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台灣的花媽?還是民進黨的花媽?

政治人物

小英總統旁邊都是她的朋友,從智庫以來一直帶著的朋友遍布內閣,可是民調每況愈下。(圖片來源/陳菊 (花媽) 市長@FB)

有些事看起來是大事,其實是小事。相對的,有些事看起來是小事,其實是大事。有些事不大不小,可有可無,卻吵得不可開交,每天電視上名嘴開講的大部分屬於這一類。君不見吵了多少年了,沒有解決的事一樣沒有解決;好像有解決的,卻已經殺敵三千、自損七千,傷筋錯骨,以後會好也不會完全。

在這樣的情況,兩個政治人物的出場,顯得特別有意思:花媽要入府擔任總統府秘書長,蘇煥智前台南市長要脫黨選台北市長。這兩則新聞特別有趣在於,如果他們兩位的位置對換一下,蘇煥智擔任總統府秘書長,花媽選台北市長,是不是比較是把對的人放在對的位置?可是世間事常常如此,我愛的他不愛我,我不愛的他卻愛我。

蘇煥智退黨是大事還是小事?

一本寫林肯的傳記是這樣說林肯的,入主白宮後,他延攬才華洋溢的競爭對手入閣,他解釋道:「我們需要黨內最有能力的人出任閣員,這幾位就是最強而有力的人選,所以我沒有權利阻止他們為國家服務。」蘇煥智的能力與才華是普遍受到肯定的,可是今天他卻要「退黨」,這樣的事是大事還是小事?

也是美國總統的例子,美國前總統杜魯門送給新上任的甘迺迪總統一句話:「一旦當選,就要停止競選。」這句名言,也被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列入「總統六守則」之一(包括林肯格言:「總統在政府機構內不能有朋友」),用意不是要得到政權的人不在乎自己的競選口號跟承諾,而是必須務實理解,執政者不該浪費時間追求不切實的目標。

我們都知道花媽有如小英總統的「導師」,但是如果讓導師當秘書長,這樣的事是大事還是小事?

2018勝選重要?還是執政順利重要?

接替國民黨的新政府執政兩年了,小英總統旁邊都是她的朋友,從智庫以來一直帶著的朋友遍布內閣,可是民調每況愈下,這是大事還是小事?

馬上就要來的2018期中選舉,這樣的事一定是大事,所以小英希望花媽來穩住選舉大局。可是民進黨再選勝比較重要?還是小英政府這四年執政順利成功比較重要?執政成功是要靠花媽?還是要靠行政院長賴清德?特別的是,賴清德又是花媽最喜歡的年輕政治家,而總統必須超然、協調五院之間,如果花媽真的來當總統府秘書長,輔佐小英處理國政,獨厚行政院,這齣戲是要怎樣唱?

可是這樣的事也許被當成小事來看,對老百姓來說,阿不就你們幾位換來換去,關我什麼事呢?這樣大事就出來了,當老百姓不想管政治,政治就無法往好的方向走,因為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要大家一起參與,政治才會愈來愈好。

兩位高人氣藍綠總統都無法帶領台灣脫困中國

台灣這近20年來,讓我們最鬱卒的事是什麼呢?就是人民投票選出了兩位超高人氣的藍綠總統,還各連任一次,16年過去了,卻還無法帶領台灣走出被中國壓抑的困境。為什麼呢?

也許這兩位總統都不是像林肯這樣的國家領導人,是台灣人比較笨嗎?應該沒有人願意承認這一點,可是我們必須好好想一想的是:我們這個「總統制」是否出問題了?不是有選舉就是民主國家。我們目前的狀態比較像「四年的獨裁民主」,因為沒有check and balance,選上之後的第一天就是拼下一次選舉的開始,需要花媽來擔任總統府秘書長應該也是這樣的思維吧!否則8800億的前瞻計畫不會以選舉綁樁的做法在進行著。再讀一次前幾天蘇煥智的脫黨競選宣言吧,他是一位值得人尊敬的「悲劇英雄」。

台灣最大問題:沒有政治領導人

劉世芳的退選也是另一個讓人尊敬的風範,否則高雄也會像台南一樣殺得很難看。新潮流不是不會選舉戰鬥的派系,然而這一場輸的戰役將不只讓花媽受傷,也會讓新潮流以後的發展受到其他日愈壯大派系的挑戰。是不是這樣讓花媽慌了,而必須藉秘書長的位置來穩住傾頹的新潮流?這樣的事是大事還是小事?

台灣過去20年的民主政治,除了沒有一個完整民主體制的政府運作外,最大的問題是:沒有一位可以讓台灣感到偉大的政治領導人。花媽或有可能成為這樣的角色,要不要擔任總統府秘書長應該從這角度來思考,而不是從黨務與選舉來想,妳是台灣的花媽,還是民進黨的花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