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中國要有民主自由 靠這三點就有機會!

兩岸國際

如果中國可以克服先天不利而達致民主自由,我們可以確信,這也是渴望民主自由的中國人憑意志所創造出來的。(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我在「中國三缺」裡主張,習後的時代,中國也不會有民主自由,因為中國沒有法治的機構和傳統、進步開明的領導菁英和自由開放的厚實經濟結構。這是很悲觀的預測,但我總覺得中國哪裡還有希望,所以我想了想,如果中國要有民主自由,中國有什麼條件支持民主自由的生根。我認為,有,也是三點。

儒家文化

第一是儒教傳統的世俗社會結構和西方民主自由有很大的相容性。中國雖然經過毛澤東惡搞的文化大革命,而讓社會產生脫離傳統文化的現象,但千年的儒教仍深值民心,中國人的行為準則,很多都還是可用儒教傳統解釋。儒家世俗化的進步性,是很多探討東西文化差異的觀察家所忽視的。儒教厭惡「不問蒼生,問鬼神」,講求「克己復禮」,非常入世,非常符合民主自由社會裡,自律而不斷追求自我實現的基本價值。

所以東亞的日本、台灣和南韓,一旦有了安全保障和開放的市場經濟,民主自由幾乎是無縫接軌的在社會裡生根。中國也有這樣的社會結構。而且儒教傳統還有一個好處,「認命」。認命不好的是會讓獨裁者利用,但好的是,如果民主自由真得降臨,大象轉身起來也會很快。

人山人海的中國

第二是人。共產黨的領導階層固然沒有美國殖民地時期的菁英教育,沒有開明進步的素養,但他們做對了一件事,他們放出來了數以百萬計的留學生。這些脫離祖國洗腦控制的青年,就算是最義和團的那類,照樣也接觸了西方文明、民主自由傳統。中國什麼沒有,就是人多,百萬海歸裡出不了一個傑佛遜、一個漢彌爾頓嗎? 也許華僑的革命傳統,就要由孫文交棒這些海歸派了。

但這些內部條件,也許都沒有第三個條件來得重要。中國有可能民主自由,也許最重要的就是中國有美國。

美國與中國

美國在地緣政治上和中國的爭鬥,不一定會轉成促成民主自由的壓力,反而可能強化共產黨,或是習近平之後的類普丁統治。美國促成中國民主自由,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美國自己的民主自由。

美國建國先賢面對的是一個未知的未來。美國以前的共和民主政體,只有古希臘的一百多年、凱撒前的短暫羅馬共和和瑞士的聯邦共和,但這些例子不但失敗的多,而且規模都太小了,在北美大陸上施行共和民主,那是巨大、前所未有的挑戰。彼時的領袖,隨時都在擔心共和國有瓦解的危機。但憑著他們的智慧和勇氣,經歷了獨立戰爭、立憲、黨爭、1812對英戰爭等一連串挑戰,最後在南北戰爭解決黑奴問題後,美國的共和民主體制終於得到確立。二百多年來,美國給世人看到的是繁榮且自由的民主共和國。光美國的事實存在,就對中國渴望民主自由的人們,有極大的鼓舞。中國可以有民主自由,中國人不用重新發明輪子就可以享有繁榮穩定的社會,只要看看人家美國就好。

而更厲害的是美國開放經濟對外輸出的通俗文化。

美國文化衝擊

不管極權國家如何為人民洗腦,「美帝侵略」口號如何震天價響,只要一部好萊塢電影的法院攻防,就可以對洗腦教育產生懷疑。「這麼壞的國家,怎麼他們的人民敢對警察、官員大小聲?」又或者是美國的總統大選,不是說民主多壞又多壞呢? 怎麼人家選完社會不但沒有分裂陷入混亂,反而還是一直進步發展? 這些美國真實的影像,就是這樣一點一滴地流入中國人的腦子裡,而有了民主、自由、進步的想像。不然你以為這些充滿愛國情操的中國人為什麼都忙不迭地把小孩送往美國讀書?

到頭來,中國和美國,在世俗的價值上是非常相容的,美國與中國為敵的歷史,遠短於兩國友善的時間。數得出來的敵對時間,只有義和團拳亂、人民共和國建政初期,還有現在而已。但就算有這些敵對,開放而天真的美國人,對中國都還是異常有興趣和友善。八國聯軍之後,只有美國把庚子賠款還了回去,才有了教育中國菁英的清華大學,這是一個百年前,美國用軟實力影響中國的例子。直到今天,這民主自由的軟實力,都還可能是促成中國民主化的最大動力。

歷史沒有必然,歷史為人所寫就。民主自由也不是必然會發生,而是由偉大的人所創造,由偉大的人的意志而得到維持。史學家Donald Kagan認為古典時期的雅典民主本來可以有機會長治久安,但當時鼓吹抵抗馬其頓的Demothenes失敗了,他警告馬其頓對雅典民主的威脅失敗了,所以人類的第一場民主實驗也失敗了。但邱吉爾成功了,邱吉爾鼓吹抵抗希特勒,確保歐洲民主自由的行動成功了,他成功的激勵英國人民,而終於等到羅斯福參戰,而讓民主自由享有最後的勝利。

中國對外人,甚至是對身處其中的中國人而言,永遠是太大、太難懂、太難預測。但如果中國可以克服先天不利而達致民主自由,我們可以確信,這也是渴望民主自由的中國人憑意志所創造出來的。

本文授權轉載自普通人的自由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