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北京軟硬兼施 台大教授張清溪:台灣需要更了解中國共產黨

人物

台大經濟系教授張清溪早前研究台灣國民黨黨國問題,近年轉往潛心研究中國經濟,發現真正更嚴重的黨國資本主義在中國。(攝影/黃威彬)

「中國崩潰論」和「中國崛起論」三十年來一直爭論不休,究竟是誰預測對了?乍看之下中國現在充滿華麗的高樓大廈、傲人的經濟數據,然而中國內部也出現許多問題。貧富差距擴大、社會事件層出不窮、人權、言論自由的壓迫等,用何清漣女士的新書《中國:潰而不崩》描述,過去十幾年來中國確實是「潰而不崩」。

台大經濟系教授張清溪認為用「潰」字描述很恰當,「我覺得未來中國沒有那麼幸運,因為不論從政治、經濟,還是社會面來看都充滿問題,如果哪一天崩掉的話,不意外。」他說。

那麼還需要多久呢?崩潰的那天需要一個契機。「我覺得就是會出現在它沒辦法預料的地方。」他舉2003年SARS事件為例,在中國爆發的SARS病毒感染,由於中國政府的拖延與隱瞞,演變變成全球性危機。當時人人聞之色變,沒人敢前去中國旅遊或投資,「如果再拖個半年,可能就會出事。」他說,一旦外國投資金流斷掉,弊病百出的中共,最後會撐不起國家的運作。

張清溪表示,真正的黨國資本主義其實是在中國。(攝影/黃威彬)

中國內部如果紛擾,台灣就要小心

「時間一拉長,毛病一定會出來。」張清溪鐵定地說,「我覺得研究中國經濟最大的問題就是:為什麼它還沒崩潰?」縱使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中國發揮了穩定全球經濟的力量,但後遺症也出來了。

中國投入一堆公共建設來消化全球金流,結果各地都有一座座鬼城、銀行壞帳一堆,他說就算中國崩潰的話,其他國家也無可奈何,「因為它已經巨大到別人也無法阻止它倒掉。」最近中國對台釋出31項優惠,想透過其雄厚的經濟實力,拉攏台灣現在低薪族群、學生等去中國就業生產。語言相仿、文化相近,去中國工作相較其他國家來得容易生存,但在國際上,中共卻又持續打壓台灣本身的生存空間,軟硬兼施,欲使得台灣陷入困局。

對此張清溪說:「如果沒有特殊情況,併吞台灣對它可能沒有太大幫助,因為一個香港已經讓中國很傷腦筋了。當中國內部出現危機的時候,才可能會用台灣來轉移國內人民的注意力。」也就是說,太平盛世的中國不太可能對台動武,反而是充滿紛擾、即將崩潰之際,中國更可能選在那時候解決台灣問題。

無法阻止台商西進,但可以警示

「我覺得禁足商人去中國,是不可能的事。政府能做的就是讓人民多了解中國共產黨,分析給人民聽。」對於兩岸問題,張清溪如是說。

台灣以此情勢來看,應該是全世界最了解中國、中共的國家,然而雖然台灣一直都有很多中國研究與分析,但張清溪認為還不夠,「尤其是針對台商對中國的認識,幫助不多,政府要帶頭要給資訊。」商人自古以來就是一個靈活變通的職業,其實台灣商人也能發展出自己在中國的一套生存法則,只是這些潛規則可能都得靠商人各自摸索。

那麼年輕一代越來越多人西進想闖蕩一片天呢?「你無法限制,但是你可以提醒,因為這是他們的自由。」政府能做的就是盡量呈現在中共、中國工作的優缺點,可是政府本身也得有些防備。「例如政府單位若要聘用公職單位人員,可以不承認拿中國學歷的人啊。」張清溪簡單舉了一個可能的例子,他提到像美國政府就都很注重這種細節,台灣政府也應該對中共動作做出應對政策。

面對中國長期對台灣軟硬兼施的政策,一方面在政治上壓迫、另一方面卻又在經濟上給予甜頭,尤其是未來台灣可能會有越來越多人才前去經商、唸書,台灣該如何面對?張清溪這幾年來將研究重心轉往中國政治、經濟制度問題,他認為,面對這樣的鄰居,台灣應該要更了解中國共產黨。

國民黨的瓦解

張清溪表示,在2000年之前是他從來不看中國經濟的。

2000年,台灣經歷第一次政黨輪替,國民黨下台,換民進黨上台。「我那時候都在研究黨國資本主義,也因為這樣認識很多政治人士,包括蔡英文、謝長廷等,那時候就覺得這主題很重要。」張清溪說。當年了解構國民黨「黨國資本主義」,當時他與陳師孟(現任監委)、施俊吉(現任行政院副院長)、林忠正、朱敬一(現任駐WTO大使)和劉錦添(總統蔡英文姊夫)合著的《解構黨國資本主義》一書。

當年這幾位都是澄社的成員,希望為台灣政治體制發出「第三種聲音」,於是第一本研究國民黨黨國制度的書誕生了。

《解構黨國資本主義》是張清溪教授當年與澄社成員的一同出版的結晶,探討國民黨在公、私官僚體系的運作方式。(攝影/黃威彬)

「那時候就覺得沒有未來啊,國民黨錢太多了,推不倒。」張清溪說道。

有一次,他碰到謝長廷,謝就跟他說:「盡量做(研究),盡到責任就好。」原來就算2000年成功政黨輪替,但陳水扁上任之後也沒辦法真正推動改革,因為民進黨在立法院沒有過半數。「國民黨訂定了很多規則,保證原住民、離島都是它的人,總之就是看不到未來。」張清溪說起當年民進黨執政的困難,與現在全面執政不同。

「不過做到陳水扁上任之後,就覺得說好像告一段落,有沒有希望也跟我沒關係了。」他解釋道。

雖然民進黨當時還有許多阻礙,但國民黨確實也已衰弱。首先,黨營事業自從陳水扁總統上任後就結束了。

為何黨營事業會衰落?張清溪解釋,國營事業多少還要跟著政治法律規律走,但「黨營」事業背後如果沒有特權支撐就不能賺錢。「黨營事業就是酬庸制度在背後運作,所以國民黨下台之後,沒有特許,黨營事業就幾乎結束了」張清溪解釋第一個他轉移焦點的理由;另一個他覺得也告一段落的事情就是黨產問題,「黨產也已經變成律師跟會計師的事,因為社會大眾都已經知道這件事了。」所以他認為台灣當時國民黨威權問題可以放一邊,就在那時候就他剛好接觸到中國經濟。

中國海外民權人士何清漣女士的第一本書《中國的陷阱》,這是張清溪接觸中國經濟問題的第一本書。當時他看的是由香港明鏡出版社做的第一版,後來由台灣義美總經理高志明的「Taiwan News」出版第二版,序言就是張清溪教授寫的。「所以何清漣教授算是我的入門老師。」他說。

更甚國民黨的叫共產黨

張清溪表示,自己接觸之後,發現中國經濟非常重要,甚至會對全世界產生很大影響力,這樣一個如巨人般,舉足輕重都會影響世界的國家就在台灣隔壁,而且有很台商前去經商、活動,所以一定要研究、了解,對台灣未來一定有影響。

「發現真正的黨國資本主義就在中國落實。」之前研究台灣國民黨的問題,現在更套用在中國共產黨身上,而且變本加厲。

「台灣是『黨』『國』資本主義,中國大陸是『黨國』資本主義。」教授解釋,台灣「黨」和「國」是分開的,中國則結合「黨」和「國」,甚至「黨」凌駕在「國」之上。

張清溪表示,在中國,全部都是黨國事業,中國有鄉長,就有鄉委書記、市長就有市委書記、總理就有總書記,兩套人,黨的代表又比國的官員權力更大。兩蔣跟中國比較根本是小巫見大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