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飲業起薪28K淪末段班 年薪百萬主管:本職學能一代不如一代

職場話題

在餐飲業要領高薪,通常少不了台下的十年功。(圖片來源/Pxhere)

在一份有效樣本多達28萬9422筆的統計中,餐飲旅遊相關職務的入行起薪已連續3年淪為末段班,僅2萬8587元。對此,一名從基層做起,入行已十六七年的餐飲業主管有感而發,直言大環境改變,年輕人多半被動學習,對工時更是錙銖必較,導致本職學能一代不如一代,「可是,現況就是沒辦法,我們以前師徒制的那一套已經不適用了,現在也違法了。」

針對2017年入行薪資最高的職務,1111人力銀行14日發表一份最新調查,發現在多達28萬9422筆的有效樣本中,以光電IC、電子通訊相關職務的起薪最高,平均為3萬6千元,其次是生物科技、化學製藥相關職務的3萬5287元;至於起薪最低的職務,首先是幼教才藝、補習進修相關職務的2萬7964元,以及美編設計、裝潢設計的2萬8550元,再來是美容美髮、餐飲旅遊的2萬8587元,平均起薪都不足3萬元。

對此,1111人力銀行職涯發展中心總經理李大華提醒,由於近年學校廣設相關科系,加上入門檻較低、可取代性高,相對低薪的從業人員想脫離現況,除精進專業職能外,不妨也提升語言、行銷等能力,培養自身的不可取代性,藉此謀取高薪。

現年32歲的黃先生,目前在連鎖餐飲業擔任副理,掌管7家分店,負責展店、招募,以及培訓人員等工作,年薪突破百萬。由於從第一線做起,時間軸橫跨十六七年,在接受《信傳媒》訪問時,談起工作環境的今昔對照,他感觸頗深。

當年下班考試4小時,如今半小時就問加班費

「我從事餐飲業十六七年,其實一路看著十年前和十年後的莘莘學子,也就是20歲出頭的社會新鮮人,可能是少子化的關係,很多家庭保護得都很好,導致『媽寶』越來越多,幾乎都很被動地學習,對未來發展沒有長遠規劃,只是一餐過一餐,沒太多想法,我覺得很可惜。」黃先生說。

「以前我們學習,自己都會擬定清楚的目標,而且,老一輩的餐飲業,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有很多很多的潛規則,……」黃先生回憶,當年自己初入職場,在外場跟著師父學習,光是考試替客戶點餐,就從晚上10點下班考到凌晨2點,整整花了4個多小時,「現在的話,考試半個小時,年輕人就會問有沒有加班費,公司要怎麼補償等等,已經沒有那種學習的心態了。」

「過去十多年,第一線的本職學能落差很大,以前扎實太多了。」黃先生說,外場人員的態度很重要,當年自己還在學習階段,主管一個眼神、一個表情,大家就知道主管生氣了,會嚇得半死,會趕快想辦法把事情做好,立即回報,但如今已經完全變了樣,「現在不是阿,晚上9點半下班,9點20分就在等打卡,事情還沒做完也好像不在意,草草了事,……」

不過,他也坦言,目前的大環境就是如此,必須認清現實,畢竟過去師徒制的那一套已不再適用當下的年輕人,許多方式也確實違法,可惜的是,只能眼見餐飲從業人員的素質一代不如一代,一屆不如一屆,「現在來講,即使我們逼著他學習,他還是愛學不學,比較可惜的是在這邊,……所以我們當主管的,就要不斷轉變自己的管理模式、領導技巧,去帶這些社會新鮮人。」

大家都嚮往高薪,實踐理想的年輕人百中無一

「現在可能勞工意識抬頭,尤其這兩年在吵一例一休,大家對於勞資議題的看法,跟十幾年前相比,落差很大,現在求職者對這種準時下班的要求,可以說是錙銖必較。」他提到,或許是受到少子化影響,在過去五六年,餐飲業的招募工作越來越難,留人更是不容易,「所以在後續教育的力度上,我們也不敢太重,那都變成是一種很大的困擾。」

他提到,在過去十多年,有一點不變的是「大家都嚮往高薪」,但普遍來講,多是眼高手低,「看見店長的薪資那麼高,大家都很嚮往,可是……真的就是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沒有投入相對的時間、心力學習,這些人最終多半都還是淪為最基層的低階工作者。在過去十幾年,真正一步一腳印實踐理想的年輕人,恐怕一百個裡面找不到一個。」

黃先生回憶,自己當初也是20歲出頭的年輕人,也是因為看見店長月收入高達20萬元,心生嚮往,才立志往上爬,於是一路跟著公司的教育訓練,一步一步做中學,最後累積出許多實務經驗,「我遇過停電、停水、客人餐點有異物,或者政府機關的查訪,很多需要危機處理的狀況,每一次都跟前輩、主管請教更好的應對方式,各種法規也越來越熟悉,這些累積起來的經驗,都是當上主管的養分。」

從餐飲相關科系畢業的黃先生,高職在學期間就進入餐廳實習,畢業後立即投入餐飲業,一路從外場服務人員升上組長、主任,最後成為店長,晉身管理階層。也因為對餐飲業始終充滿熱忱,即使一開始起薪不高,也不以為意,仍然平均每天花12個小時在工作上。

若用今天的眼光檢視,或者有人覺得不可思議,又也許會被認為是一種勞權的淪喪,但到頭來,黃先生的人生是他的,果實自己嘗,至於滋味如何,你我也只能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