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江南案》陳啟禮送上三個「禮包」 「兩汪」卻鬧不和

書摘

《破局》作者親自訪談汪希苓,揭秘台灣歷史震撼國際的江南命案真相。汪希苓(左)為當時情報局局長,汪敬熙(右)為國安局局長,兩人政治鬥爭導致江南命案爆發。(圖片來源/百度百科)

1984年9月14日,陳啟禮夫婦與帥嶽峰一行三人從桃園機場出發,飛往美國洛杉磯。此時劉宜良正在大陸訪問,直到9月24日才返回舊金山。

在台北情報局,汪希苓指示陳虎門將整個「制裁行動計劃」,親自面交國安局長汪敬熙與國家安全會議(以下簡稱國安會)祕書長汪道淵。所以,從頭到尾,情報局的頂頭上司國安局與國安會都是知情的,只是汪希苓實現了他的承諾:如果出事,由他一肩承擔所有責任,絕不往上發展。

陳虎門也親自証實了汪希苓的敘述:「我親手將執行「制裁行動」的完整計劃書,當面交給汪敬煦局長與汪道淵祕書長。至於他們有沒有再向上呈報給蔣經國總統,我們不知道。不過,我們該做的都做了,絕對不是瞞著上面,自做主張的魯莽行動。」

至此,關於「江南命案」的真相已經愈發清晰。情報局是遵照「大陸工作座談」的決議,要運用幫派分子從事情報工作。因而吸收了竹聯幫分子陳啟禮與帥嶽峰,前往美國執行「制裁」劉宜良的任務。並在執行「制裁」任務之前,也依規定呈報國安局長汪敬煦與國安祕書長汪道淵。所以,台灣情治界的首長都在事前知情,也沒有表示任何反對的意見。結果在陳啟禮等人順利完成「制裁」任務,返回台灣後,1984年10月22日上午,汪希苓更親自前往國安局,向汪敬煦局長報告「制裁」劉宜良的行動已順利完成,而且陳啟禮等人也都平安回到台灣。

向上級呈報「制裁計畫」

汪希苓還記得汪敬煦在聽完了他的報告後,還應了一聲:「喔,回來啦!」臉上看不出有什麼異樣表情。汪希苓對他的長官沒有絲毫戒心或疑心,反而認為汪敬熙應該為情報局有這樣的行動能力,解決了各單位長久以來的心腹大患而感到欣慰。

其實,當陳啟禮一行抵達美國以後,一直沒有展開行動。每天陳虎門都會與陳啟禮以約定好的暗號通電話,知道他們還在準備之中,在美停留的時間已經超過一個月。陳虎門還記得「制裁」完成的當天早上,他向汪希苓報告,陳啟禮那裏還沒有消息。汪希苓感覺是不是他們遇到些困難,所以一直沒有動手。接著就告訴陳虎門:「如果有困難,就不要勉強,叫他們回來好了。」

陳虎門回到辦公室正準備與陳啟禮通電話,轉達汪希苓的意思,要他們放棄任務返台。

「我正要打電話給陳啟禮,桌上的電話鈴聲響了,傳來陳啟禮的聲音:買賣已成,送上三個禮包。」

陳虎門感慨的說,要是汪先生早一天交代,也許就不會有「江南命案」了。

原來陳啟禮一行到了美國後,為了慎重起見,一方面在尋找適合的竹聯幫在美國的分子參與行動,一方面在做各種準備工作。加上同行的帥嶽峰臨時因家中有事,在9月22日就先行返台。幸好另外一位竹聯幫分子吳敦於9月20日赴美與陳啟禮會合,又召喚了洛杉磯竹聯幫忠堂堂主董桂森參加。如此人員與裝備都齊全後,選定1984年美國西部時間10月15日早上8點半,將劉宜良槍殺於自家住宅一樓的車庫中。一共開了三槍(送了三個禮包),確定斃命後,再盡速脫離現場。

只是汪希苓沒有想到,不過21天後,汪敬熙竟然瞞著情報局,發起了「一清專案」,目標就是要先逮捕陳啟禮之後,才可以在全台各地逮捕其他的幫派分子。

祕密發動「一清專案」,立即通知美國聯邦調查局

1984年11月12日,國安局刻意瞞著情報局,將執行「制裁」劉宜良任務勝利歸來,還以為為國家建了大功的陳啟禮逮捕。

據當年負責執行「一清專案」的台北市警察局長顏世錫的回憶:「一清專案執行時,我確實奉令,一定要先把陳啟禮逮捕之後,再開始逮捕其他對象。」(請參閱《忠與過》第二八九頁)

而更不可思議的是,國安局在確實逮捕了陳啟禮之後,立即通知美國聯邦調查局東京辦事處,告訴美方:「我們已捕獲了槍殺劉宜良的凶手陳啟禮。」

這樣整個「江南命案」就此曝光,台灣的最高情治首長親自向美方揭發情報局涉案的事實,汪希苓、胡儀敏、陳虎門三位敢於執行「制裁」劉宜良計劃的台灣優秀情報人員,於1985年1月13日被停職,隨即收押,接受調查。從此被迫離開了情報工作的崗位,暫時失去了自由,被自己的情報長官與同僚出賣、拘捕、關押、審問、接受軍法審判、最後坐牢,對視榮譽為自己第一生命的他們而言,真是情何以堪!

內容來源:《破局:揭祕!蔣經國晚年權力佈局改變的內幕》時報出版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