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政治系當工地學徒、刷油漆 他想成為「高學歷」藍領族

職場話題

被問起人生夢想,只有不到3%的人認為已經完成。(圖片來源/unsplash)

從小到大,要醞釀一個人生夢想,可能得花十多年,但根據一份調查,人們追求一個夢想,平均只願意花上5.6年的時間。新鮮人變老鳥的過程是一種社會化,房貸、車貸、柴米油鹽則讓人加速適應社會。同樣畢業於國立大學,Jason與Andy都有夢想,不同的是,一人被迫妥協,另一個至今尚在努力。

在yes123求職網的一份調查中,要求受訪者回想畢業或退伍後,剛進社會時的「人生夢想」,最多人選擇「找到真正有興趣的工作」,其次是「存到人生第一桶金」,接下來依序有「找到能學以致用的工作」「買房子」「創業當老闆」「培養一技之長或第二專長」「還清學貸或家裡負債」「環遊世界」「能出國工作」「有幸福美滿的婚姻」「買車子」等等,可說有大有小,也不難看出部分人尚處於摸索階段。

在受訪時,高達77.6%的人宣稱「雖未完全圓夢,但會繼續努力。」另外有19.7%坦言「尚未完全圓夢,不過已經夢醒、放棄。」僅2.7%認為當下自己「全部夢想都完成」。

一個人之所以放棄夢想,根據調查,最主要是礙於沒有足夠的錢、沒有足夠的時間,也有人是因為常常碰到挫折,或者感覺目前工作穩定、生活安逸,另外就是父母或其他長輩反對、受不了一般人異樣的眼光、男女友或配偶反對,甚至是師長或同學朋友反對。

被問起對於一個夢想,最長願意花人生多少時間去完成?1405個人給出的答案,平均是5.6年。

30K與50K的選擇,資工系畢業回頭走本科

畢業於國立大學資工系的Jason,退伍後進入職場,不到1年就換了4份工作,期間擔任過廣告業務、賣場銷售員、飯店櫃台,甚至為了報考空服員,曾自費2萬元參加補習,無奈遇到招考淡季,始終不得其門而入。如今,他選擇向現實低頭,走回本科系當一名網頁工程師。

「因為個性的關係,我比較喜歡接觸人,學生時代在服務業大概就做了四五年時間。所以畢業後,我第一份工作是業務,那時候薪水不是很好,20K,後來,我又去飯店櫃檯、百貨專櫃,盡量都以服務業為主。只是……薪水真的都不太好,頂多3萬多吧。」Jason回憶,當時礙於家裡的經濟壓力,剛畢業又背著20多萬元學貸,經過綜合考量,自己得出一個結論──沒辦法單純只做服務業。

「由於我是資工系畢業,所以最後決定是……我現在是網頁工程師,工作也需要大量跟使用者溝通的,基本上算是一個非典型的工程師、開發人員。因為綜合我所有條件:喜歡和人接觸、資工系畢業,更重要的是──錢夠多,整合下來,覺得我在這個領域,是可以發展得不錯。」他說。

被問起目前經濟狀況,Jason直言「改善很多」,因為花了1年時間,自己已還清學貸,如今每月給家裡一些錢也不至於窘迫,「因為我當初大概百分之七十的薪水都用在這兩件事情上,幾乎是月光族,那沒辦法。現在,我薪水有5萬多,已經是當初服務業的兩倍以上,所以每個月還可以存個3萬元,也不錯了……」

「我現在也還在找自己想做的事情,可能不像其他人,已經知道自己要幹嘛。但是,就是一步一步來,我能做的事情有限,只能在當下做到最好,先這樣子就好了。」談回夢想,他的眼中似乎無光。

台大政治系生選擇做粗工

相較於資工系學生成為網頁工程師,畢業於台大政治系的Andy選擇很不一樣。退伍後,他放棄進入辦公室的舒適環境,展開一連串的職場壯遊,先從英文家教老師轉行當工地學徒,再拜師成為一名油漆工,曾經每天風吹日曬,是營建工地裡的「最高學歷」藍領族。

「我記得,剛進工地,大家都知道我是台大,都笑我怎麼台大畢業什麼都不會,但我就是什麼都不會啊,還真的不會。」Andy說,因為學生時代練游泳,以為自己體力足以負荷,沒想到剛進工地的第一項任務就是搬運土石,「我們要把打掉牆壁的土石塊裝進麻袋,一袋一袋拿下去,從早上八點搬到下午五點,一直搬。中午休息一個小時,也不管多髒,拿一塊木板放在地上就睡了,因為整天都在走樓梯,實在太累了。」

工地裡,他回憶自己曾遇過許多危險的突發狀況,像是被鐵釘刺穿腳流膿、被鐵槌砸到胸口,一開始連走在2樓外架,雙腿都會嚇到發抖。不過,經過每週工作4到5天的磨練,1年後,他的日薪已從學徒時期的1200元調升至1800元,後來更拜師學習刷油漆,習得一技之長,如今靠著自行接案油漆工程,每月收入最高可達65K,扣掉每月生活費、房租及孝親費,還可存下一半收入。

年輕人追夢的兩個選擇

「很多人會說我高學歷低成就,但其實我自己有想法,並不是這輩子要當一個超好的油漆師傅。我的師傅非常強,我知道即使努力一輩子也可能追不上他,因為他也會進步。最主要是,我想從他這裡學一些東西,帶回學校,我之前有辦過工作坊,滿熱門的,大家都來學刷油漆,學怎麼批土。」面對多數人的疑惑,Andy主動說明。

他說,自己其實很清楚心中所想,最有興趣的工作始終都是教育,「從大學開始,我們就有很多社團,我們去做課業輔導,發現很多學生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讀書。其實,大部分人在升大學選系的時候,對於每個系並不是真的了解,對於出路也一知半解,都是因為分數到了,剛好可以上這個系,就去讀這個系,然後,畢業就打開履歷找相關工作,以為自己適合那些工作。」

「到現在,我覺得我對學習有了新的看法,正在做一個教材,希望可以把職場的東西帶回學校,讓業師回學校教書,那才是現在學生的一個出路,讓他們畢業後可以和職場連在一起,不會太學術。」Andy直言,自己未來想推廣一種以職涯為導向的學習方式,而不是以考上台大為導向,或者以數學考一百分為目標。

他提到,目前除了自己的油漆事業,也和一群在不同領域學習技能的夥伴合作,定期舉辦一些工作坊、體驗營,讓學生可以深入了解各行各業,「很多東西,只有透過工作你才有辦法學到,像我在做油漆的時候,才發現原來那需要更多美感,家裡都漆白色真的比較好看嗎,其實超醜的。我就想說,如果我早知道自己畢業會來漆油漆,大學一定會去修色彩學,高中就好好學美術了。」

每個人都有夢想,能否實現,確實得靠一些運氣。但要一個懷抱教育理念的年輕人捲起袖子,走進工地忍受風吹日曬,一待還是兩三年,又有多少人想得出來、做得下去,或許,決心與堅持更重要。