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的智慧!從李嘉誠退休到郭台銘FII火速在中國上市談起

投資

李嘉誠與郭台銘分別為港台首富,對於旗下事業版圖未來的佈局卻有南轅北轍的做法。(攝影、圖片來源/黃威彬、維基百科)

今年港台企業,兩位首富,分別發生兩件大事。

第一,是李嘉誠(以下簡稱李超人)處分港台資產之後,宣佈退休。

第二,是郭台銘(以下簡稱郭董)旗下的富士康工業互聯網公司(FII),以火箭般的速度,完成中國證監會的上市審議。

李超人從2013年開始逐步出清中國的資產,當年他宣稱旗下長江實業及和記黃埔不會變更註冊地點,會留在香港。

去年,李把老巢香港中環都賣了

那一年,是習近平上任後的第一年。

兩年後,2015年,李超人宣佈重組和記黃埔和長江實業。將註冊地移到開曼群島。

那一年,是習近平上任後的第三年。

再兩年後,2017年11月,也就是去年,李超人以創紀錄的價格,出售香港的中環中心。

那可是他的老巢啊!

去年,是習近平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的前一年。

這代表什麼?

從表面上來看,13、14年是風險控管,所以逐步賣出中國產業,從15年開始,是風險確認,連根據地香港的產業都決定陸續出脫,用腳投票,逐步離開共產黨的掌握。

15年,也是習近平口中:改革關頭勇者勝、開弓沒有回頭箭的一年,明著打貪防腐,實著赤裸裸地和政敵攤牌的關鍵點。

一個首富,離開賴以為生的根據地,當然是非常重要的決定。雖然李超人是守法商人,但他大範圍涉入的基礎產業、房地投資,不管在哪裡,都牽涉到許多特許條件。

這樣的事業,在政局不穩的地區,一旦失去政府勢力的保護,就會面臨非常高的風險。

所以即使在歐債危機及英國脫歐的風險之下,李超人一樣將資產從中港逐步移轉到成長低迷,但法治相對嚴謹的英國與歐洲地區。

非得在中國鎖緊門戶之前,任人笑罵也要毫不遲疑的撤出,而且是到成長低迷的歐洲,而非近年經濟成長突飛猛進的東協,便很容易理解了。

郭董為何反其道而行?

李超人如此,郭董卻反其道而行,為什麼?

同樣站在首富的高度,即使對於政治風險的判斷容有差異,卻不可能是南轅北轍。

既是如此,郭董是想火中取栗,還是別有所圖?

一進一退,看似不同,本質上通通都是賣出。

李超人的部分按下不表,郭董透過FII分批購入旗下子公司,完成審議條件,在A股上市,有兩個目的。

一來,配合中國監管機關釋出的政策利多,用行動支持中央。

二來,利用A股高本益比的特性,在中國圈錢。

此時在中國圈錢容易,但要像李超人一樣圈完就跑卻是門都沒有,既然如此,圈錢做什麼?

和李超人的資產投資不同,由於郭董生產地在中國的關係,即使在海外接單、海外收款,也要將大筆的資金匯入中國去支付營運費用。

若上市成功,圈到一大筆金額,除了作為後續投資之用,更能應付營運所需的費用,即使不匯出,也能讓後需資金匯入的需求大幅減少,讓海外資金調度的彈性大為提高。

這兩年,中國市場對於蘋果公司的重要性,是越來越高了。又是生產基地、又是終端市場,要像李超人一樣的說走就走,對郭董來說根本是不可能。既然如此,就要彈性以對。

對比當年郭董在重慶的政治投資踢到大鐵板,在眼下的中國,是靠邊站不行、不靠邊站也不行,在在考慮郭董的智慧。

既是如此,正逢老共降溫房市,同時又限縮資金外逃,龐大資金無路可去的此時,到A股上市的條件自然史無前例的好,順水推舟,順便暗渡陳倉,也是不得不然的結果。

首富們這樣做,那升斗小民該有什麼打算?

首富們有首富們的打算,那升斗小民,有該怎麼打算呢?

首先,來看房地產。

中國房地產前景如何,走到今天,大家心裡都有數了。但小散戶和李超人不同,李超人鯨魚翻身,要早好多步算計;以他持有的部位,不需走到空頭,更不需走到高點,在成交得了的時候就要逐步脫身,讓利求售,是必然的事。

至於小散戶呢?持有部位不高,縱然晚了李超人好多步,只要不是槓桿的太過分,未來一段時間,還有機會從容而退。

再看股市。

前文提到,老共要移轉龐大資金從房市進股市,所以招商回A股上市,炒熱氣氛、配合作多等招式,是一定免不了的。

但源自房地產的資金,看起來是資金,本質上是債務。

若資金的成本是8個點,那考量波動和風險,股市長期的報酬要在10-12個點才能兩平。而以近年中國企業獲利能力而言,長期來看,是否能維持10-12個點,不無疑問。

不無很大的疑問。

中國想乾坤大挪移,把房市資金移往股市

但股市總是這樣,即使空頭來臨,還是常拉漲停。為什麼?

因為多頭常常是緩漲急跌、空頭反而常常緩跌急漲,不三不五時拉一隻漲停給你,激勵一下散戶們,又怎麼能讓人手中的股票從雲端一路死守到墓地裡呢?

FII到A股上市,固然有短期利多,但若如新聞所說,還有四、五百間公司在排隊審議,後頭還有重量級IPO公司像是小米,或阿里巴巴班師回朝,那又代表什麼?

代表有人會持續大規模的供應籌碼,本益比要維持不易,而市場從房市移轉來的資金成本又居高不下,除非中國企業獲利能力有突飛猛進的成長,不然長期來看,股市的走勢,一樣不容太樂觀。

那小散戶應該怎麼做呢?

和持有房地產的小炒家們一樣,股市還有利多,派對還未結束,歡樂的歌聲還在響,但承擔風險要降低,遇高則要居安思危。

只是人在局中,常常當局者迷,少賺一兩支停板,就會哭天搶地,我也不好掃大家的興致,但熱中此道者,不妨想想:

當李超人和郭董都在賣,巴菲特勸你不要融資買股的時候,你該怎麼做?

這樣一想,就明白了。該賺的不要讓他跑掉,但持有的部位要讓自己晚上睡得著覺,自然就沒問題了。

最後,再來看看李超人,和郭董這兩位首富的前景。

李能忍人所不能忍,短空長多

李超人逐步退出中港,遠離即將到來的中國政治風暴圈,短期內絕對樂觀不起來。

為什麼?因為歐洲依然有政治問題,他也還有三成資產在中港,失去了主場優勢和政治保護傘,被穿小鞋修理,二代接班被中港政壇聯手教訓,短期內有志難伸,是免不了的。

更何況,地球這麼小,李超人不管跑到哪裡,一樣投資基礎建設,一樣失去主場優勢,當地政局不看中國的臉色,都是不可能。

所以李超人的事業在習近平的任內,都不會太好過。未來兩三年,要好不可能。

但三年以後呢?

三年以後,不管習有沒有稱帝,政治勢力都會大大降低;而英國不管有沒有脫歐,歐洲政治問題都會更明朗化。

為什麼?因為時間會解決一切,人類總是一直在期望新東西,困擾李超人和其子弟多年的地緣政治問題,都會大大改觀。

李超人短空長多,能忍人所不能忍的眼光與手段,到時候將得到回報,保留元氣,可以再度自由伸展。

至於郭董呢?

郭董長袖善舞,事業體之複雜難懂,金流之撲朔迷離,少數鍋蓋蓋多數沸鍋的本事無人能敵,尊稱一聲郭董,當之無愧。

郭得面臨中國「國家隊」競爭者的崛起

但隨著各地政治的不可測性越來越高,產品改朝換代、青黃不接,匯率風險和資金成本逐步上揚,郭董能發揮的空間也會進一步受限。

至於FII上市的後續發展呢?

若此番上市成功,眼下的歡樂是免不了的。只是後面還有一大堆的公司要排隊上市,籌碼大量供應的結果,股價長期要好,不容易。

此外,雖然說資本大量自房市移出,但那前提是房市高掛不墜。就算價格仍高,只要成交量低迷,資金能轉移就有限。

那若價格往下雪崩呢?

若有一天價格瀑布了,那成交量高低都沒差了,因為到那時,根本沒有所謂資金移轉的問題。

價格瀑布了、資金蒸發了,只剩債務常伴左右,自然也沒有資金移轉的問題了。

中國經濟短期的榮景,如果逐步走近尾聲;政治局勢劇烈變化,可依循的勢力也越來越靠不住;再面對國家力量扶植的競爭者崛起,眼下的濃情蜜意,恐怕抵不過後面的陰狠算計。

此外,持續暴增的籌碼以及隨之而來的種種風暴,A股的高本益比,已經不是行不行,而是久不久的問題。

失時、失勢、失位,短多長空,郭董這一局,並不容易。

當然,郭董智慧過人、手段霹靂,不在李超人之下。李超人飄然遠離,我們且看郭董怎麼繼續玩這一局。

港台兩位首富的智慧,誰負誰勝出,諸位看官,我們一起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