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蘇煥智:如果中央執政夠強 柯文哲會選擇加入民進黨

人物

蘇煥智說,民進黨是會選擇禮讓柯文哲,這是黨中央從整體選局的考量。(攝影/黃威彬)

民進黨前台南縣長蘇煥智日前宣布,要以無黨籍身分參選2018台北市長,這位在2009年卸任縣長後就沒有官職,到2016年民進黨重返執政後,多次內閣改組依然與入閣無緣,他是被「逼上梁山」的好漢嗎?蘇煥智接受《信傳媒》專訪時說,台北是台灣經濟的中心,國家經濟要好,首都的經濟發展最為重要,以下是專訪摘要。

問:據傳2016年蔡英文當選總統後,你曾被徵詢入閣,事情發展是如何?

蘇:當時蔡英文主席有託高雄市長陳菊,來徵詢我的意見,不過有的職位不是我的所長,最後蔡主席應該是有通盤考量,我個人尊重她的用人權,畢竟政府的組成她是負有相當責任,我希望民進黨再次執政後,能做得比以前好,所以蔡主席要用什麼人,去配合她的施政,我都尊重。

蔡總統自己的小圈圈內找人

問:你怎麼看當時新政府的內閣?這次內閣改組你有什麼看法?

蘇:蔡總統的民調始終不高,與內閣團隊有很大關係。從她的用人就反應出她的性格、胸懷,核心只有幾個人,這種模式,基本上就不容易得到民進黨支持者的認同,民調高不起來是正常的。

其實,國家用人應該唯才,不論是啟用一些泛藍的政務官,或是泛綠的政務官,並沒有經過廣徵人才的過程,都是在蔡總統自己的小圈圈內找人,這會有一定的侷限性,而當他們的表現沒有太突出時,人民的滿意度就不高。

這次內閣改組,蔡總統還是在小圈圈內繞來繞去,吳釗燮、陳明通都是她的小圈圈,有人說他們是綠營的人,但是他們與過去台灣民主運動,沒有太強的關聯性,所以有一些泛綠的支持者不是很認同。

問:這次你決定以無黨籍身分參選台北市長,與沒有入閣是否有關?

蘇:我不會因為有沒有入閣而影響自己,很多事情是看有沒有發言的空間、發揮的地方。我看的是國家大局,台灣現在面臨的是一個相對嚴峻的困局,政府應該要融入更多不同意見,比如說邱義仁、林濁水、陳忠信,有沒有好好運用他們。

我主張經濟發展應該是要追求「經濟小政府、愛心大政府」,政府不應干涉太多,要照顧弱勢,這不是藍綠,也不是黨派利益問題。如果是對社會福祉進步有所幫助,是我們應該追求的指標,就可以一起推動。

蘇煥智認為,台北市是資源最豐富的地方,柯文哲在產業及青年低薪都沒有做或者沒做到,其他縣市更困難。(攝影/黃威彬)

柯的產業發展掛零,青年低薪困境沒作為

問:你選擇退出民進黨,是認為黨內初選已無可能了嗎?你認為民進黨會推派自己的候選人嗎?

蘇:就我個人的理解,民進黨是會選擇禮讓柯文哲,這是黨中央從整體選局,也包括其他各縣市選舉情況來評估,認為在台北市禮讓給柯P,對於他有可能外溢的5趴效應,會讓民進黨比較有利。

這個情況,與中央執政1年9個月以來的信賴度不足有關,才造成「柯P現象」,換句話說,如果中央執政夠強,柯文哲會選擇加入民進黨。

問:你怎麼看柯文哲的顏色跟他的施政?

蘇:柯文哲的網路聲量很大,但這要對照來看,他在台灣主權、轉型正義的立場變來變去,因為這對立場比較寬鬆的選民來說,不是很在意。

柯文哲在產業發展是掛零,青年低薪的困境沒有突破,台北市是資源最豐富的地方,他沒有做或者沒做到,其他縣市更困難。他的公有住宅比例不低,但打折;很多案子他沒有處理,像是社子島、松山機場、大巨蛋、文化、古蹟活化等,幾乎乏善可陳。

當選第一要務:搶救少子化問題

問:你怎麼看台北市?如果當選市長,你會優先推動什麼政策?

蘇:台北市是一個人才最多、資源最多、創意最多、也是最進步的城市,它是台灣發展的火車頭。如果把台北的經濟、科技、文化、藝術搞活了,其他地方就會跟著動起來。

首先,我要解決少子化的問題,我的參選就是要加入搶救少子化,保母與居住是關鍵的兩大問題,保母最花錢,居住則是要加速解決,把土地活化,特別是國防部的土地優先解決,目前台北與新北在這方面的推動是牛步化。

其次,我要讓人民的智慧、創意與能力,能夠得到充分的發展,我經常在觀察地方的人文、地理特色及長處,思考怎麼把他們的長處發揚。再者,我要把權力及資源更下放到區、里、社區,推動「區自治」,讓市民可以一起為台北做出貢獻。

另外,我覺得一個城市有河川是很寶貴的資源,但現在淡水河不能坐船,是執政失能,我認為應該要成立淡水河治理管理委員會,恢復淡水河的機能,讓它成為藍色公路,從中上游到下游,到西區翻轉,都是一整個市政革新的概念。

條件得天獨厚,台北動起來台灣經濟就會動起來

問:你提出「首都革命」的概念,涵義有哪些?

蘇:我剛才提到,台北具備各種優勢條件,現在欠缺的就是讓它動起來,怎麼動,就是讓經濟動起來,這樣台灣經濟也會動起來,但有一個前提是,目前中央集權、集錢的威權體制,要徹底解構,重新建立一個「中央與地方對等」的「新伙伴關係」。中央把權力、財稅下放,讓地方政府有權有能。

我認為,應該廢止「中央統收統支」的「中央統籌分配稅款」制度,直接採取德國、中國模式的「分稅制」。把跟經濟發展直接有關的所得稅、營業稅、貨物稅,由中央與地方各分一半,各縣市鄉鎮有分稅的誘因,自然會為了增加稅收而拚經濟。至於較貧窮地區,透過富裕地區及中央,設立固定的區域平衡基金來補助。

問:過去郝龍斌市長時代要在仁愛路空總規劃住商區,卻一直沒有太大進展,柯文哲到目前也沒有突破,你有什麼做法?

蘇:我在當台南縣長時,沒有錢也可以有大建設,我舉奇美博物館來說好了,它可以說是無中生有。奇美董事長許文龍在李登輝總統時代,就希望政府挪一塊地給他蓋博物館,但一直沒結果。

當時我看了陳唐山縣長對台南都會公園的規劃,就找台糖來合作開發計畫,當時的構想是比照區段徵收模式,台糖捐地,縣府給予台糖土地變更為住宅區、商業區的利益,換取捐地。可是遊説台糖的進展非常不順利,幸好最後由當時董事長吳乃仁拍板定案。

於是,台糖捐40公頃,除了作台南都會公園外,再透過公園多目標使用方案的容許使用,提供給奇美以BOT的方式來蓋博物館。這是我上任第一年就處理過去好幾年都動不了的問題。現在台南都會公園每到周末假日人潮湧進,參觀奇美博物館的民眾絡繹不絕,換句話說,我對於土地的開發很有經驗,也是我在3屆立委任內經常處理的議題。

台南縣長任內克服多重困難讓奇美博物館誕生

蘇煥智透過分析台南的案例來看台北,他認為現在台北還有許多需要再經營的地方。(攝影/黃威彬)

問:如果你當選台北市長,你認為台北還有哪些土地需要開發或重新經營?

蘇:社子島。它是被遺忘的一個地方,甚至很多台北人都沒有進去社子島,這讓我想到我在台南縣長任內,在南科園區首創全國第一的「浮動分區」政策。

簡單講,就是原本南科在規劃時,預定了許多特定區,如果照過去模式畫下去,商業區就是商業區,住宅區就是住宅區,工業區就是工業區,因為土地面積很大,周邊發展還未成熟,這種做法風險很大,更不容易吸引廠商設廠與投資,因為機能都不成熟,所以我才提出「浮動分區」構想。

這構想剛開始,連縣府人員都認為不可行,現在營建署長吳欣修當時就在我縣府城鄉處,他就負責這個案子的規劃;最困難的是說服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的學者專家,難度真的非常高,開過很多很多的會議溝通、討論,才讓法令鬆綁。

經過多年的努力,南科的成果已經漸漸呈現出來,像是「樹谷園區」、陽光電城新市鎮,還有聯繫周邊的交通都在我任內打開,這個區域已經成為台南的新經濟文化中心,很難想像規模這麼大的開發案,是由地方政府在短短4、5年內獨力完成。

我印象很深的是,當時驗收時,還有檢調單位特地來查察,他們想說搞這麼大的工程很難沒有漏洞,但是他們最後什麼都沒有查到,如果有查到,我今天就不會在這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