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和知識的傲慢與偏見 民粹狂飃時代的歪風

國際

美國川普總統喜好在推特上發表高論,大放厥詞,向他的選民訴求。(圖片來源/ Donald J. Trump twitter)

(讀者投書-作者為美國華府最高法院登錄執業。本文不代表《信媒體》立場)

美國川普總統喜好在推特上發表高論, 上星期六早上,又大放厥詞, 向他的選民訴求,白宮的兩個高級官員因為涉嫌「家暴」而去職,是違反「正當法律程序」。這個舉動,除了對已經被「通俄門」搞得烏煙瘴氣的「西廂」(總統及其幕僚辦公室)又添了一筆壞帳和引來輿論的撻伐以外,真正被破壞的是法律在制度裡原來維護人權的意義。

斷章取義,似是而非 的「正當法律程序」

川普寫下:「人民的生活正在被只是單方的指控破壞和摧毀。這些指控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有些是舊的,有些是新的。對於那些被單方錯誤指控的人來說,(一旦去職)就沒有任何補救-甚至生活和事業都没了。在美國,『正當法律程序』是否已經消失了?」

川普的意思是,他的高級幕僚們一旦涉及家暴,在没有法律公開審判前,立即因為輿論的圍剿而去職,是不公平的。但他的推文裡面,完全沒有提到「家暴」的受害者,則引起輿論的不滿。

法律成為政治的奴婢

源出美國憲法第5及第14修正案的「正當法律程序」,目的在保護人民不受聯邦或州政府,未經過正當法律程序而不當剝奪生命、自由或財產權。涉嫌家暴或性侵的政府高級官員,因為新聞報導的輿論壓力而立即辭職的案,在台灣和美國比比皆是。

而川普甘冒天下之大不韙,直接以「正當法律程序」概念,挑戰鼓勵受害者勇敢說出個人經歷,對抗性騷擾或性侵犯,而當選美國《時代雜誌》2017年度風雲人物的MeToo運動,為的只是鞏固他的民粹主義基礎進而凝聚政治權力。

移花接木,張冠李戴的「利益衝突標準」

更離譜的是,在台灣大學校長當選人的正當性鬧得沸沸揚揚之際,也有高級份子引用「美國大學教授協會」所頒佈的標準,來攻擊中研院長做為遴選委員而來投票選舉,具中研院士資格的台大校長候選人的不當。她的說法如下:

「最近台大校長選舉中,因多位中研院院士的參與及中研院廖俊智院長之間可能產生的利益衝突等問題,而引起社會關注。然而原來自美國加州大學的廖院長認為,身兼台大校長遴選委員,與其前後任中研院副院長參選這次台大校長選舉,並無利益衝突問題,因此不考量辭去遴選委員。」

只是根據「美國大學教授協會」指出,利益衝突包含狹義的利益衝突和職務衝突(又稱義務衝突)。前者多涉及私人財務利益等方面,後者主指時間和精力的衝突。」(https://udn.com/news/story/11321/2834693

學術與商業的分際

事實上,這個「美國大學教授協會」所頒佈的標準,是用來衡量美國大學專任教師兼職活動之利益衝突管理規範,這一點,國家實驗研究院的兩篇論文,有引述利益衝突標準的來源,可以作為參考(https://portal.stpi.narl.org.tw/index/article/10287)(https://portal.stpi.narl.org.tw/index/article/10313)。

也就是說,應用這個標準來評價的對象,應該是校長候選人(即,管中閔和其他中研院士), 而不是做為遴選委員的中研院長。但在所有具院士資格的候選人, 也只有管中閔是台大的專任教授, 並兼任富邦的獨董。

根據該文作者的定義,有沒有利益衝突的判定標準,是根據主觀的認知上「只要(存在)有被影響的可能性存在,就存在著利益衝突的風險」,而候選人就不適格或當選人應不適任。
如果依此標準,就台大校長的遴選案的結論,當選人更不應該就任。作者硬是「移花接木、張冠李戴」,把應該避免利益衝突的台大校長候選人(原台大專任教授)變成了遴選委員(中研院長),不禁讓人懷疑其真正目的何在?

民粹的糖衣,民主的毒藥

權力的傲慢和知識的偏見,一再誤導民眾的盲從,也破壞了民主政治、法律制度的基石。美國的川普總統,為了將就他的政治目的,濫用連白宮的法律顧問都不敢茍同,以政治宣傳的民粹手法作為工具,來麻醉他的死忠選民。台灣的高級知識份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