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小說作者分享寫作經驗 高中女生最關心的卻是這話題

青年議題

《最好別想起》作者溫蒂.沃克(左)受邀來台與台灣高中生分享寫作的心路歷程,會後中山女高學生大排長龍等待簽名。(攝影/賴怡君)

《最好別想起》作者溫蒂.沃克(Wendy Walker)來台與台灣高中生分享寫作經驗。陰雨綿綿的寒假,中山女高第一會議室卻坐滿人潮,可見這本新書的魅力無窮,不過最為人期待的便是這位外貌姣好、學經歷驚人的女作家溫蒂.沃克的故事了。

曾在華爾街工作、擔任律師的她,擁有一份人人稱羨的工作,最後卻選擇一頭栽入寫作的世界,並且初啼試聲便一鳴驚人,第一本小說《最好別想起》便獲得華納兄弟買下電影翻拍版權,被譽為繼《控制》、《列車上的女孩》之後最受矚目的懸疑女作家,不禁讓中山女高學生一提問時就先問道:作者是如何找到人生方向?

找回被強暴時的記憶

《最好別想起》是一本探討犯罪心理的小說。故事開頭直接大膽地描述一位17歲少女在森林被強暴的情節,過程鉅細彌遺,在閱讀前得先吸一口氣,接著故事劇情展開,為了愛女的人生,少女的父母決定讓她接受最新也頗具爭議的藥物治療方法——靠藥物讓創傷記憶消失。然而傷痛的記憶消失了,但身體的記憶仍環繞不去。透過第三人稱一名精神科醫師的視角敘說,揭開少女家庭不為人知的秘密,而當兇手真相大白的那一刻,讓人萬萬不敢相信。

寫出這樣一本探討犯罪心理、精神醫療元素的故事,需要什麼工具箱?作者溫蒂.沃克熱情地分享她的故事,從高中時代說起。「在高中這個年紀,我只想過唸經濟、閱讀對從事未來職業有幫助的書,根本不太看小說。」沃克坦白地說出自己的寫作人生其實也走了一大圈子。

花了十七年完成一本暢銷書

大學畢業後,認真唸書的她順利地到華爾街銀行工作,工作後發現法律常識在這領域裡非常重要,所以又再回到校園,唸法律學校,接著才到大型律師事務所工作,從事與人權、家庭相關的官司領域,在這幾年的工作經驗累積之下,沃克說自己看到、聽到很多當事人的故事,這些工作經驗都成為她日後的故事靈感來源。

沃克生下孩子之後,決定辭掉工作當全職母親,但她沒讓自己閒著,決定利用時間進行寫作計畫,斷斷續續寫了7年,沃克發現自己寫得都是錯的,「那時我已經36歲了,我寫的東西連我自己看了都覺得無聊。」沃克說道,於是為了學習正確的小說寫作技巧,又花了2年時間重寫,找專家、經紀人來幫忙指導,而且閱讀了很多書,給自己一個夢想:寫出一本會暢銷的書。

「學習寫作技巧,認識自己之後,會發現任何你曾做過的事都有價值的,並且找到專業人士帶領你進去另一個專業。」沃克如此形容自己的寫作決心:遇到現在的經紀人Wendy Sherman,剛好那時候《控訴》大賣,這類型小說開始流行,原本沃克想寫的是關於女性的動作片,但經紀人建議她應該往心理學這方向寫作。

「我過去的律師工作經驗具備非常多心理學知識,所以我就寫了《最好別想起》。」沃克說道,雖然實際寫作時間大約十週,但她也花了整整十七年寫別的作品、當一回律師、生了三個小孩,累積了足夠的焦慮,才能完成這本書。

如何找到人生方向?

沃克細心地說完自己的寫作故事之後,最後開放中山女高等學生提問,沒想到第一個問題便問道:「如何找到人生方向?」現代有許多學生並不知道未來要往何處去,單調的唸書生活反而唸出迷茫的滋味,對此沃克說了一番非常動人的話:「人生總是有另一條路,不需要只選一個職業,知道你的資源在哪裡很重要,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很重要,永遠記得要學習。你看到別人光鮮亮麗的一面,但其實這些人都是非常努力才有今天,他們也有自己的煩惱,差別就是他們不會自怨自艾,而是選擇克服許多困難。

作者簡介    

溫蒂‧沃克(Wendy Walker)


  律師,現為專職作家。她目前住在康乃狄克州與三個兒子一同生活,並且著手書寫下一本驚悚小說。。

最好別想起》作者溫蒂.沃克受邀來台與台灣高中生分享寫作的心路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