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代「學歷」與「經歷」 哪個比較重要?

書摘

人生不是只有從書中獲得新知,在青少年時期聆聽自己內心真正的聲音、出去一闖非常重要。(圖片來源/flickr)

一次、兩次、三次,阿瑟拚命透過網路查看銀行帳戶裡的餘額,想知道他在「減速」的第一筆薪水轉帳進來了沒。今天已經是他開始上班後的第三個星期五了,他從來不曾工作了這麼長的時間還沒有拿到任何薪水,不過他也知道,這筆他有生以來最豐厚的薪資,值得等待。他估計,今天之內他的帳戶餘額就會增加一筆五千元的進帳!不過,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呢?

他的右手手指已經因為不停點擊滑鼠而沒有知覺了。阿瑟開始胡思亂想,不知道他的健康保險包不包括腕隧道症候群的治療呢?就在他又一次登入帳號、再一次失望前,一個極大的聲音打斷了他。

「你到底是哪裡有問題啊?」一位身材嬌小的女士大吼。她有著深色頭髮,一身上流社會的打扮,臉上滿是憤怒表情。「你—到—底—哪—裡—有—問—題?」

「我的手有點痛⋯⋯」阿瑟說。不過他馬上就後悔自己亂開玩笑,因為在他站起身的同時,就發現自己的鼻子前面揮舞著一隻拳頭。「不好意思,有什麼我可以效勞的嗎?」

「這都是我老公想出來的餿主意。他說你和那個什麼棉花糖理論可以讓我兒子恢復理智。結果你竟然叫他不要去哈佛,還叫他把吉他的音調好,要他離家出走,跑去好萊塢!」

「學歷」重要還是「經歷」?

「呃,嗨⋯⋯斯洛太太?」阿瑟試探的問。一直等到對方點頭後,他才繼續說話,並且希望這些話能保住自己的飯碗:「也許布萊恩誤解我的意思了,我絕對沒有叫他不要去哈佛,更沒有叫他離家出走去好萊塢。我只是給了他一些方法,讓他釐清自己的長程目標,並且針對這個目標做出聰明且堅定的決定。」

「他唯一需要做的聰明決定就是接受哈佛的入學邀請,而且他還得快一點,不然人家就會把他的位置給別人了。」斯洛太太這麼說。「但是他非但沒有這樣做,反而把時間都花在籌畫他的加州之行,他說這都是你教他的。我要你好好的跟他把道理講清楚,不然,你就給我閉上你的嘴。就這樣,懂了嗎?」

阿瑟唯一懂的是他惹上麻煩了,激怒老闆的另一半比激怒老闆危險得多。他可以說些什麼發自內心的話來讓斯洛太太滿意呢?阿瑟深深吸了一口氣,伸手指著對面的牆。「斯洛太太,布萊恩和我的所有談話內容,以及我給他的建議,全都來自這面牆上所寫的東西。」

「什麼牆?寫了什麼東西?」斯洛太太嘲弄的說:「這看起來活像你拆了一本勵志書來當壁紙似的。」

「布萊恩的評語也是這樣,不過他用了其他方式表達。」阿瑟說。「但是在我跟他說明了延遲享樂的好處之後,他真的對『六步驟棉花糖計畫』非常感興趣,所以把內容抄了下來帶回家,也答應會在我們下次見面時,跟我討論這些問題的答案。我們並沒有談到這個計畫的細節,不過如果妳願意,我可以跟妳從頭到尾講一遍,或許這樣會讓妳了解—」

「了解什麼?我什麼都不需要了解。布萊恩得去哈佛念書。就這樣。」

「或許這樣會讓妳了解,」阿瑟重複了一遍,「為什麼妳想要布萊恩去哈佛大學這件事,對妳來說是這麼重要。」阿瑟深呼吸了一口氣後問道:「為什麼這件事對妳來說這麼重要呢?」

「為什麼?因為我希望給布萊恩最好的。我要他成功、快樂,每個母親都希望小孩這樣。去哈佛可以讓他成功。」

「如果妳真的這樣想,那麼請看一下第一個問題:妳需要做些什麼改變?斯洛太太,妳需要改變些什麼來達到讓布萊恩在哈佛大學既成功又快樂這個目標呢?」

「改變?我幹麼要改變?是我兒子要去念哈佛,不是我。」斯洛太太說。

「如果哈佛大學是布萊恩自己想要去念的,我們現在就不會在這兒討論這件事了。」阿瑟反擊:「哈佛是妳的理想,而且妳沒辦法逼他去實現,因為這樣妳就會吃掉自己的棉花糖了。妳需要改變策略。」阿瑟其實很想多加一句「或是改變妳對哈佛的想法」,不過,他還沒準備好跟老闆的太太這樣直來直往,尤其是在他還沒拿到第一筆薪水之前。

「就算逼他去念又有什麼不對?這都是為了他好。」

「這樣講也有道理。說不定這會變成布萊恩的『磚塊』!」阿瑟說。

「磚塊?」

「上星期我和布萊恩談完後,我就找時間研究了一下在音樂產業的名人,希望列出一張名單讓他驚豔,其實有很多搖滾明星都是從常春藤名校或其他有名的大學畢業的,例如我的母校邁阿密大學。我還在列這份名單,不過在過程中我讀到一則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的故事,我想布萊恩應該會喜歡。」

堆起一座牆:沒有什麼事做不到

「你說的是那個威爾.史密斯嗎?那個演員,那個演《全民情聖》的傢伙?」斯洛太太問。

「是的,他是得過葛萊美獎的饒舌歌手,同時還因為《叱吒風雲》和《當幸福來敲門》這兩部電影獲得奧斯卡金像獎和金球獎提名,而且他主演的電影都有一定的票房保證。」

「他也是哈佛畢業的嗎?」斯洛太太問道,她的臉上第一次露出期待的表情。

「不是,他拿到麻省理工學院的入學許可,但沒去念。不過—」

「所以他連大學都沒念囉?」斯洛太太嗤之以鼻。「那我幹麼要聽他的故事?」

布萊恩遺傳了父親的身高,但是他的深色頭髮,以及陰沉的想法,絕對是他母親的翻版。如果跟他們母子倆關在同一間房裡,我一定會抓狂。阿瑟在開口前這麼想著。

「因為威爾.史密斯是個非常成功的人,而且,不論在哪一方面,他都很快樂—

「這正是你希望給布萊恩的。」阿瑟說:「而且那個磚牆的故事正好說明了棉花糖成功理論的第六個步驟:不屈不撓,堅持到底。」

「好吧,那你說吧。」斯洛太太說。

「威爾.史密斯的父親在費城是做冰塊生意的。有一天,他把自己儲冰室的一面牆拆掉,然後叫威爾和他弟弟兩個人重新把牆砌回去。那面牆高四.二公尺、寬十五.二公尺。當威爾親眼看到這個工程時—他叫它『阿費長城』—根本不相信自己這輩子有辦法完成。史密斯兄弟兩個人花了半年多時間,終於把這面牆給砌好了。你猜他們的父親說了什麼?」阿瑟問斯洛太太。

「做得好?」

「他說:『從今以後,不要跟我說有什麼事是你們做不到的。』威爾從中學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他在《首映》雜誌裡是這麼說的:『我父親等了六個月,就只是為了要說那一句話,而我真的懂了。如果你能什麼都不做,只是不斷的砌磚頭,那就不會有什麼事是你無法克服的。你懂嗎?你一次砌一塊磚,最後就會出現一面牆,你想阻止也阻止不了。所以我一點也不害怕砌牆,我只要讓自己專心在磚塊上就好,牆會自己跑出來的。』」

「喔,就是這樣沒錯。」斯洛太太帶著勝利的笑容說:「我要逼我兒子去念哈佛。有一天,他一定會在雜誌上感謝我的,就像威爾.史密斯一樣。」

「那不是故事的重點,重點是妳要全心相信,並且朝妳的夢想努力,而不是把自己的期望加在別人身上。我真的希望—」

話還沒說完,斯洛太太已經急驚風似的離開了阿瑟的辦公室。她已經得到這次對談中她想要的東西了,儘管那不是她真的需要的。 好了,現在她會把那塊威爾.史密斯棉花糖硬塞到布萊恩的嘴裡去,布萊恩會怪我教他母親想盡辦法來控制他,然後等到這些操控都失敗後—絕對會失敗的!—她也會把這筆帳算在我頭上。

打腫臉充胖子

阿瑟長嘆了一口氣,把注意力轉移到電腦上,重新整理了網路銀行的頁面。他非常確定如果現在能看到一筆優渥的薪水入帳,一定會讓他的心情好轉一些。他鍵入自己的密碼,按下確定鍵,然後終於看到「減速」轉進來的錢。他從帳號裡登出,馬上三步併兩步的跑向電梯,急著想去會計室問清楚,但又聽到辦公室裡的電話響起,只好又折回來。

「喂,阿瑟,」一個熟悉的聲音說道:「我們在『下課時間』等你,要幫你慶祝拿到第一筆薪水。記得,你要請客喔!」

「我正要出發。」阿瑟這麼說。雖然,事實上他根本就忘了這個慶祝會,還有他要請客這件事,不過他無意承認自己的疏忽(或者應該說得更嚴重一些:錯誤?)所以,他又打腫臉充胖子的讓自己犯下另一個代價高昂的錯誤:「先幫大家點一些前菜,還有,請餐廳裡的所有人喝一杯,告訴他們這是邁阿密大學今年最成功的畢業生請的客。如果我二十分鐘之內還沒有到,就再請大家喝第二杯!」

三十一分鐘後,阿瑟把車開進了「下課時間」的停車場,這家餐廳是他念大學時最喜歡的休閒場所。他繞了兩圈才找到一個在垃圾子母車旁的偏遠位置。阿瑟一邊走一邊計算這裡總共有幾輛車,等走到餐廳入口時,他忍不住呻吟。

如果他對於今天餐廳客人數的粗略估算是正確的話,那些請客的龍舌蘭酒、墨西哥捲餅,已經花光他的第一筆薪水了。等到今天這場「慶祝會」結束時,他那尚未入袋的第二筆薪水還會剩下多少呢?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剩下太多錢可以存下來。阿瑟覺得自己已經完全沒胃口了。

內容來源:《萬一吃了棉花糖【全新增訂版】》方智出版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