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春晚的「同喜圖樂」看中國的國際觀

兩岸國際

今年中國央視春晚的小品節目「同喜同樂」,被批評是「國家級種族歧視」,更是「國家級自我膨脹」。(圖片來源/ CCTV春晚Youtube)

2018年中國中央電視台的「春節聯歡晚會」,有一個小品節目「同喜同樂」,主旨在歌頌中非友誼,特別是中非合作修建鐵路。該小品由來自肯亞、烏干達等非洲國家的演員與大陸演員鄭愷、婁乃鳴、大兵等共同演出,還包括一群來自肯亞蒙內鐵路的非洲女乘務員在該節目中亮相。

該小品的橋段是一名非洲女演員向大陸培訓人員講述她想去中國留學,卻被母親催著相親嫁人的煩惱,他說「我媽說了,當上了蒙內鐵路的乘務員,身分不同了,美的不行了,嫁個高富帥,這輩子贏了!」「我不想這麼早結婚。我要去中國留學,我要跟中國人一樣:擼起袖子加油幹,讓世界人民都點讚!」。

而中國女演員婁乃鳴則是把全身皮膚塗黑,把臀部墊大,扮演急於嫁女的非洲大媽,她歷數中國人對她的恩情,「年輕的時候是中國援非的醫療隊救了媽媽的命。現在中國的孩子們來到非洲,為我們修鐵路,還把我的小喀瑞培養的這麼出色。我愛中國人,我愛中國!」。另一方面,則是讓一個非洲人扮演猴子。

該節目在中國網上被批評「種族主義」

節目播出後,有人批評這個節目是「國家級種族歧視」,更是「國家級自我膨脹」。

這個節目首先要表現的是中國很強大,非洲很落後。中國基本上已應回到漢唐盛世,不但有錢,而且施惠於第三世界國家,過去是提供醫療援助,現在是幫忙蓋鐵路,未來更將成為全世界的救世主,如此看來萬邦來朝已經成為事實。

其次這個節目是要凸顯非洲人非常喜歡中國,羨慕中國,想到中國留學,更想嫁給中國人,甚至進一步的歸化成為中國人。這也是告訴中國人,你們是生活在人間的天堂,非洲是地獄,可別不知足了,還想搞什麼民主、人權與法治。

另一方面,這也凸顯了製作單位的國際觀,但卻與事實有頗大差異,因為許多非洲國家對於中國近年的資源掠奪與資金投入,開始感到憂慮,甚至有所排斥。

中國人民看完之後做何感想?

有中國網民評論說:「把中國演員塗黑,架個假屁股演黑人,還有比這更歧視的事?」;「春晚讓中國人塗黑演非洲人,喊我愛中國,暗示附屬國地位。」「回到了1940年代好萊塢請白人演亞洲人的年代......,開歷史倒車啊!」。更有人批評中共此一宣傳手法太「笨拙」,此一小品「令人噁心」,是「灑狗血」。

但這大多數是在東南沿海的「小資階級」或「中產階級」。基本上中共央視「春晚」的受眾群,是針對偏遠地區的民眾,或是社會的中下階級。所以雖然有相當的中國人提出負評,台灣人看了直搖頭,但中共不在乎,因為訴求的對象本來就是不是這些人。這個節目是為了「維穩」,穩定固有的「基本盤」。

但是當這種民族主義式的節目大行其道,讓中國人更加自以為是與目中無人,當過去的自卑感轉化爲自傲感,則中國觀光客在海外動輒霸機的蠻橫抗議,高唱義勇軍進行曲,大演「戰狼二」續集的情節就會不斷上演。但這對中國的國際形象不但無法加分,反而是失分。

另一方面,當「寧左勿右」成為主流,習近平對外就沒有軟弱的空間,否則將遭致批判。但這種「義和團」式的思維,也可能綁架理性的決策,造成嚴重的誤判。

「水可載舟,亦可覆舟」,中共透過民族主義與愛國主義的春晚節目來鞏固人心,卻也必須嚴防可能帶來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