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芬蘭實驗看全民基本收入的好處與限制

社會議題

芬蘭或許有機會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實施全民基本收入制度的國家。(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近年來,隨著財富分配不均與貧窮人口居高不下的問題日益惡化,一種名為「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UBI)的理論正獲得越來越多的討論與重視,包括北歐國家芬蘭也從去年開始針對這項制度進行了初步實驗,而從過去這一年的試行結果來看,雖然多數人都認同此種無條件收入可以幫助改善自己的生活,但距離成為一項能夠全面實施的政策,恐怕還是有一段長遠的路要走。

降低實驗參與者的生活壓力

根據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的報導,雖然在芬蘭進行的這項為期2年的劃時代實驗,目前只經過了差不多一半的時間,但實際上已有證據顯示這筆額外的收入的確有助於降低實驗參與者的心理與生活壓力,像是現年35歲的Sini Marttinen,便是其中一個明顯的例子。

在沒有參加這項實驗以前,Marttinen必須小心翼翼計算她的工作收入,因為只要超過每個月300歐元(約10800元新台幣),她的收入就必須要被課稅,並且也不再能夠領取每個月500歐元的失業救濟津貼,這使得她必須花上很多時間研究出可以讓她盡可能獲得最多錢的最佳策略。

不過當去年年初芬蘭政府在全國範圍內隨機挑選出2000名失業民眾參加這項UBI實驗,而Marttinen剛好也被選為其中一員之後,按照她自己的說法,這「就像是中了樂透一樣」,因為從此她不用再為以上的問題煩惱,不管她平常工作賺了多少錢,政府一樣都會給她每個月560歐元的無條件基本收入。

「這實在是太完美了,因為我已經有了基本收入,我從此便可以開展屬於我自己的事業。」Marttinen表示。

有能力承擔創業的風險

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Juha Jarvinen的身上,這位現年39歲,擁有6個小孩的父親長年以來一直有著自行創業的念頭,但卻因為政府的一項限制額外收入的規定而無法隨心所欲行事,如今政府給予他的這筆基本收入終於讓他有能力去承擔創業的風險。

Jarvinen指出,UBI帶給他最大的改變是他的心態,因為在這之前就業辦公室的官員總是告訴他應該要怎麼做,而UBI則是幫助他重新拿回自己人生的控制權;他表示:「現在我擁有了自由,我不再需要感到沮喪。」

儘管類似Marttinen與Jarvinen這樣的例子並不在少數,但外界也有越來越多聲音質疑這項實驗本身的設計,以及是否真的能夠為UBI的實際運作提供有效的例證。芬蘭工會組織SAK的首席經濟學家Ilkka Kaukoranta認為,一旦將取得政府補貼必須要有的先決條件拿掉(例如必須要證明自己有在求職才能領取失業津貼),將有可能會破壞整個社會福利制度,導致其他項目的支出遭到刪減。

根據Kaukoranta的估計,由於目前正在進行的這項實驗並沒有搭配修改稅制的配套措施,不論受試者實際上的工作收入有多高,他們領取到的每月560歐元基本收入都不會遭到課稅,因此這將會使得芬蘭政府多增加5%的預算赤字。

不能廣泛適用於一般的失業群眾

對此感到認同的是現年47歲的Mika Ruusunen,他原本是一位麵包師傅,不過在完成轉職訓練課程後已經變成一名資訊工程師,他剛好在獲得新工作之前的幾天被選中參加UBI實驗,因此他很幸運地可以在平常的正職薪水外,每個月又多增加560歐元的收入;Ruusunen認為,對於那些想要創業的人們來說,無條件基本收入應該算是一項最適合的作法,但恐怕並不能廣泛適用於一般的失業群眾。

在芬蘭首相辦公室內部深入參與這項實驗計畫的資深專家Markus Kanerva坦承,這項實驗其實並不是在實際測試一種有可能在芬蘭實施的具體模型,未來也仍有很長的一段路途要走,但至少這讓他們距離UBI的實現又更靠近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