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從來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北大教授發文「 拒做犬儒 」文章火速被消失

兩岸

在中國修改憲法,國家主席習近平未來連任不受限之際,北大教授李沈簡一篇《挺直脊梁拒做犬儒》的文章,在北大校內引發軒然大波。(照片來源/維基百科)

正當台灣最高學府-台大為了準校長管中閔獨董、論文抄襲、是否違法赴中國廈門大學兼職,引起各界爭論不休之際,對岸最高學府北京大學教授正為了捍衛知識分子的尊嚴而遭遇到空前的壓力。

今年是北京大學建校120週年,北京大學元培學院常務副院長李沈簡,借戊戌變法、北大建校120年以及紀念前校長蔡元培的機會,在3月22前日發表一篇題為《挺直脊梁拒做犬儒》的文章。

發佈後,文章被消失、元培學院疑遭秋後算帳

文中提到「高級知識分子裡的無恥之徒絲毫不比普羅大眾少」,「自由是有骨氣的人們付出沈重的代價換來的」,結果這篇文章一出引發了炸鍋效應。不僅文章迅速被「下架」,元培學院更被疑似遭秋後算帳。

傳聞3月22日北大元培學院常務副院長李沈簡發送文章《挺直脊梁 拒做犬儒》後辭職,通識副院長張旭東、院長鄂維南一並辭職。3 月 22 日下午 6:00 公眾號「大帥直通車」推送此篇文章,6:40 公眾號被要求關閉,院內老師以微信語音、打電話等方式要求學生刪除轉發文章。

這起事件引起北大校友們私下議論紛紛,成為這幾天北京大學的大事。

文章發佈時間觸動習「無任期限制」敏感時刻

為什麼一篇北大教授的文章會引起炸鍋的連環效應?一位長期觀察北京輿論的人士指出,最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全國兩會上順連任,而且經過修憲後,習的任期沒有限制,可以一直連任,就如習皇帝登基一般。而李沈簡「拒做犬儒」的文章在這敏感的時間發佈,應該是官方認為文章內容有影射習近平連任,才會火速「被消失」 。

據了解,辭職的三名北京大學學者分別是李沈簡、鄂維南以及張東旭,這三人來頭都不小,其中撰文的李沈簡,今年47歲,在北大生物系、基礎醫學系畢業後,1988年六四天安門事件前一年赴美讀書,在美國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取得博士學位,主攻神經生物及分子遺傳,之後在美國紐約Rockefeller進行研究,曾任美國康乃爾大學醫學院副教授、紐約大學西奈山醫學院講席教授。

李沈簡是2012年被中組部「千人計劃」延招回國,任北大生命科學院教授、北大元培學院常務副院長。

鄂維南(54歲)在中國科技大學數學系畢業,在中國科學院計算中心獲得碩士學位,之後到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取得博士學。2011年獲選為中科院院士,2015年8月成立的北京大數據研究院,出任院長。

張旭東(52歲)在北大中文系畢業後,到美國在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獲得博士學位,之後到紐約大學比較文學系和東亞研究系教授、東亞系系主任、中國中心主任,之後他在北大元培學院負責通識的副院長。

三位離職教授大有來頭

《挺直脊梁拒做犬儒》這篇文章是3月22日在元培學院的微博公眾號「大帥直通車」上發出,李沈簡在文章中指出,「兼容並包,思想自由」是北大的精神火炬,代代相傳,外表謙謙君子的蔡元培,早年組織反抗清朝,暗殺清官,任校長後先後8次辭職以示不滿,認為他是「一個挺直脊樑、拒絕做犬儒的男子漢」。

文章分析稱,「自由從來不是天上掉下來的,而是有骨氣的人們付出沈重的代價換來的,其中北大的先人多有這樣的典範」,但歷史上「有脊樑的畢竟是少數,更多的是軟骨頭甚至為虎作倀」,「多少人是精明地昧著良心、為自保而誣陷同事、為加官進爵而落井下石」。

以下是《信傳媒》取得李沈簡教授日前在北大元培學院微博公眾號 「 挺直脊梁拒做犬儒 」全文摘錄如下:

戊戌變法、北大建校一百二十年,我們紀念蔡元培校長。在中國近代史上,元培先生當之無愧是現代教育之父。他留給我們的「兼容並包,思想自由」是北大的精神火炬,代代相傳。蔡校長在人們的印象里總是一個謙謙君子式的思想領袖。其實蔡校長的另外一個側面同樣是萬世師表,那就是一個挺直脊梁、拒絕做犬儒的男子漢。

自由從來不是天上掉下來的

早年的元培先生為了反抗清朝,一介書生卻豁出命來組織訓練暗殺團,意圖刺殺清朝的官員。在後面的幾十年里,他只認真理,不畏強權,在北大校長的任上曾先後八次辭職以示抗議:1917年抗議張勳復辟清朝而辭職;1919年5月營救被捕學生而辭職;1919年底和1920年1月支持北京市教職員為薪酬抗議政府而辭職;1922年8月/9月兩次為政府侮辱校長/拖欠教育經費而辭職;1923年抗議教育總長踐踏人權和司法獨立而辭職;1926年抗議政府鎮壓學生而辭職。

從這個意義上看,元培先生的「兼容並包,思想自由」是付出了極大的個人犧牲才使得當時的北大空前活躍—既有全盤西化的胡適、也有追求共產主義的陳獨秀李大釗毛澤東、甚至還有天天嚷著復辟清朝的拖辮子的辜鴻銘。各種思想在這裡產生和碰撞。

Freedom is never free. 自由從來不是天上掉下來的,而是有骨氣的人們付出沈重的代價換來的,其中北大的先人多有這樣的典範:胡適一輩子敢於批評蔣介石和國民黨專制;馬寅初堅持自己的學術觀點,在批判之下拒不認錯;林昭在瘋狂的文革年代毫不退縮,隻身和反人類的罪惡鬥爭到底,直至被槍殺。北大之所以成為中國神聖的殿堂,不僅因為她有思想,更因為她有為了理念不惜付出一切的師生。

歷史上,有脊梁的是少數,更多是軟骨頭甚至為虎作倀

可是我們也要清醒客觀地看到,上下五千年的歷史,有脊梁的畢竟是少數,更多的是軟骨頭甚至為虎作倀:抗日戰爭里,中國創了人類歷史上「偽軍比佔領軍多」的記錄;在大躍進、文革中,究竟有多少人是「受蒙蔽」,有多少人是精明地昧著良心、為自保而誣陷同事、為加官進爵而落井下石?

不僅民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好死不如賴活著」之類犬儒的生活教條深入人心,高級知識分子里的無恥之徒絲毫不比普羅大眾少。上古就有在「指鹿為馬」的當口曲意奉承、吮癰舐痔的臣子;當代有郭沫若這樣滿腹詩書的牆頭草;更可怕的是像經過加州理工學院最良好科學訓練的錢學森也連篇累牘地在報紙上為「畝產十幾萬斤」這樣盡人皆知、笑掉大牙的謊言搖旗吶喊,而且還舔著臉發「錢學森之問」——殊不知我們沒有科學、人文社科大師的第一原因就是我們的教育系統性地培養精明乖巧的撒謊者,而不是真理的捍衛者:這和知識無關,和人格有關。

教育系統培養精明乖巧的撒謊者,而不是真理的捍衛者

這樣的犬儒和無恥何以盛行?除了人性中固有的懦弱和卑微,社會幾千年來對敢言者的持續絞殺當屬首要原因。從文字獄到株連十族,當敢於「一士之諤諤」的人被消滅的時候,負淘汰的結果自然剩下的是「千士之諾諾」。在這種千年嚴酷的條件下,人們甚至被剝奪了保持沈默的權利,而被強迫加入諂媚奉承的大合唱。

不過,在漫長的歷史中總有火種還頑強地燃燒。在北大,蔡元培、馬寅初、胡適、林昭……承載著北大人的傲骨,公民的尊嚴。我們即使做不到振臂一呼,以筆為旗與懦弱卑微做不妥協的抗爭,也至少做到不出賣人的起碼尊嚴和思想獨立。北大人、元培人當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