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騷擾法官「花錢了事」 背後恐有官官相護?

政治議題

民進黨團立委余宛如、鍾孔炤、李麗芬、周春米、尤美女和劉世芳(由左至右)今日召開記者會抗議司法價值退步。(攝影/賴怡君)

國外正如火如荼進行的「Metoo運動」吹來亞洲,南韓繼司法體系性騷擾事件開了第一槍之後,如今檢舉風波擴散到演藝影視圈,甚至南韓政治界裡,可望競選下一任總統的候選人安熙正,也因性侵害事件黯然下台。反觀台灣司法卻在38日國際婦女節時,發佈了一份性騷擾案判決結果新聞稿,結果引發軒然大波,讓人擔心台灣司法界恐怕連性平意識都不及格。

性騷擾案件「付錢了事」?

性騷擾事件從2012年就開始了。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前法官陳鴻斌,涉嫌性騷擾其女助理,包括在辦公室內短暫之擁抱、購物時代女助理付帳、買相機送女助理等,甚至親吻其嘴角、不准女助理與其他男性出去,還有阻止女助理出辦公室之舉。雖然女助理再三拒絕,仍無法阻止其性騷擾動作,所以最後決定訴諸法庭。

此事件經法官評鑑委員會決議後移送監察院,再經監察院彈劾並移送司法院,最後判決結果:「陳鴻斌免除法官職務,轉任法官以外之其他職務。」原本以為受害者終於可以脫離這場惡夢,沒想到陳鴻斌提起再審,而結果出乎意料地讓他反轉,讓他成功「付錢了事」。

涉嫌性騷擾的法官減刑處理?

再審是由司法院職務法庭執行,判決書目前仍尚未出來,反倒是新聞稿先行發佈。由審判長林文舟、受命法官陳志祥、陪席法官謝靜慧、郭瑞祥、陳添喜五人組成,其中謝靜慧法官是裡面唯一女性,也是唯一位主張維持原判決的法官,對判決結果感到難過不滿的她,隨後提出辭去職務法庭法官的要求。

相反的,另一位法官陳志祥則表達不同立場。

今日(12)早上他在周玉蔻廣播節目「蔻蔻早餐」談論此事,他的說法與新聞稿相似。原判決認定有八件性騷擾事實,但再審法庭認為其中五件不算,另外三件也只是行為不檢點,包括:陳鴻斌在試圖親吻女助理的時候,經抗議後,立即停止並未繼續;第二件陳鴻斌不過口頭糾纏,並無進一步行為;第三件事實,陳鴻斌也不過扶門不讓女助理出去,繼續糾纏,在女助理大聲制止後,也立即中止其不當之行為。認為這些跟職權上的權力不平等沒關係,且陳法官也馬上停止動作,原判決的處罰太嚴重了。另外陳鴻斌法官因紀錄良好,也已經提出離職,所以不會再回到法院,故最後只要繳交兩百多萬罰緩即可。

周春米:光是想像就覺得很不舒服!

民進黨團立委周春米、劉世芳、余宛如、李麗芬、尤美女和鍾孔炤,今日(12)上午召開記者會表示:「拒絕司法價值退步」,並建議加強法院性別意識教育、修正《法官法》,在職務法庭引進外部委員,提高透明化及多元化的監督能量。

周春米在接受《信傳媒》記者採訪時表示:「這件事很可怕,光是想像就覺得很不舒服。」她說司法院雖然也有性別教育的課程,但不是強制的,要不要修課就看法官自己選擇,所以才會出現這種恐龍法官。周春米提到,很明顯的判決理由中有許多論述,例如「事後有幫女助理介紹對象,表示他深具悔意,並沒有達到不適任法官的程度云云」,「這根本是想繼續控制她吧!」周春米認為,判決忽略職場結構權力不對等所造成的壓迫,並且欠缺基本的性平意識!

背後有無官官相護?判決書呢?

對於判決背後有無官官相護可能?今日民進黨立委段宜康表示:「裡面搞東搞西的人,要把他抓出來,到底是誰在蠻幹?大家也都知道,只差沒把名字點出來。」周春米、段宜康、黃國昌委員也向司法院呼籲要查明。另外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也質疑:「為什麼判決書還不出來?新聞稿寫得不清不楚,判決書是真的還沒做好嗎?為什麼不公告?」認為司法院此舉讓人困惑,並也提到陳鴻斌法官申請退休的身份是什麼?退休金會怎麼處理?

對此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表示,會查明有無官官相護可能,並且未來會加強司法院性別意識的教育,他說:「在職進修當中,將來會明定每一位法官、每年要有一定的性別課程修課時數。」卻也坦承目前還沒拿到判決書,關於這位法官的退休處理辦法,他也解釋:「這是銓敘部的職權,司法院只是執行單位。」這案件接下來只能等監察院提起再審命令,或是由監察院自己主動偵查,否則可能將以此結果落幕。

南韓檢調體系的性騷擾案件,掀起了全國「Metoo運動」,同樣在司法體系中發生性騷擾案件的台灣,卻天壤之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