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微體赴美國發行ADR 生技股掀出走骨牌效應?

產業脈動

台微體在美發行ADR案若順利完成,將成為亞洲首家在台灣、美國兩地資本市場雙掛牌公司,總經理葉志鴻說明,此舉對公司重要意義在於就近開拓美國市場。(攝影/呂俊儀)

「對我們來說是開一條路」,台微體農曆春節期間正式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申請發行ADR(美國存託憑證),23日法說會上,總經理葉志鴻對於掛牌時間、定價沒有特別說明,僅概括解釋要視市場狀況與投資人反應,但年初以來,生技業轉向台灣以外的市場籌資話題開始發燒,讓好不容易因行政院前院長林全轉戰老牌製藥大廠東洋所帶動的產業關注度,再次浮現新變數。

台微體將成亞洲首家台美雙邊掛牌生技公司

台灣企業赴美發行ADR過去大多是科技業,如台積電、聯電、日月光、矽品、友達、中華電等,尚未有生技公司;若台微體(TLC)ADR正式在NASDAQ上市交易,將會是全亞洲第一家在台灣和美國兩邊都掛牌的生技公司。

台微體2月17日正式向SEC遞件申請,葉志鴻指出,一般送件後兩周為緘默期,而後將進行為期數個星期的說明會,並進入認購,但因美國與台灣法令規範不同,上市時間還需要以市況、投資人反應來評估,無法明確知道上市時程及價格。但投資業界評估,以過往業者發行ADR經驗,最快第一季底,最慢第二季應可完成。

其實,台微體過去並未放棄過在美上市想法,2年前曾規劃在美國發行第一類 ADR,但在台灣欠缺發行經驗,相關計畫因此做罷。而這次台微體申請發行第三類ADR,籌資型新股,也是台灣科技業發行的主要類別,因該類在美國法規而言最嚴謹,具有指標性意義。

股價偏低、拓展美國市場是赴美發ADR主因

台微體是國內指標型的特色藥公司,以微脂體包覆技術改造利基藥品,專注在疼痛控制、眼疾及癌症藥物研發。台灣生技業因過去負面消息打壓,不單投資人,就連法令、主管機關都已經扭曲投資市場本意。葉志鴻私下開玩笑,現在自我介紹都僅說是做藥,言下之意,「新藥」兩字還是被市場冠上負面評價。

外界解讀台微體「去美國上市是因股價太低,很委屈,這是其中一個原因」,葉志鴻坦言,對公司更重要的意義,是因所有臨床法規及第一戰局都在美國,全球最大學名藥廠TEVA也在美國掛牌,掛牌可以先在市場打品牌,這樣銷售才能快速建立。

尤其以台微體主打的疼痛藥題材,葉志鴻舉例,「對照組公司」,同樣以類固醇這類止痛劑治療關節炎的美國同業Flexion Therapeutics(FLXN),其產品去年底上市,藥效約3個月,但這家公司只有單一藥品,目前市值達10億美元,台微體產品止痛效果可能長達3到6個月,市值僅2億美元。他也預告,公司明年將有4項產品進入樞紐性臨床試驗,也不排除在美建立銷售團隊,預計2020年起啟動商業布局。

生技業出走一樁樁不利產業發展

台微體有望成為亞洲第一家在美國及台灣雙掛牌的生技公司,但葉志鴻強調,台灣若加快調整符合現今產業狀態的法令、做法,還是很有潛力。不過據了解,台微體打算發行ADR後,一度有券商建議直接自台灣下市,近來更有不少生技同業「投石問路」到美國上市流程,但他認為,若公司未來商品化市場是以美國為主,當然可考慮赴美掛牌,或台美兩邊掛牌,但若市場以亞洲為主就不需要。

其實,去年已有不少原本有意來台掛牌的生醫公司,因台生醫股表現低迷,打消將台灣列為掛牌的第一選擇的想法,甚至部分登錄興櫃生醫公司,也規劃到香港、美國上市,如去年第四季就有3家生技公司離開台灣資本市場,包括健永、喜康預期將轉往美國籌資,規劃到NASDAQ掛牌,除台微體,從新加坡來台掛牌的新藥公司亞獅康,也規劃在美發行ADR,種種跡象,對於政府發展生醫產業,台灣資本市場想要多元性發展,並非好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