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項有關勞工的公投案都卡卡 原來戰神黃國昌最近都在忙這件事

勞動議題

黃國昌所提的兩項公投都受阻,中選會26日連續召開兩場聽證會供專家學者討論。(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庫)

戰神黃國昌最近在忙什麼?除了準備開議外,由他所領銜的兩項公投現也面臨困境。1月16日時代力量前往中選會交付「制定《最低工資法》」以及「勞基法複決,送回立院重新審議」兩項提案,當時黨主席黃國昌表示,時代力量一個下午就收到上千份的連署書,顯見民意所向。不過,26日中選會連續召開兩場聽證會,釐清黃國昌所提的2項公投案主文中的爭點。

對於兩項公投主題,在制定《最低工資法》的部分,中選會認為「可能涉及《公投法》第2條第4項—政府『薪俸』及『預算』2項不得提案的類別」、「無法了解提案內容之真意」兩大爭點;而《勞基法》的部分,中選會則以「公投主文涉及立法原則之創制」,不符《公投法》規範。對此,黃國昌回應,願修改主文以符合「一案一事項」的原則,並要求中選會不要再拖時間。

勞動部長紛紛去職,《最低工資法》呢?

「現在是公審會復辟嗎?勞工要的只是能維持家庭最低生活,如此卑微的要求有這麼難嗎?」《最低工資法》是總統蔡英文在六大勞動政見中的其中之一,不過時至今日,卻遲遲不見各部會有動作。黃國昌也指出,從蔡政府上任、民進黨完全執政的情況下,立院一次都沒有排審《最低工資法》的相關草案。

而日前也有報導指出,行政官員表示,由於《最低工資法》會將最低生活所需等等社經指標入法、相對複雜,因此草案上半年應該來不及送到行政院,預估勞動部可能要接近年底才會將草案送到行政院院會討論。

黃國昌表示,在2016年時代力量便已提出《最低工資法》草案,當時計算出最低工資至少要達到26K,自己也在多次質詢時詢問勞動部何時要提出草案,但勞動部的回應一直是「研議中」。如今兩位勞動部長郭芳煜、林美珠都已去職,《最低工資法》仍然沒有下文。

事實上,在時代力量打算訴諸公投時,便曾呼籲行政單位盡速推出草案版本,即可省去公投,但卻未得到回應。而此次黃國昌所提出的公投卻因「可能涉及政府預算案」等2項理由召開聽證會,黃國昌直批根本是「拖時間」。對中選會的理由,台大國發所副教授辛炳隆認為政府部門的約定薪資多數高於基本工資,即便訂定《最低工資法》,能夠影響政府預算的部份應相當有限。

最低工資和基本工資不同

不過,辛炳隆也指出,時代力量主文中提及「《最低工資法》所保障的最低工資應滿足勞工及其受扶養親屬的基本生活所需」,辛炳隆認為,每個家庭對基本生活的要求不盡相同,如何定義「基本生活所需」才是重點。

對於一般市井小民而言,恐怕不太了解已經有了基本工資的規範,在野黨團為何執著於《最低工資法》?事實上,基本工資和最低工資的概念有所不同,台灣現所採用的基本工資是依據經濟成長率、物價、勞動生產力等指標,凡上層經濟有所成長,勞工才能分配到經濟果實的「涓滴理論」;至於最低工資則保障勞工工資必須維持自己與2位沒有經濟能力之親人的必要生活。

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指出,目前世界超過100個國家都已將最低工資法制化,目前僅台灣在原地踏步,與國際潮流脫軌。

砍一例一休影響調查?勞動部:絕無此事

除了《最低工資法》以外,黃國昌所提的複決《勞基法》、重回立院審議也被中選會認為不是一案一事項、可能有問題。對此,黃國昌回應願意刪除「由立法院重新討論審議」的文句。

而在這場公聽會上,黃國昌提及這次《勞基法》修法引發社會大反彈的一大原因指向勞動部遲遲未提出修法的評估報告。對此,同時是勞動部法規會成員的文化大學法律系教授邱駿彥爆料,一例一休上路對社會影響大,勞動部曾研擬進行調查,但最後卻因擔心「結果不受勞動部控制」,於是以不符標準為由,砍掉原定的兩組招標人馬。

對此,勞動部也緊急澄清邱所言不符事實,表明勞動部從未干預學術研究案、也不曾指示停止此委託研究案,廢標是因為投標廠商所提的問卷品質不符合採購設定的品質要求。

無論黃國昌所提的兩項公投案是否能順利成案,《勞基法》新制將在3月1日上路,除時代力量外,社民黨以及一些民間團體也紛紛提出退回《勞基法》的公投案,屆時是否能再擋下重擬?還有待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