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畢業放棄65K「二進二出」中國市場 今年三度創業 

職場話題

歷經兩次創業失敗,Shawn並未死心,年中打算再戰上海(圖中非受訪者本人)。(攝影/鄭國強)

過著上班等下班,週一等週末,年初等年終的生活,即便感到乏味又茫然,一望各種帳單、親人臉龐,鮮有人敢於叛逃,但,凡事沒有絕對。台大農經所畢業的Shawn在一線食品大廠打拼4年,好不容易爬上企劃課長一職,月入達65K,卻在5年前放下一切,瞞著家人西進創業,二度失敗後並未死心,回台找到資金後,今年還要再戰上海。

根據yes123求職網一份平均工作年資7.5年的上班族統計,高達65.8%的人坦言自己尚未找到職涯方向,有43.4%更是處於「盲目工作中,毫無目標」的狀態;至於工作的意義,受訪者先是勾選了「賺取基本生活費」「有錢才可以增加生活品質」「有錢才可以去圓夢」,接著才是「成就感來源」「不會與社會脫節」「獲取身份地位」,顯見收入仍是多數人心中之重。

時間換取金錢是台灣職場的一種常態,因此高達74.6%的上班族「會擔心」自己過勞,且76.1%自認目前事業與家庭處於「失衡」狀態;在未婚或未生子的受訪者當中,88.2%是礙於經濟因素。

即便已在生活中做出各種讓步,仍有超過半數(56.9%)的受訪者直言,自己在職場的成就感「低」,彷彿形而上的追求是一種奢侈。

受不了官僚文化,台大生放棄65K高薪

不過,凡事沒有絕對,也有人屢戰屢敗仍堅持理想。今年36歲的Shawn有著台大農經所的高學歷文憑,第一份工作就進入一線食品大廠,經過4年的打拼,爬上企劃課長的職位,月薪也從4萬5千元來到6萬5千元的水準,美中不足的是,職場環境令人搖頭。他不但要負責行政瑣事,平時寫會議報告,忙到每天只睡3小時也是常態,由於工時長又沒加班費,還多次幫主管背黑鍋,在長期高壓、精神緊繃的情況下,對工作產生嚴重倦怠。

「傳產的大公司難免都有官僚文化……,在那裡,只要是好事情,主管對外都是說『我們』,但遇到不好的事情就變成『他們』。」Shawn回憶,在離職前,有件必須向老闆報告的事情,卻被直屬上司再三以「不急」為由壓下,眼見時間緊迫,他在該公司所做的最後一件事,便是讓事情回歸正軌──往上報告,「在職場工作,有很多框架,不一定不好,但我不適應,我在那種地方上班不開心。我覺得創業至少是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

「二進二出」對岸市場不死心,今年再戰上海

受到朋友邀約,Shawn選擇西進創業,和當地科學家合作,種植一種特殊的熱帶飼草「菌草」,卻因為缺乏經驗,實際育種後,產量只有原先預計的3成,加上找不到願意承購的買家,又沒有政府補助,僅1年半就結束營運,燒掉積蓄兩百萬元,「一開始會選擇做這個,是因為當地政府在推荒漠治理,想讓沙漠變綠地,我們才想說跟著政策走,沒想到……」

「當初我們和地方政府官員接洽,對方承諾會協助『立項』,每月給予一定補助,最後卻只給了一句『下不來』,……我們後來討論,感覺對方只是一開始要一些好處,所以後來也沒有積極推動,因為他們一年當中,有太多東西要立項了。」Shawn感嘆。

一次失敗仍不足以打敗Shawn與夥伴們的創業熱情,眾人旋即轉戰上海,打算二度創業──引進西班牙的保久乳品牌,沒想到又是一次挫折,「當時我們已經決定要做保久乳了,外包裝也印了,都準備要進口了,可是在中國還會遇到一個狀況,就是他們資金太雄厚了。……他們一樣從西班牙進口保久乳,雖是不同品牌,卻是由同一間工廠生產,然後以不符合成本的價格銷售,藉此打趴對手。所以,我們內部經過討論,認定在他們這樣低價策略下,要打開市場的難度太高,只好先作罷。」

二進二出對岸市場,如今,回台已一年多的Shawn仍未放棄,他說今年中將第三度西進,再戰上海,「目前我沒有正職工作,會兼差當秘密客,因為可以觀察到老闆前後的員工差異,也是一種練習。……現在資金也找好了,大概今年中會再過去,做嬰幼兒奶粉品牌的代理,這次可能會結合區塊鏈方式操作。」

不再迷信「關係」,三度創業回歸正軌

「我覺得我們自己心態也要調整,當初對那些(人脈關係)太依靠,一開始過去,覺得有關係對發展比較好,可是實際接觸就發現一個狀況,就算當地有所謂的關係,其實多深也不知道,……所以我們現在不傾向這一塊,一切回歸到實業。我們以前是從政策展開,現在是從實業出發,只要避免違抗政策就好。」經過兩次失敗,Shawn的心得是──回歸正軌做生意。

他說,自己也觀察到,中國的環境相當競爭,為了把握每一個機會,不少人已習慣虛張聲勢,「我們在那邊,也遇過計程車司機說自己和鐵道部關係多好,但事實很可能是,他只幫人家開過車,就誇大成關係多好、多鐵,就是……我們最後覺得,那邊關係雖然可以有,但不能是核心,只能是錦上添花。」

與友人合夥創業近四年,前後燒掉兩千多萬元,連婚事都因此被迫延期,Shawn苦笑,「結婚暫緩了,因為錢都花光了嘛。一方面也是希望公司可以到穩定狀態,讓另一半安心,如果今天結婚了,對方會不安心,而且我的心情也會受影響,沒辦法專注。現在還沒結婚,都只算是個人的問題,可以活下來就行了。」

追夢未必是正解,代價也不是人人敢於負擔,但只要釐清心中所想,不盲從,未嘗不可。就像Shawn對自己的判斷:「對岸的人節奏快,企圖心強,把我放在那樣的環境裡面,我覺得自己會有更多發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