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與劉鶴 高盛幫與美中貿易大戰

兩岸國際

面對貿易大戰,中國想要走出自己的道路,中國的領導人們恐怕除了馬克斯主義以外,要唸一點韋伯的理論。(照片合成 /郭怡君)

前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周一(19日)已成為中國國務院副總理,他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的副手易綱,也出任了人民銀行行長,他們上任後所需面對的問題,除了中國的龐大債務問題,還有美中之間可能爆發的貿易大戰,當然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也同時要為此奔走。

2017年美中貿易逆差來到新高,美國總統川普決定對中國發動301條款調查,以及對中國一系列的投資法規和關稅制裁,到了今年,被外界稱之為「美中貿易攤牌之年」,川普政府磨刀霍霍,習近平派了自己的兒時玩伴,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以及王岐山多次接觸美國大使,希望美中之間不要走到這一步。

王岐山於19大上退位,在當上國家副主席之前,他是「白人之身」,但他卻能代表國家主席習近平密會美國駐中國大使布蘭斯塔德,因為他與川普身邊那群高盛幫的淵源,起於與當年中國的幾家銀行到美國上市。

九○年代,高盛幫朱鎔基改革

前美國財政部長、高盛總裁亨利•保爾森(Henry M. Paulson Jr)在著作中曾提到,1997年會見朱鎔基的過程,當時朱鎔基從陳雲、姚依林手上承擔了中國由計畫經濟轉型到自由市場的過程,許多國有銀行、企業債台高築,保爾森與朱鎔基會面,促成高盛助朱鎔基一臂之力改革中國市場,朱鎔基也給了華爾街巨大的利益。

保爾森指出,高盛的業務合作當時是由王岐山(時任建設銀行行長)引入和推薦的,建設銀行(包含中金)是和華爾街合作的試點,將在其商業化進程銀行和現代化中獲得巨大利益,朱鎔基十分希望通過和華爾街合作實現其改革中國的計劃。

這一點,從《紅色資本主義:中國奇蹟背後的脆弱基礎》(Red Capitalism: The Fragile Financial Foundation of China’s Extraordinary Rise)一書的內容得到印證,書中指出在美國高盛幫的主導下,把中國的金融帶進了世界殿堂華爾街,培養一批中國的新富,包括朱鎔基等家族,而王岐山正是朱鎔基的得意門生,也是上海幫的核心成員。

高盛幫串起了王岐山與川普政權之間的關係,川普上任後,包括現在財政部長米努勤(Mnuchin)、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Steve Bannon)、前白宮通訊室主任史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還有最近才離職的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柯恩(Gary Cohn),全部都來自於高盛。

因與高盛淵源,王岐山重獲重用

這也就能解釋為何去年9月王岐山先與班農會面,今年再替習近平跑一趟美國,以及王岐山主導的海航,去年要併購白宮通訊室主任史卡拉穆奇擁有的一家公司(交易未被核准)。

一位華府知情人表示,「習近平身邊,已經没有人比王岐山更能與高盛幫打交道,面對美中未來可能產生的經濟、貿易衝突,他需要王岐山,因此,兩岸之間真正「挾洋自重」的不是蔡英文總統,是王岐山。」

1997年中國國有銀行的債務問題,靠著高盛幫、摩根史坦利等投資銀行協助,讓幾家大銀行到華爾街上市得到解決,事隔20年,中國經濟又面臨龐大的債務問題,根據《紐約時報》報導,習近平承諾進一步開放中國經濟。上個月,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宣布,精簡外資銀行進入中國金融業的手續。此前,中國政府曾在去年11月宣布,將放寬對外資銀行持有中國銀行股份的限制。

過去幾個月以來,隨著高盛幫一一離開川普政府,輪到白宮國安團隊勝出,例如川普在炒掉提勒森魷魚後,由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局長龐皮歐(Mike Pompeo)接掌國務院。因為接下來,美國將會對中國發動一連串的貿易戰與國安對抗,有人說是因為當年美國希望幫助中國走向市場自由化而使其政治自由化,但見到中國政治愈走愈回頭路,對南海的野心,已經不抱希望。

中國改革開放以來,仿效西方所實行的資本主義,演變成了裙帶資本主義,華府知情人士表示,在中國,是以黨領政,以政領經濟和法律,但資本主義的發展從來就不是由上而下的模式,美國將以資本主義的邏輯來對付中國,形成一場「真資本主義 vs. 假資本主義」大戰。

美國用資本主義邏輯,對付中國夢

他還說,韋伯跟馬克斯是詮釋西方資本主義發展的先驅,但習近平(馬克斯主義博士)、王滬寧(法國政治哲學)、王岐山(歷史背景)、劉鶴(哈佛公共行政),都對這部分缺乏認識,需要去補修韋伯的理論,才能完成中國夢,因為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顯然比社會主義領導的市場經濟,更有效率。

這位華府知情人士說,美國當年向日本借錢,雷根總統啟動星際大戰,把蘇聯給搞垮了,蘇聯就是敗在缺乏市場效率,如今美國的吸金大法(税改)或者關稅大戰,中國可能受不了,球在美國這邊,要怎麼殺,就看美國國安會,美國對中國的貿易戰和台灣旅行法,其實都是在同一個戰略之下。

3月19日,中國總理李克強在兩會後的記者會上說,「中美貿易戰開打,對兩國都沒有好處,希望不要感情用事。」他還報出許多利多,包括入股不再強制要求技術轉移,他還強調,「中國的門只會愈開愈大,中國的經濟已經融入了世界經濟」,態度頗有軟化。

然而,就在川普將越過中國,直接與金正恩會面之後,美國對北韓議題更不需要仰賴中國,那麼是否安定了北方問題後,美國可以投入更多的專注在南海議題上呢?這是否意味,未來幾年,這場夾雜著中美貿易與中國主權擴張的抗爭,將成為台灣發揮支點作用的最佳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