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高雄心在台北? 韓國瑜讓國民黨中央心臟都快跳出來

高雄選舉

韓國瑜突然參選台北市長,難道是在和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嘔氣,用這麼大的動作向外界宣告,自己不會再參選高雄市長?(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照)

正當各界對韓國瑜是否要參選高雄市長猜測不斷時,韓國瑜竟在上週五跑到台北登記參選市長,雖然最後撤回,卻讓大家更是滿頭問號,究竟他在打甚麼主意,難道是在和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嘔氣,用這麼大的動作向外界宣告,自己不會再參選高雄市長?

原本受期待參選的韓國瑜,在經過臨時延期到4、5月宣布決定,又改口提前到4月初宣布,再經過上週五突發性的登記參選北市長又撤銷,讓大家越來越懷疑。韓國瑜19日在高雄市黨部公告市議員初選登記期程,他解釋自己上週五的舉動是為了要求資源,所以「孤注一擲」以自己的去留做賭注,要中央重視高雄的困境。

「孤注一擲」賭去留,向黨中央要資源

過去韓國瑜就曾說,涵蓋整個高雄市的黨部開銷,包括中央黨部不再負責的黨工人事開銷,文宣、活動等費用,每月就高達1、200萬之譜。在這樣的情況下,要輔選35位議員,還有幾百位里長,他已向中央發出兩次「SOS求救信」,資源非常不足。

韓國瑜說,在他高強度的動作表態後,黨中央高層打電話告訴他,一定會重視國民黨在大高雄地區的需求,會調度資源過來,但這種拉警報的動作少做,「中央黨部的心臟都快跳出來」。不過,韓國瑜未說明黨中央究竟要提供多少資源,做出什麼承諾。

因為過去不論吳敦義或組發會主委李哲華都一再說,黨中央無法提供糧草,參選人也必須負責為黨募款。黨中央究竟能提供多少資源以支應高雄的需要,恐怕還有待觀察。

藍營人士說,國民黨不像以前有黨產,可以花大錢挹注選舉,現在只能靠自己籌錢,國民黨員在參選的同時也必須要為黨募款,結果因為「不會打沒錢的選戰」而變得不會選舉。

知情人士說,雖然可用地方黨部主委身分向各界募款,但顯然沒有地緣關係的韓國瑜,募款能力不強,也因為目前國民黨聲勢太弱,企業金主大多不願太早押寶,特別是在難選贏的高雄選區。在缺乏資源的情況下,自然只能懇求黨中央吳主席的關愛。

有操盤選務經驗的國民黨人士說,韓國瑜就在這樣的困境下要擔負起輔選,甚至還有自己參選的壓力。除了平日黨部的開銷之外,要選一個市長大概就要花掉3億元,在贏面小的高雄市長選局中,誰願意為了打一次犧牲打而背上幾億的債?

其實韓國瑜心在台北,卻被派至高雄

與韓國瑜相識的人也透露,其實韓國瑜這半年來在台北的時間「其實不少」,而高雄市地方過去也有許多黨工活動邀不到韓國瑜到場,引起不滿的傳聞。另位要參選市長的藍委陳宜民也說,韓國瑜到高雄好幾個月後,也沒拜訪過在高雄的前立法院長王金平、藍委黃昭順,種種跡象似乎都顯示韓國瑜無心在高雄經營。

在被問及是否要參選高雄市長的動態時,韓國瑜仍表示會在3月底4月初時對外報告,等他把議員提名這一局處理告一段落後再說。

但值得注意的是,韓國瑜也坦承自己的戶籍也仍在台北,決定參選才會遷戶籍。這個情況連對手民進黨都揶揄,不管要不要選,應該拿出點誠意把戶籍也遷過來,免得讓人覺得吃碗內看碗外。

熟悉韓的人士認為,其實韓國瑜的心裡比較希望留在台北,一方面是家人反對他在高雄參選,只是後來被吳敦義指派到高雄市擔任主委,在被黨內人士推薦,又受到地方期待,與黨中央溝通不良的情況下,才發生這樣的困境。

而且,以韓國瑜過去在黨內的資歷、經驗,再加上他自信且自負的性格來看,他確實可以,也想參選台北市長。據了解,過去國民黨中央文傳會主委也曾考慮由韓國瑜出任,但「吳主席應該太樂觀以為韓國瑜要選市長」,如果當時是這樣的安排,局面大概會完全不同。

高雄主委職務恐怕難做

黨中央人士認為,韓國瑜在這一連串的動作之後,已經搞亂了高雄市的士氣,民調恐怕也下跌不少,基層對他不滿的聲音也逐漸浮現,即便他要正式宣布參選,也已發生信任危機,和吳敦義之間也出現裂痕,也因此組發會主委李哲華提出了「不選恐怕要讓出主委職務」的警告性說法。

熟悉韓國瑜人士說,以韓的個性,他肯定不願屈從在吳敦義的領導之下,這樣「玉石俱焚」的做法已幾乎斷了後路,在白走了半年的情況下,吳敦義也已將關愛的眼神轉向另一位參選人陳宜民,未來韓國瑜不論是否參選,要負責提名議員的主委工作,恐怕都很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