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農董事會吳音寧恐成箭靶 她到底錯在哪裡?

北農

自北農菜價風波以來,農委會、北市府兩方不斷開砲,農委會要北市府市場處「說清楚為何下連續休市決策」,北市府要農委會「不要只想著卸責,應共同面對」。看著雙方互相攻訐,讓網友、媒體也熱血沸騰開始「抓戰犯」。

不過,在這波開記者會隔空叫囂的戰爭中,關鍵的北農在一開始完全缺席,媒體找不到、農委會力挺、北市府則直批北農神隱,更有內部聲浪傳出,要在今天(28日)的北農董事會拔掉吳音寧的總座職位。

對於吳音寧被圍攻,各界有不同看法。一派認為吳音寧社運起家、中途入朝,沒有政治歷練不適合總經理的重責大任;也有一派認為,北農轄下的第一、第二果菜市場「天公生」連休每年都有,這次菜價崩跌是炒作出來的,根本是政治鬥爭。

此外,挺吳派也認為,北農的蔬果拍賣量僅佔全國的16%,甚至連1/5都不到,為何菜價跌要北農負全責?民進黨籍立委、雲林媽祖婆蘇治芬對此解惑「北農拍賣量雖然不是最大,但北農具有指標性作用。」蘇治芬解釋,北農扮演最重要的角色是,它在全台是指標,台灣農產運銷長期將北農的拍賣價當作標準,只要北農拍賣出的價格一低,全台的菜價都會受波動、更可能造成菜價崩盤,這也是為何這次引發討論的原因。

蘇治芬:吳音寧是非戰之過

北農肩負全台農產運銷指標的重責大任,回到問題本身,社運出身的吳音寧,真的適任北農嗎?對此,蘇治芬表示,北農其實就是個「江湖地」,這次菜價跌的問題只是表面,真正的大問題在於北農背後盤根錯節的體系。

從股權結構來說,北農內部分為公股和民股,公股共45%,農委會和北市府各持半;而民股則過半,由各級農會、運銷合作社、販商所組成。眾所周知的是,台灣各級農會長期由雲林張榮味體系所把持,這也是為什麼每當北農面臨人事問題時,張家就會跳出來的原因。

北農的股東分配,官股比例並未過半。(製表/薛如真)

「直白來說,北農就是個江湖地,吳音寧單槍匹馬進去,他能改什麼、能做什麼…」蘇治芬提及,北農的內部結構,不是一次董事會、一個幹事改選就能換血的,她認為吳音寧目前上任僅一年,還在努力熟悉業務,才上任不到一年,還無暇搞定內部的人馬,此次的菜價事件,對於吳來說是「非戰之過」!

北農是個江湖地

以這次的菜價波動來說,蘇治芬表示,北農是總經理制,吳音寧錯在沒有提早預警,過去北農一天的到貨量約為1500公噸,休市三天再開市那到貨量一定是直接就來到3000公噸,但是這是可以預警、先沙盤推演的。不過,蘇治芬也質疑,天公生休市每年都有,這次為何引起大風波?

「我知道她對農業有熱情、有那個心,也對農業相當熟稔,但我也知道她沒有經驗,所以更要花時間去了解內部的股東組成和營運結構。」蘇治芬認為,新任總經理沒經驗、沒預警有過錯,但底下做事的人每年都會碰到這些情況,不能和總經理一樣以沒經驗做藉口。她認為,這就說明了吳音寧仍無法撼動北農內部的結構問題,無暇處理人事,也是為什麼她認為吳音寧是非戰之過的原因。

台北市副市長、同時也是北農董事長的陳景峻強調北農是總經理制,對於吳音寧未在事件發生當下就出面說明,他也忍不住怒氣直批「不能要權是總經理制,談責任就是董事長制」。

北市府應派熟稔農業的董事長

對於外界風風雨雨,陳景峻曾向市長柯文哲請辭北農董座一職,但最後被柯慰留。對此,蘇治芬建議,既然陳景峻有去意,北市府其實可以派個更熟悉農業、更有經驗的人才當董事長。蘇治芬說「相信國家、農民不會介意多花一點錢來聘用更適合的人。」

據她所知北農的董事長職位雖然沒有薪酬、但車馬費價碼高,陳景峻並無領取車馬費,但她認為,不如善加利用這筆經費,去找更適當的董事長人選,和吳音寧一同改革紛亂的北農。

不過,要改革北農,還得看吳音寧的總座位子是否還能保住。張家體系、現為全國農會總幹事的北農常董張永成表示,已要求吳音寧在北農今天下午的董事會上報告菜價一事,也已提出要求撤換吳音寧的臨時動議提案。

細看北農的董事會配置,農委會5席、北市府5席、全國農會5席、青果社2席,民股6席,而陳景峻27日公開回應媒體,表示會「救」吳音寧一把。從這點看來,綜合中央和北市府的股份,吳音寧的總經理職位應該能順利保住。對此,蘇治芬表示,董事長和總經理應都還會在,但如何改革暗潮洶湧的北農,才是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