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災區報告:我煮了一桌菜

花蓮地震

過年快到了,在安置中心花蓮災民這個年恐怕是很「難過」了!(攝影/黃威彬)

我常常煮菜請大家吃飯。

吃飯成就很多事情。好人會館的香蕉搶救活動,起源於吃一頓。高麗菜水餃運動會,全省串連接力,起源於吃一頓。逼著政府將全國火車站設立電梯的臨時孫子,也起源於吃一餐飯。

吃一頓是好人會館最經典的發起人會議。煮的越豐盛,吃的人知道我的期待越大,因此總是用很豐盛、很豐盛的食物召喚大家集合。

安置中心災民的憂慮:除夕夜要怎麼過?

這幾天,我家成了地震救災的基地。妹妹煮了大鍋雞、媽媽忍不住滷了大鍋肉,原來小妹這幾年練就了超好吃的滷肉肉燥。我家因為每天擠滿志工熱鬧非凡。志工離開的時候依依不捨,毫不吝惜深刻擁抱。

然而除夕越來越近,許多人心裡開始憂愁。

安置中心有很棒的廚師志工。但是這群志工隨著年前各飯店推出的年夜圍爐,紛紛收到公司的追緝令。原來大家請假投入救災,現在過年逼近,許多人即使願意留下來陪受災戶過年,卻敵不住老闆人手不夠的求救。

一個說「哇!糟糕了」最晚十四日要走,一個說「哇!糟糕了」十五日一定要上班。大家心裡默默有一種焦慮,除夕安置中心該如何過年。

我常常煮飯請大家吃。

除夕。這麼多人在安置中心,突然志工走光了。該怎麼辦!

準備便當是容易的,可是這可是年夜飯。

找一家餐廳包下來過除夕,這是皇帝縣長的作風,然而這個日子可想著跟親人過。

最好的辦法,是熱情的花蓮人,一家送一道菜過去、送一些湯過去。保證讓廚師義工們可以放心回家休息過年。

但是這是過年,即使這樣也不如圍成一個圓桌一起過年。

打開家門邀受災民眾一起吃年夜飯

我家每年過年都有不速之客。一些老外在花蓮過年,把年過得像平常日子的,總是會接獲我的邀請到我家過年。這是我家過年的常態,讓外國人也分享盛宴、紅包,過年的歡樂。

今年很多花蓮人歡樂不起來。有很多人家人在醫院,很多人失去工作。

面對廚師要回家,今年我想請一家人來我家吃飯。我會煮得比往年更加豐盛,因為這是兩家人的年夜飯。

然而,我再厲害也只能邀兩家人。

安置中心有數百戶人家。

誰能跟我一樣邀請大家回家過年,請跟我一起這樣做。

誰能跟我一樣打開家門和別人分享?

我的心裡越來越憂愁。

我想請大家跟隨,願意的人我們一起按+1

我們一起想想,受災戶裡誰是是朋友、誰是遠親,我們一起認真、熱情、盛大的邀請安置中心的朋友到家裡過年。

請願意的朋友按+1

讓大家的+1成為花蓮最溫暖的年夜飯。

這樣我家一定坐得下最後沒人請的客人。

六點,我會開車去要他們來我家吃飯----富吉路八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