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詹順貴說話也批評他 魏國彥:他錯在太急於投下那一張同意票

政治議題

前環保署長魏國彥替詹順貴、環保署說話,但也批評詹順貴沒有負起應有的責任。(圖片來源/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提供)

深澳燃煤電廠通過環評,引發各界爭議,也讓存在已久的問題逐一浮現,包括蔡政府的2025非核家園政策該如何實踐、《環評法》的漏洞、未來能源配比政策的實施路徑等。

國民黨智庫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今日(20)就舉辦「『煤』有乾不乾淨」深澳電廠環評記者會,前環保署長、現為台大地質學教授的魏國彥,亦參與討論環保署近日引發的爭議。

替詹順貴平反:環保署不是開發單位

魏國彥在會中準備一份簡報,探討身為環評大會主席的職責。「我認為現在社會把興建燃煤電廠與否的責任,全部推給環保署、詹順貴也是有失公允啦!」魏國彥向信傳媒記者解釋,現在外界許多聲音認為,環保署應該是一個能否決、駁回開發案的地方,這讓環保署承受極大壓力,「但沒有一個能源是完全沒有風險的,環評大會的目的就是要讓全部可能的風險都攤開,然後讓開發單位去改善,把風險降到最低就是環評大會的職權。」他說,這是他替現任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的平反。

「每一位環評委員都有其專業,能就各方面可能遇到的衝擊做評估。」他說,這次深澳電廠的環評大會裡,有8位環委投下反對票,並且在會議裡也向開發單位台電、經濟部提出種種質疑,結果台電、經濟部都沒辦法解釋清楚,包括對海底生態的衝擊評估、如何改善等,甚至北北基居民也會受到空汙影響,台電做出來的評估與學者莊秉潔做出來的結果差異甚巨,讓人懷疑開發單位根本就沒有做好完善的風險評估,只想一昧地闖關,就連詹順貴自己在環評大會也提出質疑,希望台電和經濟部能好好交代。

「如果是我,我想我那天不會投下關鍵一票。」

「所以我想問的是,這次詹順貴所主持的環評大會有做好環境衝擊的評估嗎?」魏國彥批評,既然這次的台電與經濟部所做的風險準備都不完全,理應回去再好好想想,解決環委提出的問題,為什麼詹順貴要急於投下最後關鍵的同意票,讓風險處理不全的深澳電廠通過興建?針對這問題,詹順貴在諮詢時也表示:「忘記自己能棄權。」

事實上,這次並不是所有環委都出席,所以可以等全員到齊後再投一次票,根據會議規則,主席有權在平票時做出最後裁決,「當然在會議規則上我有權可以投下這一票,如果是因為拖了很久、僵持不下,我當然可以做出自己的判斷。」魏國彥表示。詹順貴急於在持續進行4個多小時的環評大會後做出裁決,不必讓台電、經濟部負起改善空間。

「如果是我,我想我那天不會投下關鍵一票。」魏國彥信心滿滿地說,「如果做為主席,我的環評委員,是我最主要的諮詢來源,是替人民把關的委員,這次8:3是壓倒性的多數欸,壓倒性的多數都認為還要再商議、再補充資料,憑什麼主席可以這樣掩蓋質疑?消滅委員的聲音?我認為這樣的主席是不適任的,是失職的。」

如今,民進黨政府通過深澳燃煤電廠環評,引起爭論,電力政策是否因此延遲2025年非核家園的理念,外界都在觀察。對於環委提出的風險問題,該如何改善?對於台灣2025年非核家園的能源配比政策,具體落實方法為何?高達20%的再生能源如何維持台灣穩定發電?這也是個大問題,恐怕行政院或總統府該出面釋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