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締只會把他們逼進更艱困的貧窮圈! 新竹五峰違規攤販遭強制拆除有感

社會議題

客人來了部落人找到生機,卻硬生生被驅趕,被驅趕的,執行公務的,都是族人....其實兩端大家都流淚了。(圖片來源/擷取自網路畫面)

我的好朋友儷亰是五峰鄉的原住民,住在桃山的民都有部落。她和先生窮一生之力在部落蓋了一個絕美、全原木的雕刻民宿,將一生的歷練都貢獻在災後的家鄉。也希望實踐自己的夢想後能夠成為模範,安住在部落,但其實他過得異常辛苦。

五峰鄉原住民異常辛苦,維生工具搬來搬去

我曾經多次送物資上山,兩次有極為驚訝的經驗。

好人會館運送物資家具、棉被上山,身受部落居民感激,儷亰領我到部落生活的地方。

2004年8月25日,艾利颱風侵襲新竹、南投,一共造成23人死亡、5人失蹤,其中災情最慘重的就是新竹縣五峰鄉桃山村所發生的土石流,19人罹難、兩人失蹤。

遭艾利重創的新竹縣五峰鄉,桃山村土場部落二十四間民宅,在短短十秒鐘內就被土石流吞沒,十五人遭活埋。

儷亰生活的部落是桃山村清泉部落的對面,叫做民都有。部落居民一部分還住在組合屋內,大家的生活都很清苦。

第二次載運更多的物資與家具上山,巧遇部落的原住民,那次部落人們各個開著小貨車,扶老偕幼大家一起搬運桌椅、鍋具、爐子,結成怪異的車隊。我驚訝的問儷亰,原來部落有這麼多家當,儷亰跟我說「你誤會了。這是縣政府、鄉公所清理攤販。部落人無以維生,大家都去張學良故居附近擺攤販,有炒麵、烤香腸、煮玉米的。政府取締,大家只好把東西搬回家。過一段時間再搬出去。」

每次高麗菜崩盤或者寒流來襲,我都在想那些沒有了攤位的原住民要如何維生。

昨天,五峰鄉公所又因為出動拆除攤販引起民眾的抗爭,這些所謂的攤商不是外來的生意人,而是當地的原住民。

政府只會官兵抓強盜?取締是最懶的方式

新加坡的攤販區早在三十年前就進步成克拉克碼頭。落後一點的花蓮,十幾年前在謝深山主政的年代,就配合慕谷慕魚原住民部落的封溪要求,結合部落推動生態旅遊,甚至進行總量管制,讓山林旅遊回歸原住民部落經營。

當地的警察不是用來抓攤販,而是管制進入的遊客。部落的自治組織自行管理,甚至成為與外部旅行公司接洽、協調的窗口。帶動了花蓮生態旅遊的風潮。

新竹五峰鄉,是一個辛苦的地區。

十幾年來因為張學良故居出現了旅遊風潮,當地的居民在狹窄的路邊開始搶位置做生意,搶生機。這是人民求生賺錢的努力,又與旅客的需求銜接。衝突之處就在於缺乏統合在地生活與生態旅遊的規畫。

遊客假日開車擁擠、停車困難,但是遊客也要吃東西。一路上7-11都開得很好。我常常在想,能不能也有符合部落條件的原住民7-11被政府、社會與部落協力創造出來?

取締,只會把當地的居民逼進去貧窮圈,最後變成領政府津貼、倚賴社福與政府救濟的弱勢族群,這真是一種無能的神經病做法。

客人來了,老百姓卻找無生機

電影《武狀元蘇乞兒》裡的一段台詞,皇帝對著蘇乞兒說:「你丐幫弟子幾千萬,你一天不解散,叫朕怎麼安心?」蘇乞兒反問皇帝:「丐幫有多少弟子,不是由我決定,而是由你決定的。」皇帝不解得回問了:「我?」,這時蘇乞兒告訴他:「如果你真的英明神武,使得國泰民安,鬼才願意當乞丐呢。」

數百到數千年前的皇帝,在地方遇到災害的時候除了開倉賑災,就懂得要與民休息,也就是給耕地、給耕牛、勸農,讓老百姓可以找到一線生機。

現在部落有客人來了,結果政府不做好規劃以及公共造產,讓人民可以租來做事業興利,卻是採用「官兵捉強盜」演戲一般的取締,這可以解決問題嗎?這裡可是強悍的泰雅族英雄,卑微服從不是堅韌部落的性格。把部落強韌求生存的意志擊垮,更不是聰明、愛民的施政。

地方有事,把它當成國家大事,會讓國家不一樣。

拔河線的兩端都是族人,被驅趕的,執行公務的,都是族人....其實兩端的大家都流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