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瀕臨核武大戰到美朝對話 川金關係起化學變化 誰被將了一軍?

東北亞

川金會若成真將牽動美日韓朝中間複雜的關係。(圖片來源/FB@Donald J. Trump、flickr@禁書網)

韓半島情勢變化莫測,上個月前全球都還屏息靜氣,擔心川普政府何時會做出對北韓做出斬首攻擊的決定,特別是國安會主張迎頭痛擊(bloody nose strategy)策略,為此美國還放棄其內定的駐韓大使人選,只因這位仁兄(車維德)不同意這種作法。想不到一個月後卻傳出川普計劃在五月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見面,還傳出金正恩為了要見川普,表示自己有意放棄核武。

北韓火星十五型導彈射程可達美國本土

一個月內韓半島從瀕臨核武大戰邊緣到可能會展開最終棄核的美朝對話,事件進展之快速令人瞠目結舌。

南韓極力利用平昌冬奧打造南北韓和解對話的氣氛,進而開展兩韓高層對話,金正恩更是利用南韓代表訪朝的時機親自接見,使南韓特使親耳聽到金正恩對美國的主張。這裡面每一步驟都是充滿未知的大冒險,這是大家在不確定性未來的恐懼下,推擠出來的結果。

美國認為北韓洲際核彈發展很快會突破技術門檻,特別是去年十二月火星十五型導彈試射後,被認為北韓已具有射程可涵蓋美國全境的洲際飛彈,現只差核彈微小化技術以及重返大氣層載具的能力而已,且北韓中程核武已能打擊駐日與駐在關島的美軍。

因日韓等國已在懷疑,當美駐外軍隊已被核武威脅時,華府是否還會持續其保護盟友的承諾。

如果北韓還成功開發出可直達美國本土的洲際核彈,不僅這是對美國的直接威脅,且美國的亞洲維護信用能力更會被嚴重懷疑。因此川普政府用盡一切力量對北韓施壓(包括強硬的聯合國制裁措施),與對中國的施壓,並且一再表示會考慮對北韓動手,即便其過程可能會使南韓或日本承受不小傷亡。基本上不管華府是否要動手,但這絕對是施壓與威嚇的手段之一。

中國三不政策讓文在寅政府成「壓力鍋」

南韓文在寅政府對此自是高度擔憂,美國壓力頗大,但中國似乎對懲罰南韓部署薩德反導系統的興趣,遠大於施壓北韓阻止其開發核武的關注。北京一向以擔心北韓垮台為由反對嚴厲制裁北韓,但會以首爾部署薩德反導傷害中國利益為由發動禁韓令。中國還對南韓要求「不增加部署薩德、不參加美國飛彈防禦體系、不組成美日韓同盟」的三不政策,使南韓飽受壓力。

南韓認為須對美國對北韓動手的決策有發言權,同時也要擺脫中國逼南韓在中美選邊的處境,因此決定自己對北韓採主動作為。文在寅以今年初的「平昌冬奧」為機會主動出擊,希望可以塑造南北韓和緩氣氛,一方面緩和韓半島緊張情勢,同時也增加首爾在朝核問題的發言權。

文在寅政府原先這麼做只是希望可以緩解氣氛,但是北韓接過橄欖枝後反向出手,派遣高階代表團來南韓參加平昌冬奧,金正恩胞妹金與正也以特使身分前來遞交金正恩親筆信,邀請文在寅訪問北韓

固然對北韓來說,屬進步派的文在寅有遠美背景,且在盧武鉉時代就親自處理過當時的金盧會,與保守派且親美的李明博與朴瑾惠相較,北韓對文在寅更有好感。這也是文在寅上任後至今北韓從未對文在寅提出批評的理由之一。如果發動邀北韓參加平昌冬奧的不是進步派政府,那金正恩派人參與冬澳的誘因可能會減少很多。

川金會讓美國在朝鮮問題取得主導權

另一方面,金正恩似乎也背負強大的壓力鍋。對北韓制裁已變得很大,雖然中國在聯合國盡量避免制裁力度的擴大,但北韓過度對中倚賴而被中國予取予求的情形也需要被處理,加上與中國的關係日益惡化。北韓也有要找到出口的需要。

北韓無意放棄核武,核武對北韓來說是個生存武器,不是以此訛詐來取得金援。北韓長期主張要與美國直接對話,但一直不願以放棄核武作為對話的前提,之後更多次強調北韓已經是核武國家。如果南韓特使轉達的話沒錯,北韓願意提出有意放棄核武來取得與美國總統的會面,這顯示北韓對於高強力制裁以及美國有意動手的壓力應是很有感,也同時印證了外界認為中朝關係生變的觀察。

而平昌冬奧之後的兩韓關係發展,特別是南韓特使團到平壤竟然可以見到金正恩本人,是最令人意外的。擔心兩韓就這麼走下去讓美國跟不上腳步失去掌握韓半島問題的戰略先機,同時也不願被韓國利用這個發展反向支配韓美同盟,川普看到金正恩奉上的大禮,打蛇隨棍上加碼跟進。

「川金會」一出,頓時讓焦點再度回到美國(川普)身上,也讓美國可以利用川金會直接掌握朝核議題的主導權。

川金會若成真,最大贏家=北韓

不管川金會是否真的會在五月舉行,但起碼現在韓半島情勢舒緩不少,美國先前獨排眾議要對北韓動手的罵名也被順勢洗刷,因為華府可以主張這是美國施壓與動手威脅,使北韓主動尋求與美對話。固然外界多認為川普是在占便宜搶功勞,但如沒有川普政府在聯合國推動制裁案以及認真進行對北韓動手的準備,北韓是否會這麼做還很難說。更有趣的是,這個結果的出現與中國關係不大。

川金會如果成功會面,固然北韓是最大贏家,韓美也都會有所得,但最大的輸家是中國與日本。

川金會如能成功舉行,中國基本上是沒有角色的,且在未來可能也不會有角色。固然金正恩以此將了中國一軍,美國何嘗不是也將了中國?畢竟中國的立場一直是認為朝核問題是美國與北韓的雙邊問題,外長王毅都說中國不是當事方,這需要美國與北韓直接坐下來談,而中國很願意協助這個對話。

中國還提出要暫停美韓軍演以交換北韓暫停試爆核武的「雙暫停」主張,但如果美國與北韓不透過中國就「真的」坐下來談,而且是在美韓四月軍演還能照舊舉行的情形下,那麼中國的雙暫停提議就毫無意義。

中國會被孤立?

更大的問題是,一旦川金會成功舉行,中國就失去利用朝核問題向美國叫價的籌碼,面臨來勢洶洶的美中貿易戰,中國受到的壓力只會更大。同時中國也直接失去北韓這個「唇亡齒寒」的全天候同盟夥伴。現在對南韓還有禁韓令在身,這會使得中國在東北亞幾乎沒有朋友,面臨被孤立處境。

對日本來說,川金會如在五月舉行,相信東京會想到2007年2月13日六方會談荒謬結論。

當時六方會談的結論之一,包括成立工作小組以處理美國與北韓以及日本與北韓的關係正常化。一個明明是討論北韓無核化的會談,在中國主導以及美國的加持下,變成要日本承諾與北韓建交,而北韓當時對人質拉致問題始終避不回答,被北韓特工綁架的日本小女孩橫田也一直沒下落,但日本卻被迫要與北韓建交,否則就是給東北亞持續帶來緊張的麻煩製造者。當年氣到不行的日本外交界還私下給美國六方會談特使希爾取了個「金正希爾」的暱稱。

現在川金要展開會談,一向與美國緊密協調並主張強力對北韓施壓的安倍政府,在沒被事先告知下對此當然感覺晴天霹靂,對於美國同意與金正恩談納悶異常。而川普不確定的風格更讓大家對會談結果不敢掉以輕心。

朝鮮問題,日本連邊都摸不到

由於要北韓棄核,以及希望可以處理日本被綁架到北韓的人質拉致問題,是安倍政府對朝政策的基本要件,當美國願意在北韓無須先承諾契合下酒展開峰會對話時,日本一定會擔心美國是否出現談判立場的轉變?美朝是否會簽署協議?以及美國是否有意接受北韓擁核等?這些問題都會衝擊日本對北韓政策以及國際協調的前提。如果又出現美朝對話會把棄核與建交一起處理時,日本肯定會擔憂是否日本又要被迫與北韓談建交,使十年前的夢囈再度重演。

相對於中國被邊緣化,日本則是連邊邊都摸不到。金正恩固然私下十分討厭中國,但北韓是公開咒罵日本,所有的導彈試射也都是以日本經濟海域為落點,因此川金會後日本一定會擔心被孤立。

但因川金會基本上是美日韓朝中這些國家們基於恐懼的心理而推擠出的結果,處在一個非常不穩定的基礎之上。因此只要川金會在過程中出了一點小閃失,不僅先前所有成果可能會毀於一旦,還可能會讓韓半島情勢較川金會前更惡化,使韓半島很快會面臨高強度衝突的處境。這個因各方恐懼而滋生的「川金會」大冒險,固然有可能是韓半島走向和平的前奏,但也很可能是高強度衝突的導火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