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車玩到登上《玩命關頭》 藍營這個年輕議員參選人很不一樣

2018選戰

陳孝威在美國時與眾議員Ken Calvert合影。(圖片來源/陳孝威)

每次選舉中看到的年輕世代面孔,總不脫地方家族、政治大老的派系勢力延伸,讓世代交替變成單純的口號,但這次有個參選台北市議員的國民黨青年不太一樣,今年39歲的陳孝威,放棄了美國籍來參選台北市議員,就是希望讓國民黨有機會能夠重振,重新找到年輕族群的認同。

國民黨最常被詬病的是,沒有關係、背景的人是不可能在黨內有出頭的機會,也不用光想靠自己的力量選舉當上公職。而陳孝威現在就是這樣的人,在他2016年回復黨籍前都沒有參與黨內活動、經營的經驗,只是一個來自軍人世家,藍營背景出身的小孩,對國家、國民黨抱著一股熱情。不過,這個小孩是在美國長大,而且回國前已經累積一定的事業成果。

回台灣之前在美國已有自己的事業

陳孝威14歲起就在美國當一個獨立的小留學生,而且是在美國傳統產業工作,在29歲回來台灣前,他已經是美國倍耐力輪胎的加州區業務經理,負責一年6000萬美元的營業額,而且他之前也在米其林公司擔任行銷經理,要幫這個老牌輪胎公司找到年輕族群的消費者,就像現在的國民黨一樣。

陳孝威說,他在進入米其林工作時,這個傳統產業的輪胎公司客群有60%來自戰後嬰兒潮世代,已經到了不能不轉型的關頭,而他就是以年輕世代的身分負責協助公司轉型,他們的做法是在年輕的消費族群中找到重要意見領袖,爭取他們的認同,在影響到廣大的年輕族群消費者,這和政治基層組織活動、行銷有異曲同工之妙,也是他很有經驗的。

陳孝威是一個懂得領導、聚集人才,也很有進取企圖心的人,他在參加車隊時,就不吝分享自己的贊助商人脈給資深會員,以換取讓他負責招募會員,掌握組織的權力。

陳孝威在美國的車1998 Honda Accord V6。(圖片來源/陳孝威提供)

當時他參加一個「Team Hybrid」車隊,想改裝自己的Honda Accord,但19歲的他每月生活費只有1000美元,他就動腦筋去找贊助,當時寫了50份企劃書,開了一整天的車到拉斯維加斯,去全世界最大的汽車零件展找廠商贊助,還看到很多業者把他的企畫書直接丟垃圾桶,但不放棄的他竟然還是找到一家贊助商,條件是讓商標登上全美知名的汽車改裝雜誌,而他也真的做到了。

要用經營車隊組織、幫公司轉型的經驗來協助國民黨再生

一般人可能覺得,年輕人玩車不外乎把妹、耍帥好玩,但陳孝威說,他即使在玩車的過程中,也要學習到有用的人生經驗,包括學習並教會其他人如何行銷拉贊助,寫履歷、企劃、參加展覽、帶領新人等。陳孝威的車登上了包括《Super Street》、《Import Tuner》等全美著名的汽車雜誌,在他23歲交棒時,他是車隊的Vice President,成員從20幾人成長到180人,組成份子包含工程師、律師、醫師等,成為橫跨全美35州的知名車隊。

陳孝威的車隊後來玩到還將車子出借給電影《玩命關頭》(Fast & Furious)第一集拍攝,他回憶當時拍攝了一整個暑假的報酬是6.5萬美元,還整天看著Vin Diesel、Paul Walker這些大明星拍戲,片場裡還有吃不完BBQ,對一個大學生來說,是非常難得的經驗。

經過15年的美國生活,現在講話仍帶有ABC腔調的陳孝威,明顯受到美國文化深刻的影響。比較敏感的是,陳孝威也擁有美國公民身分,而他也在決定參選後確定將要放棄,以單純中華民國籍參與黨內初選,還引來美國在台協會的關注,特地約他聊天問他原因為何。

陳孝威說,民進黨政府無力執政,卻以意識形態內耗台灣的競爭力,國民黨應該是一個有能力和民進黨抗衡的政黨,但是這個政黨根本已經老朽腐化,即將瓦解。他還記得繳完黨費後看到死氣沉沉的區黨部,舉辦的青年活動竟然九成參與者都是老人,他警覺到國民黨的組織已經完全瓦解,於是他憑著熱血決定自己來,因為其實辦活動,搞組織都是他早就在美國玩過的。

有政治經驗的陳孝威辦過青年創業、領導營,後來與立委李彥秀、江啟臣辦國會研習營,也請到郝龍斌、詹啟賢參與活動。後來他進一步成立「台灣90%青年協會」,找來了5、60個年輕人陪著他參選黨代表,利用下班時間在33天內拜訪了1200戶黨員,在沒有派系、大老的支持下選上了中正區的黨代表。

因為信仰確定參選,將主動放棄美國籍

選完黨代表後,這次國民黨會在2018給新人青年參選者相對優待的條件,區黨部的主管,身邊的同黨朋友開始勸進他參選議員。在決定參選前,陳孝威說自己還看到立委賴士葆在立法院外絕食,當時他心想「我真的要去搞這個嗎?」他覺得自己幹嘛要出來被酸民照三餐酸,讓人把自己祖宗18代都挖出來罵,所以他決定不要。

陳孝威說,他的參選是光憑自己的存款與力量,沒有父母的支持,所以他本來很猶豫。但巧合的是,基督徒的他在禱告尋求答案之後的隔天,在健身房裡聽YouTube的EDM音樂集,突然跳出了聖經詩篇第23篇:「我雖然走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邪惡」,才讓他確定了參選的決心。

在美國市場中前端中工作的陳孝威說,很不習慣台灣人代工的產業模式。「I want turkey」陳孝威說,他要就要吃整隻火雞,不要只能分到人家的屑。陳孝威說,自己的哲學是做就要做到最好,他希望幫助自己參加的組織成長、強大,即便在他離開交棒時,也還會繼續茁壯,他對現在的國民黨也是抱著這樣的期待。

陳孝威說,他會一點一點地告訴中正萬華的選民他的理念,也會提出好的政策主張,他看不下去國民黨現在軟趴趴的樣子,他相信即便失敗,也至少要嘗試過,「You go down fighting」,不能「go down and give up」,所以他就決定Let's do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