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富雄槓上央行官員:貶值救經濟導致台灣走向平庸

央行

前立委沈富雄7日出席一場論壇時,與台下央行官員論戰了起來。(攝影/黃威彬)

3個月前,央行前總裁彭淮南在最後一次主持理監事會議會後記者會上,逐一向過去曾批評他的學者、前立委和企業家反擊,而新任總裁楊金龍就任剛滿10天,曾被點名的央行前副總裁許嘉棟、前立委沈富雄,已經等不及「測試」這位新總裁的胸襟有多大,或為自己平反、或提建言。

許嘉棟也為自己平反:央行已經做了太多事了

東吳大學企管財經講堂7日舉行座談會,主題是台灣還有沒有辦法靠匯率來拯救經濟,東吳大學法商講座教授陳冲笑說,座談會曾邀請前總裁彭淮南,他可能不太方便所以婉拒,「不過今天邀請來的卡司,談這個主題,我是非常滿意的!」

外界都知道,許嘉棟和彭淮南過去數度槓上,雙方難分難解,他更被視為是「最敢批評央行政策」的檯面人物之一。但現任東吳大學講座教授的許嘉棟一上台就先澄清說,外界一再把他與央行對立的印象連結在一起,但其實自己過去也說了許多贊同央行,甚至為央行抱屈的論點。

原來今日他的主題「央行獨木難撐大廈,央行在協助經濟成長上已做得『夠』多了」,就是在為央行打抱不平。許嘉棟統計,從2000年到2017年的18年期間,台灣的經濟成長率(GDP)平均是3.66%,其中民間消費貢獻1.4%、民間投資0.14%、公共支出0.19%,合計國內需求約貢獻1.72%,換言之,台灣的經濟一大半是靠貢獻1.93%的淨出口所帶出來的。

故意升值也沒用,政府應擴大公共支出

這代表兩個意思,許嘉棟表示,淨出口佔GDP比例太高,未來很難再進一步提高淨出口帶動經濟成長的空間,他觀察,未來匯率由市場主導的力量將上升,主要看的就是短期資金的進出,以及美元的升貶。

但反過來說,是不是要「故意」升值來促使產業升級,許嘉棟並不認同,他說這叫做震盪療法,產業恐怕也受不了,應該透過其他更有效的方法。

再從另外一個面向來談,他表示,台灣的債務存量占GDP大約34%,與國外相比其實沒有很高,況且台灣並沒有外債,債務都是欠國人的,所以政府舉債來擴大公共支出,一點問題都沒有,至於民間投資更是低得令人擔憂,而這也是央行過去一再倡議的,但是遺憾的是,講了很久並沒有看到太大效果。

「央行已經做太多事了,我要說的是,其他部會應該要多加油,」許嘉棟下了這個結論。

沈富雄槓上央行官員,雙方唇槍舌戰

至於大砲性格的前立委沈富雄,就沒有這麼客氣了,常常在臉書為文批評央行政策的他,以一貫助貶新台幣誤國的論調砲轟,他拿出主要國家的總經走勢圖指出,除去產油國家及一些小國之外,台灣是全球唯一走勢偏離常軌的國家,20年下來,人均名目GDP無法大幅提升,「台灣正通往平庸之路,匯率政策誤台25年。」

不過,坐在台下的經研處副處長蔡炯民當場反駁央行有「阻升助貶」的作法,更指出沈富雄對經濟指標的解讀有誤,引發沈富雄嗆聲,「IMF公布這兩種算法,但你難道沒有權力把它拿來做其他解釋嗎?」「在台灣買東西很便宜,大家應該珍惜這個小確幸,這個是馬前總統的看法,也是彭總裁的看法,如果全國人都同意這種看法,台灣沒救了!」

雙方唇槍舌劍一番,互不相讓,最後在一位校友出面打圓場後,才匆匆結束這場辯論,各界關注台灣經貿發展的前景,戰起來恐怕幾天幾夜都無法結束,但能肯定的是,面對大環境變動所帶來的新挑戰,台灣確實需要有更多的討論和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