空號,或者打了轉語音,甚至登記一般民間公司、美妝店的電話都有,……」

確認失聯人數陷入瓶頸,刑大、外事系統奧援

經歷組員一輪清查後,尚有不少聯絡不上的住戶,於是,查詢範圍只能進一步擴大,「在我們的編組中,也有刑大加入,所以我們動用偵辦刑案的關聯式分析平台,找到當下失聯者的父母子女或其他親友。我連絡不到你,但可以聯絡你的子女,你子女可能會有你的電話,甚至知道當下你人在哪。」他說,二度遇到瓶頸後,警方透過不同系統交叉比對,甚至找台電調出水電申請資料,才一一與住戶聯繫上。

外籍人士該怎麼辦?陳明順坦言,在旅館入住登記時,常見一兩人代表填單的狀況,因此在掌握上難免疏漏,不過,透過外事管道,多數也可彌補,「因為當初旅店提供給我們的名冊,名單不是很完整,......比如說,這次的陸客一家5口,現場只登記了兩個大人,另外兩人和小孩都沒登記。但我們透過移民署的NIA查驗系統,終於查到他們是5人一起入境,才進一步確認其他3人的姓名。」

「我們7日凌晨受命,8日晚上7點把最後失聯名單確認,但還是有一名外勞沒掌握到,就是遺體在8日被尋獲的菲籍看護美樂蒂(Melody),後來,救難人員做第二次搜索,也的確在她的住處找到她。」談起百密當中的一疏,陳明順語氣難掩遺憾。

被問起此次救災,是否有感覺不足之處,他只說:「因為這種事情不是每個人都碰得到,所以不是每個人都有經驗。像921大地震,當年處理過的人,人事已非,所以後來再發生地震,第一線的人未必有經驗。我想,經驗的傳承真的很重要,這次有過一些優良作法,我們會慢慢建立起來,成為好的SOP,未來如果再遇到,照著做,至少不會落後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