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雞蛋水餃股到400元高價股 陳泰銘如何讓國巨成功轉骨?

企業追蹤

被動元件大廠國巨睽違7年舉行線上法說會,董事長陳泰銘強調這波市況是產業結構改變,與過去不同,樂觀產業趨勢至少到2019年。(圖片來源/pxhere&百度)

「國巨召開這個法人說明會,最主要的原因過去有非常多的法人,……雖然很熟悉,但想要公司管理階層提供公司未來規劃、或產業接下來的發展等更多訊息讓大家參考」,被動元件大廠國巨暌違7年再次舉行法說會,儘管是線上形式,依舊在產業界與投資圈掀起話題。

雖然主持人引言略顯生澀,但也看出國巨對這次法說會的重視程度,尤其國巨董事長陳泰銘,近年除了名字登上影劇版,在公司營運領域也僅股東會才有機會直接面對投資人,這次法說會親自現「聲」說明,更讓這波被動元件產業轉折顯得不尋常。

這波需求與過去非常不一樣

「各位投資先進大家午安,我是國巨公司陳泰銘」,這是事隔7年後,陳泰銘對投資法人說的第一句話,國巨去年財報以減資後股本計算,每股稅後盈餘18.99元,其中第4季毛利率達43.7%,年成長19個百分點,不但增加幅度比同業高,也完全看不出來是個成熟的次產業,甚至比起IC設計公司一點都不差。

面對法人第一個問題問到財務面的毛利率變化,陳泰銘不疾不徐解釋,雖有漲價效應,但對比同業營收都成長,毛利率提升卻是個位數,國巨卻能大幅增加,最主要原因在於產品組合優化與高階新產能陸續開出。但2018年到2020年的產業趨勢看法?他先細數被動元件產業景氣循環歷史,「各位若記憶猶新的話,過去被動元件歷史上,前面有兩波需求急速拉升,一個是1987、1988年,一個是約2000年的時候,那時候來自於需求端的殺手級產品出現市場,造成需求急速拉升」。

不過話鋒一轉,陳泰銘語中帶著自信,「這次2017年年末,情況與2000年非常不一樣的,最主要是被動元件產業結構改變」,並說明,這次非殺手級產品造成,需求是來自各方面,如手機、汽車、互聯網、IOT、5G、AI、AR 等產品,造成整體需求增加。

「以蘋果為例,一台 iPhone 7使用的被動元件是 420 顆,到了 i8 或是 iX,增加到 600-620 顆」,陳泰銘表達,雖然手機市場銷售僅成長 5-10%,但被動元件用量增加更多,兩者相乘等於有 30-40% 的需求成長。

又如汽車部分,陳泰銘也說,過去是傳統引擎,現在走向油電再到電動車,明後年持續發酵的自駕車,這些都要電子化控制,需求幾乎是傳統引擎汽車5倍,「這都是平常看不到的。」

被動元件樂觀看到2019年

他也分析,過去台灣在標準型產品競爭力比較強,跟日本競爭激烈下,毛利率受到壓抑,但剛好汽車產業需求持續放大,業者都把過去一些毛利不好產能移到汽車、工業規格(包含互聯網等等)需求,陳泰銘也以現今科技融入一般人生活中為例,強調「這樣的趨勢不會停」,如同亞馬遜無人商店也是同樣概念。

這波產業需求來自包括汽車、工規等多領域,產品價格是一般產品的 2-2.5 倍,廠商自然就不會想把產能再轉回來,陳泰銘認為,經過10多年來競爭,業者對擴產比較有規律、秩序,「依我個人看法,應該會持續滿久的,可能不止2018年,甚至樂觀看到2019年。」,這番話更讓法人吃下定心丸。

減資瘦身讓國巨再攀高峰

陳泰銘說,國巨2016年初就看到產業供需出現變化,並重申,去年股東會曾向股東報告,庫存安全存量觀察指標,之前是 90-120 天,去年 B/B 值約在 1.1 上下,而國巨2016年第4季確定這樣的趨勢下,規劃增加 30-40% 的高階產能,共砸超過 120 億元資本支出,超過過去 5 年總和,然而,他更強調,現設備採購交期,更從 6-9 個月,拉長到 14-18 個月。言下之意,也佐證為何產業趨勢能夠樂觀到明年的原因。

國巨在2008年金融海嘯陷入5、6年營運低潮,期間股價一度落到雞蛋水餃股的3、4元慘況,2010年起更停辦公司自辦法說會,2011年陳泰銘與私募基金KKR(Kohlberg Kravis Roberts & Co. L. P.)更一度想讓國巨在台灣的資本市場下市,不過最後下市不成,陳泰銘從2013年開始大舉改造國巨營運體質,不但集團公司數度出手併購,更大幅減資讓股本瘦身,8日風光恢復自辦法說。

陳泰銘有備而來,一一耐心回答外界的提問,並由執行長張綺雯以英文補充說明,且陳泰銘還多次補充強調產業結構改變讓產業大好,法說會後第一個股票交易日,外資相繼調高目標價,也預估國巨今年獲利上看4個資本額,股價表現也很賞臉,雖早盤開低,但盤中隨即翻紅,重新站回400元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