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老鼠成窩-北農休市暴露的官僚成災

社會議題

這次北農休市暴露的官僚互推責任,讓人有種老鼠成窩。圖中為台北市副市長陳景峻(右)、市場處處長許玄謀(左),於日前針對北市府開市因應措施所召開的記者會。(攝影/黃威彬)

好人會館位在凱達格蘭大道前,仁愛路與杭州南口,這個世人所稱蛋黃中的蛋黃之地,經常塞進會館信箱裡的房地產廣告,不論買或賣一間公寓都是四千萬元起跳。

這裡是台灣政治的中心,附近聚集許多餐館,好人會館在這裡住了八年,經常和老鼠一起相處。有一次甚至在門口親眼目睹母老鼠帶著一隊小老鼠過巷子,真的排成一列,我近年老花眼嚴重,還以為看到一條會動的粗繩子。除了受了驚嚇也有了會心的惱笑。

信箱裡常塞滿動輒千萬的房地產廣告

但是老鼠漸漸張狂,我們買了黏鼠板,幾乎兩天便能黏到一隻老鼠。

放黏鼠板是純敏的事,將黏著老鼠連同板子一起裝進垃圾桶這種噁心的事,則是我和舒燕的事。

這是來好人會館的志工、好友、成就諸多好事的好人看不到的事。

鄰近的舊旅館開始動工拆除,好人會館又忙著救災,辦公室晚上活動漸少。老鼠終於重新證明這裡他才是常住,我們只是過客。

赴花蓮救災,好人會館的老鼠反客為主

即便好人會館因為漏水已經關閉二三樓水源、瓦斯爐也因為故障無法開火不再煮食。缺乏吃食的老鼠們連鋁箔包裝素食咖哩包都咬食舔盡。伯朗奶茶包、咖啡包、茶葉包都遭啃食。早上起來會看到地板上有掉落的木屑,驚覺天花板也開始被啃。

放夏衣的櫃子成了老鼠窩。這幾日經常在花蓮停駐救災,書桌抽屜不只雜物被啃,甚至出現老鼠大便。現在老鼠大便竟然出現在書桌上、會議桌上,沒有吃食的地方。

好人會館真成了老鼠之家?

為了救災回到故鄉花蓮,驚覺鼠輩並非只是乘虛而入。

我該抗鼠呢!還是離開,像我當初離開故鄉一樣。

北農官僚成災、花蓮災後奢華舉動令人驚駭

花蓮年後鋪設了好幾條新馬路、全新造型的路燈,災後看到這些奢華的舉動,跟看到裝著許多珍愛物品的抽屜裡看到老鼠大便一樣驚駭。

長年架設的大型演場會的燈光音響架與舞台則已經像是掉落的天花板、衣櫃的木屑一樣不會激起任何心裡悸動。

這次北農休市暴露的官僚成災,也讓我有老鼠成窩的感觸。

尤其那麼靠近總統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