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快不能呼吸了 選舉還在比誰比較愛台灣?!

六都選舉

去年初審前瞻計畫案預算時,黃昭順在立法院中潑水。(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庫)

「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這是1984年龍應台女士說的話。

今年是2018年,很諷刺在34年後的台灣,老百姓還是很想說同樣的話:「台灣人!你為什麼不生氣?」

30多年過去了,中國人不知道還生不生氣,但當年讀懂龍應台書、也一起跟龍應台生氣的台灣老百姓,現在也大概在45歲到60歲左右或更年長。

每次選舉都在比誰愛台灣

45歲以下的人可能對李登輝沒有感覺,但有經過藍綠政黨輪替;45歲以上的人除了經過政黨輪替,也經歷一黨專政的時期,而且不管你是藍或綠,你對這些有權的官期待很高,失望卻也相對的高。

台灣自詡是一個民主化國家,但人民繳了這麼多稅金,每次選舉跟著政治人物搖旗吶喊,沒有出錢也出了力,結果每次選舉都在比誰比較愛台灣,為什麼要用這麼廉價的方式去欺騙人民的感情?

馬上又要選舉了,民主政治的最終目的是選賢與能、監督與制衡(check and balance),這是最基本的原理,如果每次都要完全執政才能做事,才能不負人民所託,那乾脆向習近平看齊,改任期好了,永遠執政,反正兩岸一家親,選藍選綠都一樣原地踏步,有選沒選其實也差不多了。

做工的人不敢滿身汙泥走進超商

前一陣子有一本書「做工的人」,林立青工頭作家寫的,房慧真在這一本書的序有一段是這樣寫的:

他看見工人不願意穿著沾滿汙泥的雨鞋走進便利商店,並非因為自卑,反而是種「同理」的能力,工人家庭的小孩,往往要及早出來打工幫忙家計,便利商店是為數不多的選擇。踩髒了地面,自然要讓已經忙如八爪章魚的店員負責清理。「畢竟作工的疼惜作工的」……

過去這30年來,我們選出來的官員與民意代表高高在上,可曾疼惜過在社會底層辛苦討生活的人們?林立青在書上有一段這樣寫著:

便利商店的店員沒有這種待遇(編按:無法如工地工人,工作不爽就在那一刻走人),那些奧客往往不用其極地欺負弱者。我曾經有一次,在便利商店要那些廢話碎嘴之人,不買就滾,別擋我路!那人回頭一看,我們一夥八人腰掛鐵槌板手,雨衣雨褲沾滿了乾掉的泥,一臉鳥氣,沒人敢招惹。這種時候,奧客也多閉上嘴,識相地快速離去……

別以為只有看起來弱勢的人才是弱勢,過去藍綠兩黨輪流執政,也都各自連任一次,但並未能給台灣人的日常帶來太多喜悅,反而讓人充滿無奈,如果政府再這樣搞10年,我們每個人很可能都會變成在各個不同層面的「弱勢者」。

沒有一個像樣的在野黨,也不會有像樣的執政黨

每次去看病必須在醫院繞來繞去,推著輪椅或嬰兒車走在崎嶇不平的人行道上坎坎坷坷,在那個時候我們是弱勢者。台灣的空污愈來愈嚴重,政府束手無策,人民必須戴口罩出門,那時候我們也是弱勢者。好幾千億去蓋不知道要幹什麼的輕軌,我們是繳稅的弱勢者。

有些大投資與經濟的關聯性,很難有直接答案,可是錢花了就沒了,時間過去了我們都老了。又要選舉了,這次我們總可以來盤點一下過去,你們說了什麼,做了什麼,然後再來看以後會不會再犯同樣的錯。

8800億是多少錢啊,現在民進黨在立法院是多數,預算過了,地方政府又多是中央執政黨的,錢就灑下去了,這其中有多少錢是可以一兼兩顧,摸蛤仔兼洗褲,有吃又有拿,拿來綁樁用的?如果這次地方選舉國民黨沒有贏,國民黨2020也不用選了。這是如此簡單的道理,為何國民黨沒有懂?其實吳敦義應該好好想清楚,他是想當 King ?還是 King Maker?沒有一個像樣的在野黨,也不會有像樣的執政黨。

台灣其實還沒有真正的民主,只是一個「四年的獨裁民主」,贏者全拿,沒有check 也沒有balance。我們住在台灣,在這裡生活、吃飯、拉屎、唱歌、散步、照顧老的、養育小的,每天一起呼吸著很髒的空氣,這些事要怎麼解決,要用什麼方法共同討論、共同努力,這些才是真正的民主。有些事不要比,也不能比,中國是中國,台灣是台灣,我們要先把自己這塊土地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