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優秀中年魯蛇?這一切其實是台灣陷入了國家競爭力斷層

青年議題

希望台灣年輕人少花時間在埋怨大環境,多花時間去思考怎麼去外面學習新的技能,以幫助台灣的產業環境彌補經驗斷層。(圖片來源/pexels)

前日在網友的回文中看到一段回覆,大意是台灣年輕人相當優秀,可惜的是資源被既得利益者壟斷,因此批評青年世代就好像在踐踏「受害者」,應該大家團結將火力集中用力扳倒既得利益者才是。

這話不無道理,但卻也顯示覺青世代跟所謂上一代的既得利益者的思維,是困在一樣的死胡同。

世代資源爭奪,關鍵不在扳倒既得利益者

過去敝人曾討論過台灣的科技管理斷層,事實上這斷層在台灣許多產業都適用。而這管理經驗的斷層,造成的原因就是當初九零年代開始,中國經濟對台灣開放對台灣的製造業和資本的磁吸效應。過去二十幾年,台灣的資本家和整體經濟靠投資中國賺了不少,但是也產生了類似「自然資源陷阱」國家的競爭力斷層。

這種競爭力斷層,不是光靠釋出資本就可以彌補的。

以自然資源陷阱為例,澳洲、智利、阿布達比、沙烏地阿拉伯等以輸出自然資源(石油、礦產、漁獲等)而致富的國家,由於其產業發展並沒有大幅帶動高階「知識導向」產業的發展,因此最後這些國家要發展新產業,都會面臨人力成本太高但是管理經驗、技術水準不足的瓶頸。

同理,其他國家與地區如新加坡、香港、瑞士等,則碰上金融陷阱,也就是長期仰賴金融業拉抬經濟成長,使得國家其他產業(尤其是工業)因成本太高和技術水準不夠而相對疲乏。

經濟倚賴中國,台灣陷入競爭力斷層

今天台灣碰到的製造業陷阱,也是一樣,光是投入資本也解決不了問題。過去敝人有另一篇文章討論過一個成熟的創業和產業發展環境,應該要有很多資深產業人士投入,而不是一堆沒經驗的青年人自己開同樂會。

所以當覺青世代縮在角落自怨自艾,埋怨多麼優秀的年輕人們被大環境搞得多慘,實話實說,你們恐怕還沒有搞清楚問題的全貌。

今天台灣創投環境不是找不到錢,而是錢找不到案子。意思就是,就算今天大家亂發錢讓所有新創團隊通通有獎,一樣不會砸出多少成功案例。這點,從我們過去十年一直養不出好的B2C品牌新創以及好的B2B服務新創,就可以看出我們跟國際的經驗水準還有一段不小的差距。

少花時間抱怨,多思考如何學新技能

敝人把話說白了,用意不是在殺年輕人氣焰,而是希望台灣年輕人少花時間在埋怨大環境,多花時間去思考怎麼去外面學習新的技能,以幫助台灣的產業環境彌補經驗斷層。

敝人更希望年輕人們少花時間往自己臉上貼金,說甚麼台灣青年多優秀,因為這鳥話除了自我安慰以外完全不務實。

因為人生很長,根本沒有人在乎你青年時期優秀不優秀。

確實,台灣青年在國際上相當優秀,這事有PISA標準測驗為證:台灣高中生的數理能力在全世界是名列前茅的。加上台灣年輕人大學普及率高達七成,美國卻只有三成。比例而言,台灣的青年人力素質與知識水準,比世界上多數先進國家都高。

所以,台灣青年確實很優秀。

熟男熟女,還要優秀就很不容易

但重點來了,身為一位青年,要優秀說簡單不簡單,說難,其實一點也不難。基本上只要沒有甚麼不良嗜好、不作奸犯科,把書讀好、考試考好,上個好學校、有好成績,基本上都可以保送不錯的第一份工作或實習機會。好好做,搞不好就擠進上市公司或大型外商。

屆時,你,就是一位優秀的好青年了,而且是有國際水準的好青年。

十年後?十五年後呢?

熟男熟女,還要優秀,就沒那麼容易了。

在這段不短不長的時間中,如何累積經驗,尤其是比較高階的管理經驗和知識技能,則是門大學問。

台灣人喜歡聊矽谷,而你若真懂矽谷,你一定知道:矽谷獨角獸和上市的科技新創公司,很多技術總監、產品總監、首席工程師、首席設計師等高階職位,年紀都不到四十歲。講這句話,不是說任何年輕人都有能力可以勝任高階主管;但是這告訴我們:如果你能夠吸取關鍵的實務和管理經驗,即使很年輕也有可能在有國際級公司中擔任要職。

而回到台灣,過去四、五年級生大放異彩的年代,是製造業蓬勃、電子業起飛的年代;之後六、七年級生大紅大紫的年代,則是電子代工的全盛時期。

年輕人需認清:上街遊行、打世代對立口水戰無法解決問題

這一切過去了,未來不會再回來了。你也不可能會走出跟他們同樣的路。

而現在覺青世代最該擔憂的,不是錢、不是資本,而是前兩個世代除了錢以外,已經沒有甚麼東西可以讓你傳承了。過去兩個世代的管理、實務經驗,都是已經外移的製造和代工產業,他們能夠教你、傳授給你的,都沒有辦法幫助你在今天的國際上競爭。

身為青年世代,你該看清事實:世界上沒有一位既得利益者會無故將自己的資源分享出去,你必須要去吸收他們沒有的經驗、取得他們沒有的資源、打下他們沒有的市場、創造他們沒有的財富,你才有可能對他們施壓、你才有可能扳倒他們。

敝人也是青年,因此我不相信我們光在國內每天上街遊行、打世代對立的口水戰可以解決任何問題。台灣過去失去的、形成的斷層,解答不會在台灣。我們能做的,就是想辦法自己努力去把台灣沒有的帶回來。

如果我們每天還等著上一代釋出資源來幫助我們「優秀」,那我們可以很肯定,十年、十五年後,我們將會從一群優秀的青年,變成一群乏善可陳的中年魯蛇。

(題外話:來訊的朋友,麻煩不要再用「前輩」之類的話稱呼。)

本文授權轉載自蕭瑟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