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未可動――成也不是、敗也不是 究竟該怎麼辦?

書摘

職場乏了,才想聽,怎樣溝通才能不累? 兩千多年的莊子智慧,一部超越時空的經典 提供現代人求學、情路、職場,安頓心身的法則。(圖片來源/unsplash)

作者簡介

蔡璧名


  臺大中國文學系博士、臺大中文系副教授。用生活化、平易近人的語言講解意蘊深刻的醫家、到家經典,教學成果屢受學生與校方肯定,曾六度獲選臺大優良教師,更榮獲臺大教學傑出獎。自二○一五年以來所著,包括《正是時候讀莊子》、《穴道導引》、《莊子,從心開始》、《人情:正是時候讀莊子二》等書,上市至今累銷超過二十萬本

葉公子高將使於齊,問於仲尼曰:「王使諸梁也甚重,齊之待使者,蓋將甚敬而不急。匹夫猶未可動也,而況諸侯乎!吾甚慄之。子常語諸梁也曰:『凡事若小若大,寡不道以懽成。事若不成,則必有人道之患;事若成,則必有陰陽之患。若成若不成而後无患者,唯有德者能之。』吾食也,執粗而不臧。爨,无欲清之人。今吾朝受命而夕飲冰,我其內熱與?吾未至乎事之情,而既有陰陽之患矣;事若不成,必有人道之患。是兩也,為人臣者不足以任之,子其有以語我來!」

「葉公子高將使於齊」,「葉」在這裏讀作ㄕㄜˊ,葉公子高在楚國身居大夫之位,本姓沈,名叫諸梁,字子高,因主管葉縣這個地方,所以又稱為葉公子高。葉公子高即將代表楚國出使齊國,出使前他「問於仲尼曰」請教孔子:「王使諸梁也甚重」,君王派給諸梁我的任務實在相當沉重。

怎麼說呢?「齊之待使者,蓋將甚敬而不急。」齊國對待前來的使者,一向是表面上恭敬有禮、招呼非常熱絡,但實際上卻往往輕忽怠慢你提出的請求,甚至完全不理會你希望他們處理的事務。遇到這種狀況,坦白講,「匹夫猶未可動也,而況諸侯乎!」一般老百姓我們尚且很難感化,先別說教化百姓了,有時候都覺得連教化、改變自己也是不容易的,更何況如今的對象是高高在上的王公諸侯。無怪葉公子高表達了他接下出使任務的心情:「吾甚慄之」,我對這個任務感到非常害怕。

他對孔子說:「子常語諸梁也曰」,您過去常常告誡我們,「凡事若小若大,寡不道以懽成」,事情不論小大,很少有不合乎道理最後居然還能成功、還能歡喜收場的。而事情如果辦不成的話會怎麼樣?「事若不成,則必有人道之患」,必然會遭受國君的責罰、人為的禍患。你有這樣的經驗嗎?從小到大可曾因為學校成績、各方面表現不好,而遭到扣除零用錢或付出更慘痛的代價?開始工作以後,只要表現得不好、事情沒辦成,最嚴重的情況下主管是可以炒你魷魚的,「事若不成,則必有人道之患」,這個道理很容易可以了解。

人生成功之時,必會有難?

但更慘的是,「事若成,則必有陰陽之患」,即使事情都辦成了、書卷獎拿到了、父母覺得你是全家最孝順的孩子、主管也給你加薪升職了,可是為什麼還說:「則必有陰陽之患」?「陰陽之患」就是身體的陰陽失調導致疾病。

我在臺大中文系曾經一個學期開三門課,其中一門是三百人選修的通識課,需要許多教學助理協助小組體驗課,所以每個週日都需要幫教學助理做課前培訓,就在那一年我病倒了。我問醫生:一個惡性腫瘤從零到直徑九公分,究竟需要多長的時間?醫生給的答案非常駭人:只要九個月。這就叫「陰陽之患」。

不只是我,根據統計:全世界的名校,不管是美國的哈佛、日本的東大、新加坡的新加坡大學,越是名校,學生罹患憂鬱症、精神失常的比例越高。你覺得待遇越好、越紅火的工作,要承擔的壓力也越大,心理與生理失調罹病的機率就越高。聽到這,我想大家應該可以馬上理解為什麼「事若成,則必有陰陽之患」。所以,如果你是學生,拿到書卷獎的那天,就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體了,不要讓「陰陽之患」找上你;而成績造福全班、為全班墊底的同學,領到成績單前就要好好設想,會不會因此招來「人道之患」?

你一定會問:「老師,這成也不是,敗也不是,人生無比艱難,究竟該怎麼辦呢?」「若成若不成而後无患者,唯有德者能之」,誰不想不管事業、成績是好是壞,都能夠在任何處境下免於憂患呢?莊子說只有身懷德性的人才能辦到。身懷德性的人具備什麼本事?他必須能「不以好惡內傷其身」(《莊子.德充符》)、「喜怒哀樂,不入於胸次」(《莊子.田子方》),面對再艱難的環境都能夠維持自己的心靈於平和的狀態。這是不容易的,只有透過日常生活中持續地實踐練習才能辦到。你聽到這想:算了,我天生不是這塊料。但有誰天生是這塊料呢?我的助理玩《魔獸世界》、玩Candy Crush、玩《暗黑破壞神》,哪款不是天天打著打著,就從七級、八級一直到七、八十級或日益嫻熟?心靈修鍊的過程也不例外,莊子教我們致力的就像是一場化育心靈的遊戲,只是不是在虛擬的世界,而是在真實的世界中。你不斷地淬鍊自己的心靈,一旦達到這樣的境界,就可以不怕面對生命中任何事情的成功跟失敗了。

生活越簡單,心靈就富足而強壯

接下來,葉公子高舉了一個例子來描述他的具體經驗。這是個跟古人的生活非常貼近的例子,就是做菜吃飯。從《論語.憲問》可知,子夏門人要上的課程包含灑掃、應對、進退;朱子在《大學章句》序說,人生八歲以後「皆入小學,而教之以灑掃應對進退之節」,入小學要學的是灑掃、應對、進退。簡單講就是做家事。這在整個儒學的生活教育中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葉公子高說:「吾食也,執粗而不臧」,平日我的飲食都是簡單的粗茶淡飯。這個「臧」是美,就飲食而言就是精緻、費工。我比較自己生病前後的做菜原則,以前總以做得最好吃為目標,後來因為覺得應該更健康一點,所以料理方式就改成多蒸、燙、煲,少煎、炒、炸了。

在這情況下我發現家事變得更容易了,做菜過程產生的油煙少了,鍋子也變得好洗了,這就是葉公子高講的慣吃粗茶淡飯不求精緻費工、烹調都很簡單。「爨,无欲清之人」,「爨」念ㄘㄨㄢˊ,因為烹調簡單,煮飯做菜時只要燒一點柴火就夠了,所以爐灶邊沒有人會因為油煙燻人而閃躲,甚至來不及覺得熱,飯就燒好了,連一絲想到旁邊涼快的念頭都不會有。各位到臺南吃過小吃嗎?因為臺南的食物,我以身為府城人為榮。夏天到臺南

吃小吃很精彩,有很多非常知名的小吃店沒有裝冷氣,廚師就吹著電風扇,大火快炒。客人一邊品嚐美食,一邊忍受著爐火旁的炎熱,這是比較節能環保的,空氣也比較流通,可是為了享受美食,整個廚房就常得熱烘烘的。葉公子高要說的是:我吃得那麼簡單,所以廚房沒什麼油煙。也就是他沒吃什麼高溫烹調、讓人容易上火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