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副總裁如何脫穎而出?大家都低估了央行新總裁楊金龍

央行總裁

楊金龍26日正式升任央行總裁,這位在央行服務近30年、長期隱身在「彭神」旁的副手,終於熬出頭。(攝影/黃威彬)

當彭淮南將印信交給施俊吉,再由施俊吉交給楊金龍,禮儀人員匆匆上台,迅速地接過印信,要將印信收起來時,卻被司儀給叫住,原來是還沒有拍照呢。這一幕逗得台下哈哈大笑,但也反映出大家對總裁交接儀式的不熟悉,因為這一隔就是20年以上。

2月26日,睽違將近24年,中央銀行的大禮堂內終於再度舉行新、舊任總裁交接典禮,副總裁楊金龍正式升任央行總裁,這位在央行服務近30年、長期隱身在「彭神」旁的副手,終於熬出頭。

長達30年的央行經歷,楊金龍終於熬出頭

典禮上,表情總是嚴肅、認真的楊金龍,臉部肌肉明顯放鬆了下來;平常習慣抿成一條線的嘴角,也以不讓太多人發現的弧度,微微地向上揚起。

市場太多人解讀,楊金龍升任總裁是一個「不得不」的安全選擇,原因是彭淮南20年來沒有培養接班人。但事實上,楊金龍做事努力認真的態度,不只彭淮南喜歡,甚至歷任央行總裁,以及其他帶過他的長官也都相當賞識,因此說楊金龍是被刻意栽培起來的,一點也不為過。

許多人誤以為楊金龍出身農家,其實他的家庭背景算是軍公教家庭,兩位兄長之後也都擔任地方公職人員,當初父親楊天臨到恆春任職國小老師之後,舉家從屏東縣新園鄉的烏龍村遷移到恆春定居後,接著他才出生,學習的路程幾乎都待在屏東,直到大學考上政大銀行系後,才前往台北。

1980年,楊金龍從政大國際貿易研究所畢業,高考及格後,考上由時任台灣省政府財政廳長徐立德新創立的基層金融研究中心,也就是現在的金融研訓院前身,一年之後,徐立德升任財政部長,楊金龍也跟著到財政部的金融小組,並在這段期間考取公費留學,成為第一批公費留英的學生。

能力好、態度認真,彭淮南和陳木在搶著要人

回國之後,他進入央行經濟研究處,但很少人知道這中間其實還有段「搶人」的小插曲。原來1989年楊金龍取得經濟學博士歸國,時任財政部金融司司長的陳木在也想拉攏他,但是財政部薪水不高怕楊不來,還特別幫他設計了一套流程,計畫讓他先進公股銀行,再「借調」回財政部,如此一來薪資就能高出許多。

不過,當楊金龍仍猶豫不決時,有人把他推薦給當時為央行經研處處長的彭淮南。只是彭淮南與楊金龍的淵源更早,原來楊金龍研究所所寫的論文跟匯率有關,口試時彭淮南就擔任他的口試委員,彭淮南當時就對這位年輕人印象非常深刻。「因為當時不管彭問楊金龍什麼問題,他總能對答入流,因此一知道楊金龍正在找工作,彭淮南二話不說就把他引薦給時任央行總裁謝森中。」一位知情人士回憶說。

彭淮南(左)是楊金龍(右)的恩師也是伯樂。(攝影/黃威彬)

楊金龍順利進入央行後,果然也不負所望,深受謝森中重用,更因為留學英國的背景,在央行籌設倫敦辦事處的時候,被派去英國開疆闢土,成為第一任央行倫敦辦事處主任。

到了1997年,前總統李登輝有意要把台灣建設為亞太營運中心,央行授命推動亞太營運小組,在時任總裁許遠東授意之下,將楊金龍調升為業務局擔任副局長。彭淮南接任總裁後,又把他升為局長,任內推動不少新制,如讓民眾減少拿到「芭樂票」風險的票信管理新制,以及降低金融業清算風險的即時總額清算系統(RTGS)等,都是他的佳作。

認真、單純、不愛交際,是楊金龍脫穎而出的關鍵

然而,央行裡的武林高手何其多,楊金龍為什麼能順遂地從基層一路往上升遷,他到底有什麼過人之處?

「他就是很認真、很單純,常常說把工作做好就好,」不少熟識楊金龍的人都這麼形容他,進央行後就是埋頭做事,像外界都知道彭淮南一年365天幾乎天天上班,其實楊金龍也常常在假日上班,再加上他的人際關係單純,不喜歡交際應酬,個性、行事作風都和簡約的彭淮南十分雷同。

彭淮南對楊金龍的栽培也相當明顯,一位金融界人士就說,5年前彭淮南第三屆總裁任期將屆滿時,就透露出想退休讓楊金龍接任的念頭,然而當時一位國民黨重量級財委會立委認為楊金龍的社會知名度還不夠,勸彭老再等等。這件事情雖然就這樣暫緩了下來,但從此之後也能常常見到楊金龍代替彭淮南出席公開場合的身影。

剛柔並濟,各界期待楊金龍主導下的央行更有彈性

要說用功的楊金龍唯一的缺點,恐怕就是個性太過耿直、又有些急性子,是俗話所說的「一根腸子通到底」,他在工作上、做學問時同樣也是一路追到底,對於不明白的事總是想盡辦法搞清楚,導致於跟不上他腳步的人,對他就有些許微詞。

然而,楊金龍個性硬歸硬,與彭淮南相比,還是多了些藝術和感性的那一面,私底下的楊金龍喜歡花草樹木、昆蟲鳥類,在路上常常會與友人分享眼前所見是什麼花、什麼植物,還有人說他只要聽見鳥叫聲,就可以知道那是什麼鳥。

既然並非全然的理性,金融業者也期待楊金龍就任總裁後能更有彈性,從楊金龍近期多次對金融科技的談話,甚至26日在交接典禮上的致詞也指出,之後會嘗試導入區塊鏈、大數據、人工智慧,以及監理科技等新科技,足以預見未來央行有更開放的可能性。

過去媒體曾經給他「無聲的副總裁」稱號,但無聲是因為他默默地專注於自己的工作,無聲也是給予當家的尊重。楊金龍並沒有高潮起伏的人生故事,形象也是低調、再低調,但就是因為這番單純和簡約,才是他得以接下總裁大位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