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稱「西進」快精神分裂 前台幹:中國確實介入台灣選舉

兩岸議題

一位台商分享在對岸多年所見所聞,他提醒,如果在中國遇到六、七年還沒回來的台灣人,但卻不是企業老闆,都不要太深交,一定會出事。(圖片來源/flickr)

日前,中國單方面宣布放寬31項對台政策,一時「西進」又成話題。對此,一名曾在對岸工作十多年的台商高階主管分享心路歷程,「……我後來精神都要分裂了,只好去中國就當自己是大陸人,要兇,講話粗魯一點,對很多事必須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只要一回到台灣,我就當回有禮貌的台灣人。其實,越去,你會越抗拒,會覺得不要一國兩制比較好。」

Kevin過去是台商高階主管,負責開發中國的零售通路,後來自行創業,與老東家變成合作夥伴的關係。針對西進一事,他先點出雇主心態,「不管是中國企業還是台商企業都一樣,台灣人過去,當他們覺得還取代不了你,會把你捧得很高,然後安排一個人在你身邊偷學,等到從你身上都學會了,沒有利用價值了,就一腳把你踹下來。」

「……九成都是這樣,好一點的老闆會把你調回台灣,讓你做別的工作。因為你在對岸當高階主管,當地人都等著搶你的位置,等從你身上學到了,就一直找你麻煩,跟老闆說你會的他都會。這時候老闆也有壓力,必須『妥善』處理當地人。這又扯到一個問題,台灣人其實是輸在文化與觀念,做事態度一般都沒他們積極,爭不過他們,就很容易陣亡。」他說。

老台商騙新台商,比當地人更壞

「有件事情我反而覺得很弔詭,去了才知道,如果你在中國遇到六、七年還沒回來的台灣人,卻不是企業老闆的話,都不要太深交,一定會出事,因為那些人比當地人更壞,真的是這樣……」Kevin直言,這些人就是所謂的「台流」,在當地什麼都沒混出來,又不甘心回台,什麼都普普通通,只學到一些偷拐搶騙的壞習慣,「後來你會發現,很多在那邊認識的大陸人還比台灣人好。」

「他們一定都說自己關係很好,平常就帶你去花天酒地,跟你拉近關係,等到一段時間後,再找機會挖你的錢,要你投資,說法大概都像是:『我想做這個,我們自己兄弟,你要挺我,……我保證沒問題。』到最後,捅你一刀的人就是他們,等到把你搞死了,就拉你一起去騙下一個,甚至成為一個群體,演變出一種老台商騙新台商的現象。」Kevin補充。

所以不應該去中國嗎?Kevin坦言,中國畢竟是龐大的消費市場,年輕人去磨練兩年無妨,可以多了解當地人的習慣,也建立人脈,等到將來回台,都是一種資本,「當一般上班族的,可以去北上廣那種一線城市,比較國際化,進步會很快。但如果是當主管,我建議從深圳開始,因為那邊是全中國最大的熔爐,外地人多,也講普通話。如果你一開始去重慶,那你死定了,因為他們不講普通話,和政府官員打交道會更麻煩。」

高階台幹親自送禮,書中自有黃金屋

「在台灣,怎麼可能身分證掉了還要給紅包,但那邊要啊。」他透露,中國表面打貪,但其實都只鎖定當局的政敵,因此地方貪腐的狀況依然嚴重,只是技巧比以往高超許多,「我們做公司高階主管的,每一年都要去做這些事:拿一張百貨公司的會員儲值卡,裡面儲值5萬到15萬人民幣不等,從上到下,只要會經手案子的,每一個都要給。這都要我們這種高階主管親自出馬,否則他們也不敢亂收。」

「一般會帶書送給對方,還要特別強調『這書很好看,尤其第三頁,特別好看,』裡面就夾著卡,他們拿到會去百貨公司換現金,扣掉一點手續費而已。……如果金額更大,沒辦法用會員儲值卡,就得直接去銀行開戶,裡面先存幾百萬,然後提款卡一樣夾在書裡面送給領導,再提醒對方『記得書要在3個月內看完』,意思3個月內錢要花完或領出來,因為這張卡到時要去跟銀行掛失,時間到折斷丟掉就好,湮滅證據。」Kevin進一步說明。

他提到,很多台灣過去的高階主管「笨笨的」,不懂這些文化,甚至對於貪汙感到生氣,還有人想懲處負責其他民間管道的送禮員工,通常沒多久都被調回台灣,「因為你沒有接地氣。跟你說,在那邊不能這樣啦,因為整個生態都是一起的,你要當做不知道。」

中國介入台灣選舉,高階台幹都知道

「台灣人到那邊,很多人的想法都會跑掉,原本可能沒特別色彩,時間久了就被同化,因為商人沒有祖國,為了做生意,很多都自己變成紅色。」Kevin語出驚人說,其實中國私底下會透過一些台商協會操縱台灣選舉,自己就曾親身經歷,「台灣的選舉,中國到底有沒有操縱?是有的,當地高階主管都知道。」

「因為我們在那邊要申請暫住證,政府手上都有我們的電話地址,遇到快選舉時,就把名冊交給各地的台商協會,一一跟我們聯絡,並釋放一些訊息,像是:『我們這裡有一些優惠,北京飛台灣來回機票只要一千人民幣,……台灣人做生意,要團結合作一點,來這走走嘛,』等到你去那邊,他們就開始暗示你,『機票一千塊就好,你也知道這很便宜齁,你應該知道誰才有辦法出吧,知道要投誰嗎,XX黨,知道了吧?』那錢誰出的?共產黨。」他透露。

路邊歐巴桑都有來頭,對岸監視無所不在

不過,Kevin特別提醒,在對岸做生意,千萬不能碰政治,可以聽,但不要批評,「路邊的歐巴桑,也不要隨便搭話,很多是『街道辦』的人,那單位全名叫作『街道辦事處』,是政委書記下面的一個體系,是領政府薪水的,簡單說,就是台灣講的『抓耙仔』。只要她們各自負責的區域出現陌生人,或者有人出現不當的言行,一定馬上往上回報。當地人都知道是誰,但不會明說,也不敢說。」

「欸,我說這一段,你別寫出我的全名,因為我還會去大陸做生意,……」訪談過程中,Kevin總不自覺張望,他說,在對岸待久了,心裡會莫名害怕,覺得自己隨時都受到監視,「也許實際上沒有,但還是會有那種懼怕感,這就是我覺得生活品質不好的最大原因。在一個地方生活,每天要提心吊膽的,不知道下一秒會惹火誰,你不覺得很累嗎,我是這樣想啦。我喜歡自由,我不喜歡這樣,但為了家庭,沒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